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异乡处处有关爱 一位民工和她三胞胎孩子的年关故事

2010-02-09 14:42:49  来源:台州日报   张 敏 金宗炳 吴敏力

    从温岭市肖中路29号破旧的大门进去,穿过一个小天井,来到一个非常简陋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搭起来的。床是用两片门板搭成,灶台是用几块石板铺成,连整个房间都是由三面墙,加上一面拼接起来的三夹板草草搭成的。这就是滕红玲夫妇,还有他们的三胞胎孩子的“家”。

  四个人的早饭是一碗粥没有菜

  1月20日,距离春节还有6天。一早,滕红玲端出一碗不是很稀的粥,三个孩子见状,马上围到了妈妈的身边。“这就是我们的早饭。”滕红玲向记者解释,丈夫夜班,得到中午回来。

  在滕红玲家的墙壁上,挂了一株白菜。“假如中饭也喝粥,就摘几叶白菜做菜,假如吃饭,那就没有菜。”

  滕红玲是安徽亳州人,今年36岁。半年前,她和丈夫赵先才带着三胞胎孩子来到台州谋生。从偏僻农村走进城市,老实本分的滕红玲和忠厚的赵先才都没有适应过来。据滕红玲回忆,2008年6月到9月份,是夫妻俩最困难的一段日子,找不到工作,一家五口人靠着打散工在温岭飘荡。丈夫帮着别人做沙发,干的是钟点工的活,一小时赚8块钱;滕红玲要照顾三个孩子,只能将一些踏鞋帮、洗衣服的活接到家里来干,而且得到深夜,把孩子哄睡之后才能干活。“一般是在晚上10点以后开始做,要做到凌晨一二点钟。”半年下来,滕红玲总共赚了400块钱。

  “现在,最苦的时候总算过去了。”滕红玲告诉记者,半个月前,丈夫在温岭一家酒店里找到烧锅炉的工作。春节期间,一个人顶两个人的活干,能有1500元钱一个月的试用期工资。至少在眼前,这算是一份非常了不得的“固定收入”了。

  在滕红玲的眼里,“最苦”的意思就是没有饭吃,而相对来说“不是最苦”的意思,就是她们一家五口每天都能吃上饭。

  到处都有不认识的人帮助他们

  1月21日,滕红玲家里来了一个客人。听说了滕红玲的事,这位三级残疾老人林小琴从温岭城东街道专程赶来,给滕红玲送去3000元钱。

  “谢谢阿公,谢谢阿公!”一下子见到这么一大笔钱,滕红玲显得不知所措,她流着泪用生硬的台州话向林小琴反复表示谢意。“终于可以让孩子们过年吃上好东西了。”滕红玲第一个反应是她的三胞胎孩子。

  可能是触景生情,想到了自己一无所有的童年无钱治病留下一身残疾,67岁的林小琴也流出了眼泪。他向滕红玲许诺,等过了年,免费为他们提供住宿的地方。“假如你丈夫在那边做不下去了,也可以到我的厂里工作。”

  1月22日,滕红玲一家的年货也有了。那天下午,两批人不约而同来到滕红玲家,扛来了被子、衣服、大米、食用油等年货。据了解,两批人都是当地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完全是自发组织前来。

  “在温岭,到处有不认识的人帮助我们。”滕红玲动情地说。她的心里有一本账,一笔笔记着温岭人对她的好:自己和孩子们身上的御寒衣服,是隔壁的阿婆给的;平日里去菜市场,好心的菜农会送她菜和水果;初来乍到温岭,一个好心的阿婆给了他们100元钱;房租欠了半年,房东却一个字也没有提……

责任编辑:雍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