关闭

生态安葬,观念是关键

2018-04-09 10:16:16  来源:中国台州网   作者:鞠贵芹

上周四,清明节,中国传统节日。按照台州的习俗,这是个特别重要的日子,除了公共祭扫,普通家庭都要扫墓、祭奠先人。

以前,笔者采访时,遇到在外地的台州商人,问及他们春节是否回乡时,很多人回答:春节不一定回去,但清明节肯定回去扫墓的。清明祭扫,缅怀故人,是我国的传统,已经深深植根于我们的文化血液中。

现实生活,总是在时空的维度上延续。一方面,我们离不开文化力的约束,也就是既往历史文化对当代的影响。另一方面,我们传承着祖辈的血脉,无论经过怎样的地域变迁,家族的印记与特色总还保留着。

所以,我们重视寻根,会追问我们从哪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清明祭扫,不仅是对逝者对先辈的追思,更是心理上对“根”的暗示。或许,这是传统得以延续的重要原因。

按照民间习俗,清明时节也是适宜迁坟的时间。遇到重点工程,需要迁移坟墓的,往往是政策处理做好了,搬迁的具体行动也是等到清明才实施。在民间语境中,清明祭扫延伸出来的认知,包括坟墓迁移。而在官方语境中,清明祭扫延伸出来的理念,包括生态安葬。

生态安葬这个话题,很多人可能不愿提,毕竟忌讳嘛,这个可以理解。但忌讳或回避,不代表死亡不存在。人不能选择父母,不能选择出身,所以,人生而“不平等”,因为出生条件并不相同。世上最公平的一件事,那就是死亡——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社会学家李银河说:“人从年轻步入年老,最终走向死亡,就像植物从破土出芽,到抽枝长叶,再到开花结果,然后枯萎凋零,是一个任何人无法逃避的过程,这是一个虽然痛苦但却真实到残酷程度的事实。”

对于生和死,大家的观点不尽相同。有的人重视生之质量,即生命和生活的质量,更多关注现世的生存状态。有的人不光重视现世生活,也重视“后事”。重视身后事,这在历史上有诸多先例,比如厚葬成为久盛不衰的风气,比如古代统治者重视陵墓建设。这其中最有名的,就像秦始皇与兵马俑,埃及的胡夫金字塔。

开个玩笑,要不是秦始皇以及诸多王公贵族重视身后事,恐怕现在我们能见到的文物要少很多。这的确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在时间的长河里,前人不经意间丢弃的一枚贝壳,都有可能成为后人手中珍贵的文物。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变化,人们的观念也发生变化。如今,在对待长辈方面,“厚养薄葬”的观念更为盛行。从个人角度来看,不少人对自己的“身后事”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愿意抛弃传统的安葬方式,接受生态安葬——树葬、海葬、草坪葬等。

提倡生态安葬,从整个社会层面来看,很有意义——节约空间、减少环境压力、培育文明风气。近年来,各地政府都在大力推广生态安葬。

早在10年前,温岭就推行海葬。去年12月,温岭出台全国首个关于海葬的生前奖励政策,规定从今年1月1日起,对70岁以上、愿意实施海葬的人,在其家属事后享受海葬奖励基础上,对老人进行生前奖励。今年,台州计划在全市推广节地生态安葬生前奖励政策。

不同的人,对不同的安葬方式,认识也会不同,这本身无可厚非。生态安葬能否大范围推广,关键是人的观念。注重当世,注重生命的厚度与深度,人可能会对身后事少些关注,那么如何安葬会显得“不那么重要”。

建墓立碑,彰显名字于后世,甚至在人类史上留下美名,这其中流露着人们对实现自我价值、享有社会声誉的精神追求。被人记住的方式有很多,可以是留下文字作品,也可以留下可供称颂的美德。从价值上来说,人对社会的贡献,精神上的可能价值更高,如艺术和文学。

诺贝尔奖得主黑塞说:“年老和年轻同样是一项美好而又神圣的任务,学着去死和死都是有价值的天职。”至于死后怎样“安置”自己,那则要看个人观念了。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