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不要爱上总让你等待的男人

2017-09-25  10:55:43  来源:pclady  

这年头,还有哪个女人会只顾着找男人而落下工作的?没出息!再说了,这社会上哪找那么多好男人去留意?没戏!

眉佳苦着脸说:“娅娅,陪我去吧。”

我转过身看我的杂志,没理她。

“最后一次了。”

“ 你又来,不去不去。”

“娅娅——”

“你哪次不是说最后一次的?”

“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眉佳差点没给我跪下。

活脱脱一个美女对你嗲声嗲气又求又哄的,是人都招架不住。

“好啦好啦,我可是有言在先,真的是最后一次。”

眉佳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中学就溺在一块,整天屁癜屁癜的混到现在。她是个美女,“大”美女,一米七的身高,不胖,但因为骨架比较大,所以看起来很结实。我呢,五官凑在一起还算精致,皮肤也不错,还有一把好听的声音,其他的就免提了。

打从我认识眉佳起就没看过她过几天清净平凡的日子,不是有人送花就是直接表白,总之要是把所有的追求者集合起来,整个“御林军”也不过如此。可是她总是对那些本来就没几个够格的追求者精挑细选的,所以她也就拍过两次拖,然后就老老实实和我一起过着我们学生时代坐在太阳底下幻想得一塌糊涂的小资生活。

她在外企给董事长当秘书,我是电台主持。

生活都颇为滋润。

她常说,人长得美不是罪,但就是挺累的。

冲着是最后一次陪眉佳去相亲,我反倒有点兴奋,想想我其实也挺容易满足的。

明明约好是八点的,眉佳老早就催我出门,害我在咖啡馆斋坐了半个钟,要知道半个钟我可以多写一篇半篇散谈。

“别望了,时间还早着呢。”瞧她一副望穿秋水的样子,没点出息。

“娅娅我头发没乱吧?这衣服怎么样?昨天刚买的呢。”她心爱地摸着衣服。我无奈地把头摇得跟快掉出来似的。真搞不懂这女人,每次相亲都是新装上阵,要是我早就心疼死了。干吗把辛苦的血汗钱砸在相亲这种无谓的事上边?

我和眉佳就是不一样,一样的岁数一样的资历,她怕自己嫁不出去都快怕疯了,而我还悠悠的。家里也催我,但他们都了解,把我逼急了是更划不来的,再说我要的是感觉,而感觉是世界上最高的要求,所以他们索性让我自己看着办。

责任编辑:张舒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