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外卖郎”递送美餐风雨无阻

2010-05-13 10:58:06  来源:台州商报  

    坐在温暖的空调房里,一拨电话,可口的饭菜不一会儿就会送到你的面前。在台州的各个写字楼、住宅小区里,不少人为图方便都叫过外卖,但很少有人会记得为他们送餐的“外卖郎”。
  他们没有光鲜的外表,也没有华丽的服装,让人难忘的只是那在刺骨的寒风中冻得通红、开裂的手。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他们总是脚踏自行车,穿梭在台州的大街小巷,与时间赛跑,与风雨抗衡,为的就是给顾客送上一份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

    天冷不要紧,就怕送不到
  瘦小的王自永来自安徽的一个小乡镇,由于没有什么文化水平,他就在一家川菜馆做起了服务生。
  随着川菜在台州的盛行,进入冬天以后,不少女孩子对水煮肉片、酸菜鱼、麻辣豆腐等川味小菜的好感与日俱增,但口馋的她们又拒绝室外的寒冷空气。于是,老板们为争夺客源,纷纷加大了送外卖的力度。而对市区的住宅小区、道路比较熟悉的小王,当仁不让地成了店里外卖队伍中的主力军。几个月下来,一些老主顾都亲切地叫他“小鬼”,有几次客人接过菜肴后,还给他递上了一杯热开水。
  面对顾客的体贴,小王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心里是热乎乎的,所以冬季的寒冷已不是他工作中最大的“敌人”,“我现在最怕的,就是饭菜不能及时送到顾客手里,耽误了他们的用餐时间。”
  记得有一次,小王按照老板给的地址找到了目的地,却意外地发现门口需要进出登记。这可让他急坏了,既不知道顾客的名字,身边又没带电话。眼看着饭菜快凉了,好说歹说,铁面无私的门卫就是不允许外人入内。当时,百般无奈的小王正犹豫着是否该提着外卖打道回府,正好看到等得焦急的客人到门卫处打听有没有送外卖的人过来。“要不是客人致电饭店得知我早就出来了,这一大筐的饭菜白做了是小事,得罪了客人,下次就不会再做我们的生意了。”
  自那以后,小王特地给自己配了一部小灵通,每次送餐前,就会仔细地把顾客联系方式记录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服务很周到,做人也诚信
  下午2点到4点之间通常是外卖员休息的时间。前天下午,在这个空档,记者走进了椒江某便当店的员工休息室,见到了外卖员罗恒。
  在交谈中,记者得知他是一个服务周到、责任心强的外卖员。
  有一天,罗恒接到任务,给一位女顾客外送一份9元的饭和汤。来到目的地后,他一如往常般微笑着将便当从外卖保温筒里取出,小心翼翼地捧到顾客面前。这位顾客却怕罗恒送错东西,一脸不信任地要求他将打包好的便当逐个拆开,想要仔细检查检查。待到饭盒打开,看到验证结果与自己所点的饭菜并无出入时,她那严肃的脸上才有了些许笑容。就在罗恒打算收钱离开时,这位顾客却又提出了要求:“你把它重新打包好,我要带回家。”
  尽管外卖员的工作只是送餐、收钱,但顾客的要求他都耐心地照着做了。或许是满意罗恒的尽心服务,在付钱时,这位顾客从钱包中拿出一张10元钱递给罗恒,并特地嘱咐道:“拿着吧,不用找零了。”
  知道这是顾客给他的小费,可罗恒没有收下。他要将零钱找还给顾客,顾客就是不答应。用来找零的一元硬币在罗恒手里捏了许久,反复推辞换来的还是顾客的好心拒绝。最后,罗恒只好在转身离开时,偷偷地将这枚硬币留在了门口的柜台上。
  当记者问罗恒为什么不收顾客的小费时,罗恒低声这样说道:“我也知道这一元钱并不是什么大钱,即使我收下了,大家也不会察觉。可我始终觉得做人都应该诚信。”

    工作才一个月,就被捉弄了两次
  来自河南的许辉加入“外卖郎”行列仅一个月,就已经被顾客恶意捉弄过两次了,他坦言道:“虽然我对这份工作的热情很高,但总会有那么一些顾客让我感到心寒。”于是他给记者举出了这样一个例子。
  不久前的一天,许辉接到一位顾客的电话,称自己要预定一份外卖,让许辉送到椒江枫南小区,临挂电话时还嘱咐了一句:“一定要送到。”
  很快,饭菜出炉,许辉将饭菜按照顾客的要求打包好后,便按照顾客交代的地址出发了。怕顾客等得着急,许辉骑得很快,因此没过多久,他就来到了顾客指定的地点。看到房门紧闭,许辉轻敲一会儿,里面却毫无反应。再稍稍重敲几下,依旧没有动静。
  “难道他在房间睡觉?”许辉掏出小灵通,拨通了该顾客的手机,得到的答复却是他现在已经不在枫南小区了:“你把外卖送到名都锦绣小区来吧,地址是……”许辉再一次仔细地记下了地址,随后又快马加鞭地赶往名都锦绣小区。当他气喘吁吁地来到第二个指定地址时,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他还是吃了同样的闭门羹。
  “先生,我把您要的外卖给您送到名都锦绣小区了,可是我敲房门怎么还是没人开门?”当许辉再一次拨通该顾客的电话时,电话那头反倒推脱起责任来了:“你送得这么慢,叫我们等得都不耐烦了。现在饭菜都凉了,我们不要了。”
  一句简单的“不要了”就将许辉半个多小时的辛苦奔波全部否定。看着手中这些浪费了的饭菜,许辉很恼火;想到自己无故被捉弄,他觉得很委屈,但无论有多难受,他还是没有在电话里将自己的不满发泄出来。“顾客毕竟是上帝,面对顾客的无理要求和有意捉弄,我们只能忍耐。”许辉无奈地说道。

 

  12月25日,台州经济开发区商业街,几个送外卖的安徽小伙子骑着车架上放着保温箱的自行车,穿着店里统一的服装准备出发送外卖。其中一个小伙子告诉记者,自己一天最多送过30份外卖,雨天生意最好,最远的一次送到洪家那边,来回花了一个小时。他们说吃穿都是老板给的,累点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把事情做好,要对老板负责。

责任编辑:雍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