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周同晓:船艇“老军医”

2010-05-05 14:55:37  来源:台州晚报   肖梅梅 陶 宇

 15年前,年仅19岁的他凭着一腔热血,从山东到台州参军入伍;15年来,他心中充满了对船艇的热爱,孜孜不倦,刻苦钻研,逐渐成长为边防船艇部队机电队伍中的佼佼者,成为边防部队重大任务船艇动力保障的第一人选。

 他技能过硬,在海上抢险、救灾、打击走私偷渡等重大任务中,在紧急关头及时排除突发性故障十多次,保证任务圆满完成;他业务精湛,先后参加浙江边防青岛海上安保演练、青岛奥帆赛安保等任务,为边防船艇部队“保驾护航”。因为表现出色,他先后获得技术能手12次,优秀士兵8次,嘉奖16次,优秀党员6次,荣立三等功3次。

 他就是浙江边防总队船艇修理厂四级士官,被誉为边防船艇医院“老军医”的周同晓。4月8日,记者走进边防船厂,走近周同晓,听他讲述与船艇机电作伴的5000多个日子里发生的精彩故事。

 首次上艇,他被机器吓蒙了

 1994年12月入伍,经过新兵连三个月的新训后,周同晓被分到浙江边防总队海警一支队海警33011艇上。第一次到艇上的时候,周同晓和其他新兵一样,都被舱内一大堆的电机、管线给吓坏了:“以前在老家只见过拖拉机头,哪儿见过这么复杂的机器啊?完全搞不懂,头一下子就蒙了。”

 再加上那时海警装备的船艇为甲交艇,机舱特别狭窄,夏天闷热、冬天冰冷,机舱中大部分地方,人根本无法站直,工作环境非常恶劣。可说来也怪,周同晓对此却并不反感,反而对这些“铁疙瘩”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那时候,艇长跟我们说,机电是船艇的‘心脏’。我就想,保护好它,不就是保护着船艇的生命吗?”越是这样想着,周同晓就越想弄懂其中的原理。

 可船艇上的机电设备那么多,主机、辅机、发电机、各种型号的泵、复杂的电路、管路……对于只有初中文化、完全没有接触过机电专业理论知识的周同晓来说,困难是可想而知的。白天,他跟在老机电兵的后面,从熟悉基本的管路线路入手,弄清一条管路、一根线路、每一个阀门的位置和作用;晚上,战友们都睡了,他还偷偷跑到学习室,翻书查资料看图解,第二天再到机舱进行实物对照……就这样,周同晓逐渐学会了机电设备的正确使用,并渐渐开始钻研如何维护保养机电设备。

 笨鸟先飞,他练就过硬本领

 为了尽快掌握专业知识,周同晓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记笔记。“笨鸟先飞嘛!只要我多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每次老机电兵对设备拆卸保养时,他都睁大眼睛看,不时提出问题,把每次遇到的设备故障的表现形式、维修方法记录在笔记本上,并思考有没有最好的解决办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下来,周同晓的本子记得满满的,各种设备可能出现的故障和排除方法也深深地印在他的脑子里。在1995年底的船艇军事业务技能考核中,周同晓取

 得了机电专业同年兵中第一名的好成绩,并在支队年终军事业务比武中,获得了二级技术能手,打破了老兵一统技术能手名额的局面。1996年底,周同晓凭借出色的个人表现被破格提升为机电班长。从此,他树立起了更大的信心,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机电理论的学习和保养检修的实践中。

 海警船艇的科技含量高、系统装备多,任何一台设备、一个环节,甚至任何一个不起眼部位的螺丝松动都会引起故障,甚至危及到整艘船艇的安全。在长期的维护保养历程中,周同晓依靠听声音、摸机器、探索分析等方法,逐渐练就了快速诊断、紧急排除故障的过硬本领,一次次排疑解难,一次次化险为夷。

 排疑解难,他是船艇的“老军医”

 2004年8月,海警33011艇受命担任省领导视察舟山海域的任务。当一天的视察快要结束,船艇快靠近码头时,正在驾驶台操纵船艇的官兵突然发现,下达的车舵令与船艇的实际航向快速偏离。“当时我正在驾驶台操车,也感觉船艇出了故障,于是立即请示艇长‘停车’。”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周同晓至今仍心有余悸,“那时候若不及时处理,船艇可能会触到旁边的礁石,情况十分危急。”周同晓在脑海中迅速对可能的故障进行排查后,果断地作出了判断:一定是舵机失灵!事实果然如此。周同晓第一时间冲到舵机房,发现是一颗螺丝松动掉落,导致伸缩杆脱开,使舵处在满舵位置无法接受新指令。

 船艇停航,顺着海潮漂流十分危险,抢修必须在15分钟内完成。当时正值夏季,舵机房里又闷又热,运行中的机器更是高达80多摄氏度。在抢修中一个不小心,手就会被机器烫伤。但是情况紧急,容不得周同晓多想,他立即投入抢修。很快,故障排除了,整个过程还不到10分钟。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船艇上只要出现其他维修人员找不出原因的故障,大家首先就想到周同晓。周同晓也不负众望,一次次临危受命,一次次凭借过硬的技术排除了疑难。在长期的刻苦钻研和实践中,周同晓逐渐成长为机电专业顶呱呱的行家里手。

 2007年1月,周同晓凭借出色的业务技能,被调至浙江边防总队船艇修理厂,协助管理船艇维修工程。“目前还真没遇到他找不出原因的故障。”总队船艇修理厂的徐厂长对周同晓赞誉有加,他说,修船厂肩负着整个浙江边防部队船艇的技术维修保障任务,就如同是边防船艇的“爱心医院”,而周同晓就是医院里经验最丰富、医术最高明、专治疑难杂症的“老军医”。

 打击走私,他掏出藏匿的“红油”

 每天在狭窄的机舱里进进出出,满身油污,一身汗水;眼前面对着的,永远是繁杂的机械、零碎的螺丝;耳边周而复始回响的,始终是刺耳的机器轰鸣声……这就是周同晓15年来的工作场景。

 “不觉得苦吗?”记者问。

 “累,经常的。但苦,不觉得,反而很有成就感。”周同晓说,不论是在之前的海警一支队,还是现在的船艇修理厂,他的工作都是为船艇做好服务保障。“每当故障排除,或者疑难解决,看到船艇执勤任务顺利完成,我都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

 2005年底,海警一支队通过情报信息,三个大队同时出击,各抓住一艘走私“红油”嫌疑船。经过对嫌疑船的反复检查,海警官兵终于在船内发现一个暗舱。但是,100吨“红油”抽出之后,船的吃水与运载量仍然明显不正常。

 船内肯定还藏有“红油”!几名老机电长轮番上船,再三检查,却始终未能发现任何破绽。眼看离对涉嫌走私“红油”嫌疑船的羁押期限越来越近,如果还查不出剩余“红油”,就必须放行。这样不但官兵们的努力白费,而且还助长了走私分子的嚣张气焰。紧急关头,大家想到了周同晓——他肯定行。

 因为前一天熬夜检修机器,此时周同晓还在休息,但听说有任务,他二话不说就爬了起来。上船后,周同晓先将每个货舱里装的空心砖全部搬上甲板,用电钻在油舱顶部打洞查找,但始终没有收获。最后,依靠对船艇结构和油舱、管路、阀门布局的经验,周同晓分析断定,问题肯定在机舱。于是,他带着机电专业的战友们来到嫌疑船的机舱。

 “我当时一看,机舱的废油仓盖怎么是打开的?”感到蹊跷的周同晓马上跳下油舱。由于废油舱里的污油较深,周同晓只能把手伸进去摸。“突然,我的手触到舱壁上,感觉有好多直径约2厘米左右的小塞子。”周同晓试着用螺丝刀把小塞子拧下来,发现里面居然就是阀门杆,用套筒扳手将第一个阀门打开,就听到油舱的出气孔进空气和油流动的声音。暗舱果然就在这里!

 终于找到了走私的“红油”。在事实面前,犯罪嫌疑人不得不低头认罪。当周同晓满手油污下到码头,支队的老机电长拍着他的肩膀,感叹地说:“你真是太厉害了,让我们这些老机电兵都自叹不如啊!”

 这条走私嫌疑船的问题解决了,周同晓又连夜驱车二三百公里,到二大队、三大队扣押的走私嫌疑船上检查,最终都“手到病除”。藏匿红油的暗舱被周同晓一一查出,帮助支队成功地破获了这种新型的走私“红油”案件。

 业务精湛,他是海警的定心丸

 周同晓过硬的机电业务在浙江边防总队船艇部队中无人能比,每逢有重大行动、任务,他都是船艇技术保障当仁不让的第一人选。而每当故障发生,他总能及时出手,出色地完成任务,给大家送上定心丸。

 2008年7月,部局组织全国的海警部队担任青岛奥运会帆船比赛海域的警戒任务,周同晓作为浙江边防船厂的技术骨干入选。出发之前,周同晓把刚来台州探亲没几天的老婆和儿子都“轰”回了山东老家。“上级任务就是命令,也只能让家人委屈一下了。”虽然心里舍不得,但他还是坚决地随浙江边防海警编队,踏上了前往青岛的征程。

 这一去就是3个月。“那段时间的工作强度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周同晓说,根据安排,船艇警戒航次实行三天轮两班,因此每个航次需要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而且必须是低速不间断的巡逻。由于用艇时间长,再加上持续低速,对船艇,特别是对参加任务的海警33011艇这种2000型机器损害特别大,造成很多部位的磨损老化。在整个任务过半时,一些兄弟总队的船艇都出现了一些这样或那样的故障,其中有一艘船艇甚至因低工况出现故障,不能参加执勤。

 教训就是经验。在执行任务期间,周同晓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和责任感,并以更高标准加强整个浙江船艇编队的船艇维护保养,使编队船艇处于良好的航行性能。不过,期间还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在奥帆赛正式开始前半月的一次海上警戒的出航前,编队中的海警33032艇的4号主机突然无法启动,机电兵接连试了十几分钟还是无济于事。眼看离出港时间不到5分钟了,得知消息后从海警33011艇赶来的周同晓立即来到机舱对主机的启动电路进行检查,不到半分钟,他就查出了原因,原来是一处相当隐蔽的电路控制线脱落。故障排除了,船艇顺利出航,周同晓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幸好来得及,没有影响演练的整体计划。”

 最后,浙江边防海警编队顺利完成了整个安保任务,船艇始终保持良好性能,但由于船艇装备使用频繁,已经处于极度疲劳状态。在编队返回浙江途经江苏连云港快靠码头时,海警33011艇机电兵突然发现1台主机的滑油压力下降,可能会造成整台发动机损坏。船靠岸后,周同晓立即对船艇进行全面检查。“由于单体泵的O型密封圈使用时间过长,密封性下降,造成柴油深入滑油中,导致滑油压力下降。”周同晓连夜为船艇及时更换了密封圈和滑油,一直忙到凌晨1点多。来不及休息,船艇又启航了……

 ■记者手记

 舵机、电磁阀、反馈器、复视器……交谈刚开始,周同晓嘴里不断冒出的专业词汇,一下子就把记者给听“蒙”了。

 “没办法,这算是职业习惯吧。”

 “就说点你印象深的事,精彩的故事吧!”回忆一串串,往事一桩桩。初见船艇机电时被吓蒙的窘态,搜出走私嫌疑船暗舱时的欣喜,安保执勤那段日子的紧张刺激……话匣渐渐打开了,不太流畅的普通话,憨憨的笑容,眼前的周同晓让人很难想像他在排查突发故障时会如此那般的坚决果断。

 采访还没结束,周同晓又接到任务:停靠在码头的33014艇出现故障了。很好奇周同晓工作时的状态,记者跟随他一起上了艇。

 一走上甲板,记者就明显感觉到脚底的热气。“现在还好,夏天这里可以直接煎鸡蛋的。”一边说着,周同晓一边利索地爬进机舱。东摸摸,西看看,不到两分钟,周同晓发话了:“主机的冷却水管有问题,副机发电机也坏了。”闷热的机舱里,他的声音显得格外果断有力,一双并不大的双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彩。原来,这才是“老军医”周同晓。

责任编辑:雍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