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罗铁生

2010-02-06 16:28:26  来源:台州日报   包建勇

                        罗铁生将自制的“思想演变过程图”讲解给别人听。

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外来民工,4年来趴在床板上进行心理学方面的研究,他想从危机干预的角度去探讨《自杀的形成及预防》这一课题,涂鸦了约40万的文字,成就了一篇2万多字的论文。近日,他以民间杰出的自杀预防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在上海召开的“第二届茉莉花论坛暨‘和谐生命、和谐成长’全国生命教育大型主题公益巡讲活动开幕式”,成为论坛主讲嘉宾之一,并获得全国“关爱生命万里行”活动小组授予的“关爱生命贡献力量奖”——

  

  初中文化程度的他,站在全国性专家论坛主讲台上

  11月23日,他请了3天假,匆匆赶往上海。

  罗铁生参加的是“第二届茉莉花论坛暨‘和谐生命、和谐成长’全国生命教育大型主题公益巡讲活动开幕式”。与会的近200名代表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如中华国学院院长王铁、中国国际教育家协会副会长时巨阳、华东师范大学心理测量研究中心博士杨彦平、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决策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高宏鹏、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华青少年生命教育组委会秘书长代表郑瑶等。

  11月24日上午,在开幕式上,罗铁生以民间杰出的自杀预防志愿者的身份成为主讲嘉宾之一,他的演讲作品题目是《自杀的形成及预防》。在20多分钟的时间里,他简明扼要地阐述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思想演变论》,试图从导致一个人思想变化的因素入手,揭露引起自杀情绪的真正内在原因,从而找到掌握预防自杀行为产生的钥匙。中华国学院院长王铁听了他的演讲后,对他的钻研精神表示了肯定和称赞。会上,他获得全国“关爱生命万里行”活动小组授予的“关爱生命贡献力量奖”。

  罗铁生现在黄岩区院桥镇一家缝制设备公司打工。他是湖南人,初中毕业后,开始外出打工。1999年来到台州,期间两次做生意失败。2002年底,他在一家酒店工作。有一次,报纸上的一篇自杀调查报告引起了他的注意,经过细读,他深深地被震撼了。那么,怎样才能预防自杀呢?针对这个问题,他产生了写本关于如何预防自杀的著作的想法。

  2003年初,他正式开始写书。“白天上班,晚上写书。四五个月下来,写了近20万字。”但是写着写着,他写不下去了。他最初写的大多是一些自杀的案例分析,后来写的论文角度主要是从外部劝导和解救为主,而在写书过程中,他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要制止或减少自杀行为产生,预防是关键,而要达到预防,只有“找出真正的自杀原因及演变过程才有意义”。他重新整理思绪,从思想演变理论入手转入到自杀的形成及预防课题的研究上。

  经过几年的思考与探索,他的研究成果基本成型。今年4月,他在网上看到茉莉花论坛要举办一次关于“关爱生命”的公益活动,他就踊跃报名参加了。“一是把自己的成果拿出去,让专家们提提意见;二是想听听专家们的研究成果,互相交流学习。”

  许多人不理解,你一个打工者,什么不好研究,怎么偏偏去研究这个课题?关于这个问题,罗铁生自己分析,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缘于自己童年的一次闪现过自绝念头的经历。

  少年时曾有过被冤枉想走绝路的经历,跨过那道坎后他变得更坚强

  心理学家研究发现:童年的经历,或美好的,或不幸的,都会对一个人产生深远的影响。罗铁生说:“那一次经历后,我开始对‘自杀’更敏感,更留意,也更能正确对待。”

  那是发生在小学六年级时的一件事。罗铁生和好朋友耀明(化名)都是寄宿生,他们互相帮助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但是,此后发生的一件事不仅葬送了他们之间的友谊,还让罗铁生差点走上绝路。有一天晚上,下了晚自习,罗铁生觉得口渴,想买根棒冰,但身上没带钱,就向耀明借一毛钱,表示回宿舍就还给他。谁知,耀明一口回绝:“我身上没带钱。”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同学也向耀明借钱,同样遭到他的拒绝。

  学校的宿舍是统铺,大家个挨个地躺着,可以互相穿越。罗铁生和耀明的床铺是两隔壁。凌晨三四点钟,耀明突然跳起来大叫:“抓强盗,抓强盗……”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叫声惊醒,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有人摸我口袋,偷我钱。”罗铁生关切地问:“谁摸你口袋了?看清楚谁了吗?”他说:“我知道那人是谁,我看见他从我边上跳过去。”

  第二天早上,罗铁生照常去教室读书。一进教室,在坐的大部分同学竟异口同声地朝他喊道:“强盗、强盗……”罗铁生被弄得莫名其妙。有个同学过来问:“你偷了耀明的钱?”

  委屈、怨恨、孤独一下子涌上罗铁生心头,他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由于性格的关系,他没有暴跳如雷,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他也没有向班主任反映情况,却又迫切希望班主任能查明真相,还他一个清白。

  但班主任的态度却让他感到意外。在一次班会上,班主任当着大家的面说:“同学们,社会上有许多渣滓,这是一个事实,我们无法改变它。但是,我们奉劝那些不干净的人,请他们自觉点,不要再做那些卑劣的事情了。”

  不久,父亲来了。班主任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狠狠地责骂了他。任凭他怎么解释,父亲就是不相信。

  当晚吃过饭,罗铁生来到校外的一条大河边散步。看着湍急的河水,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念头——跳下去!

  他想,与其如此被冤枉,不如以死来表达自己的清白。他的思想在激烈地斗争着,渐渐地他想到了家人,想到了死去的母亲,想到了父亲。“我就这样死了,母亲会高兴吗?我死了,父亲老了谁养?再说,如果我死了,事实真相永远被埋没了,我不就白死了?”这样一想,罗铁生慢慢从河边退了回来。他要把事实真相向班主任说明。回到教室,他花了2个小时,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写下来,送给班主任。

  此后,班主任再也不拐着弯说他是“小偷”了。尽管,真正要还他清白没那么容易,尽管,有些同学还会在背后侮辱他,但他都忍了下来。

  罗铁生与耀明有六七年形同陌路,后来,他们和好了。他觉得没必要记恨一辈子。“现在回忆起来,那次经历倒成了我人生的财富。”罗铁生说。

  希望帮助更多的人走出人生的阴影

  今年9月,有个湖南老乡找到罗铁生,说自己失恋了,自杀的念头很强烈,问他该怎么办?经过交流,罗铁生了解到这位老乡是因为多次对女朋友施行暴力,才使她离开的。他一方面排解老乡的激动情绪,另一方面,找到老乡的女朋友,说服她,一起帮助老乡走出精神低谷。

  经过辅导,他让老乡正确认识自我,正视自己和女朋友之间的关系。一个月后,老乡打消了自杀的念头,自己提出跟女朋友和平分手。现在他们两人虽然不是恋人,但还是朋友。

  罗铁生一直想办一个情感危机干预与救助站,帮助更多的人懂得如何去珍惜生命,但由于资金问题,一直没有办成。从上海回来后,有个朋友告诉他,“台州市人民政府2008年为民办实事项目”正在征集中。建议他可以写个申请,试一下。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于是利用下班时间,赶紧写了一份关于《建立市级情感危机干预中心》的申请书,寄到了市政府。

  “当今社会日新月异,人们的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情绪易激动,容易做出过激行动。”罗铁生说。他希望有心理问题或精神困惑的人能够通过事先干预的方式,缓解压力,走出人生的阴影。这是他的美好愿望,也是他的研究目的和人生追求。

  执着,是通向理想之门的敲门砖

  □包建永  

  看到罗铁生洋洋洒洒2万字的《自杀的形成及预防》一文,思路清晰,文笔流畅。一个初中文化程度的民工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应该说非常了不起。

  罗铁生的出租房只有十几平方米,一张床,两个衣柜,别无他物。这几年来,他写稿时都是拿把小凳子,趴在床上写,至今大约写了40万字的东西。他的房间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物什堆放整齐,丝毫不让人觉得脏、拥挤和凌乱。这多少反映出他的整洁、严谨的生活态度。

  罗铁生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人。只看过一本《现代心理学》专著,平时是不看心理学著作的。问他为什么,他说:“那些人在研究的时候,脑中预先加入了法律、道德等界限,研究结果就可能步入误区。”他不看那些著作,就是为了使自己的思想、研究不被“那些人”的理论框架束缚住。

  因此,在他的论文中,没有一处引用,没有一点借鉴,完全独立完成,有些心理学术语还是他自创的。

  这在我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心理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产生了100多年,几代人的研究成果你不利用,却要从零开始,说要突破他们,这让我们听起来很没底气。牛顿取得那样的成就,尚且也说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呢。

  但不管怎样,罗铁生的拳拳之心我们充分感受到了,他研究的根本出发点就是找出人类思想的“病因”,让更多的人走出人生阴影,身心健康地生活。

  执着,是理想的敲门砖。只要有爱、有梦,只要方向是正的,坚持走下去,总会有达到光明彼岸的时候。我们衷心希望罗铁生在以后的研究与实践中取得更大的成果。

责任编辑:雍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