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一个老师,十三个学生——天台女教师金美芬坚守深山32年

2008-12-16 19:37:54  来源:台州日报  

     天台县石梁镇大山深处,有一所特殊的学校。这个学校里只有一个老师,以及13名大小不一的学生。这就是石梁镇金顺小学。为了山村的贫困孩子能够受到启蒙教育,54岁的女教师金美芬在这里已经整整坚守了32年,与大山结下了不解之缘。
  1名老师,13个学生
  9月1日,开学了。金顺小学又响起了朗朗读书声,宁静的小山村恢复了以往的生气,也迎来了久违的热闹。
  对于十几名孩子来说,两个月的暑假是一段漫长的时光,因为他们的老师回到城里的家中度假去了。就像失去了妈妈一样,孩子们特别孤单。在一天又一天地盼望中,终于又到了重新开学的日子。
  金美芬站在讲台上,教4个学前班的孩子学画画,3个一年级的孩子学拼音,3个二年级的孩子、1个四年级的孩子、2个五年级的孩子正在看书写字。
  金美芬说,这13个孩子身世特殊,除了3个孩子的父母双全外,其余有的丧父或丧母,有的父母痴呆或残疾,还有的被父母遗弃。
  金顺小学,是天台一所“特殊”的小学。说它特殊,因为它是校网撤扩并之后留下的一所小学。由于金顺小学离中心校较远,一些年龄小家境差的的孩子就难以入学。学生最少时只有六七个人,最多时也不过二十几个人,却有6个年级的学生在一起上课,只有一个老师。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只有一个老师,13名孩子,但是,金美芬主持复式教学工作却有条不紊、一丝不苟。除教好文化课外,金美芬也教音乐、弹琴、跳舞、打球、下棋、跳绳、转呼拉圈、骑自行车等。课余时间,还组织学生排练文艺节目。在老师的乐观带领下,这些孩子生活得很开心,一张张小脸洋溢着欢乐。
  金美芬最拿手的是转呼啦圈,一个人能同时转三个呼拉圈,她笑呵呵地说:“音、体、美,我都能教。过去,我还学过武术呢!”
  城里囡“下嫁”到山里
  金美芬是正宗的城里人,父亲是温岭城关人,母亲是天台城关人。1976年,她在大雷山麓的祥和中学任教两年后,调到华顶山区的石梁镇金顺中学,并嫁给了镇里的一位干部。
  实施校网撤并后,散落在石梁镇的20多所小学基本上都撤并了。当地村民考虑到实际情况,竭力挽留金美芬留下来教小学。看到家长和孩子渴望的眼神,好心肠的金美芬二话没说,成了金顺小学的一名老师。她从一名中学教师成了小学教师,而且一呆就是30多年。
  金顺是革命老区,以革命烈士张金顺命名。这里距县城40多公里,地处偏僻。过去山路崎岖,如今通了公路,但直达村子的客车每天只有一个班次。如果白天要下山或进山办事,只能是依靠步行或搭乘便车,遇恶劣气候交通就会中断。
  一年一年,30多年的坚守,金美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2004年8月30日,因为受特大台风影响,石梁山路被冲毁。怎么办?学校的开学不能受影响。金美芬毅然挑起担子,艰难地行走在返校的山路上。从城关到金顺,她整整走了4个多小时。到了学校才发现情况更糟糕,教学楼的灶头间倒了,厕所冲了。顾不上肚饿,金美芬先找回木板钉上厕所的坐便板,再打扫教室,化了整整一个晌午,才搞清爽,以干干净净的面貌迎接第二天开学。
  去年放寒假时恰逢大雪封山,坚冰阻途。金美芬脚系稻草,手拄拐杖走回家。她艰难地从陡峭的苍山顶匍匐下山,山路太滑了,下坡时,就蹲下来滑下去。金美芬给自己打气:“就当作在滑冰场练滑冰吧!”在崎岖山道的冰凌上走了二十余里,才到达大山背面的欢岙停靠点候车返家。
  30多年来,金老师已记不清有多少次艰难地跋涉在崎岖山道上。
  老师比妈妈还要亲
  在学校,金美芬更多的时候是个“妈妈”。
  13个孩子家境都非常困难,有3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常年跟随金美芬一起生活。因山区交通不便,有10个学生中午在学校就餐,有6个学生住校。
  金美芬的床就铺在孩子们的寝室里。而她自己的寝室,几乎都闲置着,偶尔她的丈夫或女儿过来时住一下。
  说起与学生之间发生的故事,那是一言难尽。早在17年前,有一个家住西坑村的女学生,因患小儿麻痹症,双腿不能走路,金美芬每周一背着她来校上学,每周六背着回家。3里长的崎岖山路,冬顶严寒,夏冒酷暑,连续背了两年,直背到小学毕业,金美芬一直和这位残疾学生同吃同住。
  同学们都知道,金老师的寝室里有一个药箱,里面有二十几种常用药。学生身体不适,金老师就给他们服药。孩子们说,金老师就像一名医生。
  二年级有一个周姓男孩,母亲患了痴呆症。孩子不慎头部被刀砍伤,鲜血直流。金美芬搬出“百宝药箱”为他消毒、止血、包扎好伤口以后,又背着他到县中医院治疗,连续8天住在自己城里的家里。除了给孩子垫付了500余元医疗费,她还买了布料为他做了两套新衣服。接过新衣时,这位学生感激地哭了。对于从小失去母爱的孩子来说,金老师比妈妈还亲。
  校服是老师自己做的
  除了做医生和保姆,金美芬还“兼职”理发师和裁缝。
  金美芬看到学生衣衫破旧,就从城关老家搬来缝纫机,在课余时间为学生缝补衣服。不少学生家长见金老师有此手艺,也常送来衣裤请她缝补,她也从不推辞。
  学生的衣服破了,亲手给他们补,学生的头发长了,动手给他们理。逢年过节,金美芬买来布料,给学生们做漂亮的衣服。她说:“一人一件,就当是校服吧!”
  2007年秋,镇中心校要举行文艺会演。金美芬自掏腰包花了500多元钱买了布,为每个学生量体裁衣,做好崭新的演出服。今年“六一”节,金美芬又花了500多元钱买来布料,为每个学生缝制了节日新装。这么多年来,金美芬记不清为孩子们做了多少身衣服,垫了多少书学费。

  金顺是个穷山沟,几个村的集体经济都很贫乏,现有的校舍还是黄龙水库建库时向该村征收土地后出资代建的。金美芬不仅给孩子送衣送吃,学校里的体育用品及生活用品,也都是她自己掏钱买的。
  教音乐需要乐器,金美芬就个人出资200多元买来一台电子琴,电子琴先后用坏了两台,又买了第三台;开展文体活动没有器具,金老师先后买来象棋、图书、乒乓板、羽毛球拍、呼拉圈、小型自行车、滑滑车,并从家里搬来4辆旧自行车;教室的电钟、窗帘,还有食堂用的冰箱,为学生洗衣的洗衣机,也都是从家里搬过去的。
  在金顺,金美芬热心于教育事业是有口皆碑。一提起金老师,村民无不表示感激。
  32年,欠家里人最多
  32年来,金美芬有多次离开大山的机会。然而,她却一次次地放弃了。有人问金美芬:你是一个中学老师,却在偏僻山村当了一辈子的小学老师,远离城关,你图的是什么?金美芬说:我也喜欢城里热闹的生活,可是我走了,这里的孩子怎么办?学生家长挽留我,孩子需要我,我实在不忍心离开。
  1990年夏,一个偶然的机会,金美芬准备调离山区。得知这一消息后,学校周边7个自然村的村民集体挽留,留住了金美芬。
  金美芬的丈夫是一名乡镇干部,一双儿女都很争气,女儿在天台办了一个咨询公司,儿子在湖北开了一家大型乳品公司。看到母亲在山上教书太辛苦,儿子心疼地说:“妈妈,您早点退休吧,到我这里来,我每月给您2万块。”金美芬对儿子说,开办公司是你的事业,教书育人是妈妈的事业。妈妈不会放弃,也不会抛弃自己的学生。儿子无奈,对妈妈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讲吧!”
  前年,一位学生家长出了车祸。金美芬闻迅后立即向自己的儿子求助。儿子接电后,二话不说就将6000元汇过来救急。
  金美芬说:“我欠家人的太多了。丈夫和孩子特别理解我。想起他们,我的心中充满了歉疚。”
  退休后,孩子怎么办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22岁开始,32年如一日坚守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学校辛勤耕耘,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在不为人知的寂寞角落里,金美芬与清贫和奉献为伍,默默付出,不求任何回报。
  32年来,一批批学子纷纷走出了大山,在外面闯荡精彩的世界。而她,依旧坚守着自己当初的选择,将真情献给了山区教育。
  金美芬的事迹,一直不为人所知道,她也没有得到过任何的荣誉。山里走出去的孩子考上中专、大学的消息传回来,才是金美芬最欣慰的时刻。
  直到去年,天台关工委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才获悉金美芬的故事。经过当地媒体的宣传,金美芬的事迹才被人知晓。但是面对记者,她依然很朴实:“我是个老师,在生活上照顾孩子,在学业上教育孩子,这是我的本分!”
  天台县原教委主任金烈忠、县教育局和关工委等有关领导在获悉金美芬的故事后曾上山表示慰问,并解决了学校的一些实际困难。但是金美芬担忧的是:“明年,我就将退休了。山区条件这么差,又有谁愿意上这里来教书。我一走,学校就没人,学生就会没人照看。我现在最大的担忧是,我退休后,这些孩子将何去何从?”

责任编辑:刘锦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