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新台州人李明亮参加全国青创会

2013-11-10 08:50:2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陈剑

右一为李明亮,与参加青创会的浙江省代表团成员。

李明亮,安徽宣州人,现居台州。省作协会员,省作协首个外来务工者签约作家。曾获《星星》诗刊全国首届农民工诗歌大奖赛一等奖、台州市第三届青年文学之星奖等,诗集《裸睡的民工》入选中国作协、中华文学基金会2012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新台州人李明亮(本报2008年曾作整版报道《打工诗人李明亮:在漂泊中抒写底层的灵魂》)参加全国青创会了。

这个消息在台州文学界传开了。青创会就是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一般每六年召开一次,今年是第七次,浙江团共14名代表,李明亮是其中之一。

台州作协原主席郑九蝉说,李明亮是台州市历年来参加全国青创会的首位作家代表。参加青创会的每一位代表,都是经过严格的推选和投票产生的。

近日,记者采访从青创会回来的李明亮。

藏军书记的几句话,让代表们笑了

9月23日,浙江团14名代表赴北京参加青创会。

行前,省作协党组书记藏军、副书记曹启文还特地在杭州之江饭店为全体代表一行举行了简短的动员会,并嘱咐:“作为代表,要把这次会开好,多与其他青年作家交流,向他们多学习。”

“京西宾馆可以说是一个神圣之地,是我国重要大会召开的地方……那里的酸奶最好吃,是宾馆自己做的,这个你们一定要吃哟,没有了可以向服务员要;还有,油条和豆腐乳也是宾馆自己做的,味道比较特别,可以尝尝……”动员会快结束时,藏军书记的几句话,让代表们都笑了起来。

“会议期间,我注意到,我老家安徽的代表团,总共也只有4名代表。就像有的作家朋友所言,我作为一名‘新台州人’参加这样的会议,机会算是比较难得的。”李明亮告诉记者。

见到东君小说集,爱不释手

G38次列车从杭州东站出发,一路疾驰北上。

原本大多穿短袖的代表们,渐渐感到有些凉意了。郁达夫文学奖获得者、温州作家东君从行李架上取下箱子,找出秋装来穿。就在他打开箱盖的刹那,李明亮瞥见一本较厚的书安静地躺在上面。顺手拿过来,是他的短篇小说选集《恍兮惚兮》。

李明亮以前经常在《人民文学》等杂志上见到东君的作品,有时偶然会读一下,这次见到他的作品集,对李明亮来说倒是第一次。

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李明亮埋头细细捧读东君这本列入2012年浙江省青年作家创作文库的作品。读了第一篇《苏静安教授晚年谈话录》,他就感觉东君的作品有着非常鲜明的风格:作品中人物的身份和个性虽也寻常,却是难觅,叙事不温不火,一句作为一段的流行句式看不到,文白夹杂的文字看似疏淡而清朗,但言有尽而意无穷,幽玄古意和悠然之风,星星点点散布在舒缓流淌的叙事中,不经意地让人心弦一动。那常常没有结局的故事结尾,更是让人遐思无限。

虽然人还没有到北京,但这一路上的青年同行者当中,就有出手不凡者可为师者啊,这让李明亮颇多感慨。

因为这本书早已有主,回台州后,李明亮立即从网上买了东君的这本小说集,每天午间小憩和晚睡时读几页,颇有如饮佳酿之感。

很“老土”的乔叶和麦家

9月24日至25日,由中国作协、共青团中央主办,在京西宾馆召开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

“像之前很多次在照片上看到的一样,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依然是那样的优雅端庄,开幕致辞,情殷殷言切切,让人感觉她不只是以‘主席’的身份在讲话,更是以一个作家的立场与我们坦诚交流……”李明亮还沉浸在回忆中。

河南作协副主席、当红小说家乔叶也是此次大会的代表,她第一个在大会上作交流发言。

乔叶讲到和手机的小故事。她说,上一届2007年青创会时的作家发言,印象最深的是麦家——主题词是“慢”。麦家说他当时用的是一款1998年的手机,别人觉得“新奇”,为此受够了各种夸奖和嘲笑。麦家说,“这都是因为我失去了速度……速度,一群聪明人送出的礼物,一阵风做的怪物,一条上去了下不来的贼船。”乔叶说,她和麦家的遭遇大致相同——也总是用老款。因为现在这款四年前朋友送的诺基亚N97,有陌生朋友还会好奇地打探,“这是什么新产品?”乔叶自嘲“是一个土鳖、一个怪物”,但她又自问:你跟那么紧、那么快干什么呢?尤其是作为一个写作者,这些东西对你有什么本质意义呢?

跟麦家和乔叶的习惯差不多,李明亮感到自己也很老土,从兜里掏出来的手机总是过时好几年,觉得能打电话、发短信就可以了,直到今年春节前才换了一款三星I8250——之前的那款老式联想充足电用不到一天,实在没办法用了。虽然这款是智能机,功能相对较多,用起来也方便,但就跟乔叶一样,他几乎没有用它上过网,也从没有用它上过QQ,一次一个朋友主动帮他开通了微信,但他再也没有用此功能说过一句话。

在李明亮看来,一个人的一辈子,时间和精力非常有限,媒介技术的发展带来了随时随地即可分享不尽的资讯,但对一个写作者、一个作家来说,这些东西,很多并无用处,过多的讯息来袭,甚至是一种伤害和破坏。

年收入1800万元的网络“大虾”

“我对网络文学一直不怎么关注,知之甚少。但参加这一次会议,让我对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纠正了我的某些偏见。”李明亮说。

这次浙江代表团当中,有两位网络写作“大虾”,一位是天蚕土豆(李虎),一位是烽火戏诸侯(陈政华)。

“因为我的孤陋寡闻,之前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大名。虽然去时一路与‘烽火’同行,会议期间几次与两人共餐,但都没有作深入的交谈。”直到会议的头天晚上,在领队曹启文副书记的房间里,几人一起交流时,李明亮才知道他俩都是网络文学创作领域的“白金”级作家。今年才23岁的天蚕土豆源自他网络文学创作的收入一年达到1800万,烽火戏诸侯表现亦很不俗。

第二天晚上,李明亮上网搜索了天蚕土豆的一些资料,看到他签名售书活动以及他和唐家三少等几位网络文学顶尖作家参加湖南卫视节目的视频——他们有着那么多的“粉丝”,着实让人羡慕。

写作并非是作家的“专利”

大会分组讨论,浙江、吉林、青海、延边列为一组。代表们各抒已见,尤以中国作协党组书记李冰讲话时发表的“主旋律与多样化”内容展开讨论的最多。

李明亮也谈了几点,其中说,中国社会目前有三亿左右的城市外来务工者,这些人身上有着太多的故事,但一些主流作家并不很关注。李明亮希望作家们可以多写写他们——不只是创作文学作品,更重要的是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和真正关心他们的现实生存状态和他们的精神世界。

李明亮还提到他的父亲。他父亲在安徽农村小学教了几十年的书,如今已年过七旬退休在家,平时除了和老伴一起干些农活,就是读报刊听收音机。“今年春节回家时,我说服他把这一辈子当中最难忘的、最值得一记的东西写下来,也算是回忆录吧。我说,到时还可以做成一本书。父亲年少读农校时曾在县报上发表过一两首打油诗,但此后再也没有创作过文学作品。”在李明亮多次长途电话催促下,今年8月,他父亲用方格稿纸端端正正地写了4本,共3万余字。

李明亮看后觉得还挺不错的。他觉得写作并不是作家的专利,很多根本称不上作家——甚至写作的人,文字通常是粗粝的,但它们的“民间语文”文本价值,却常常是一些“专业作家”所缺乏的。

“一个人,不能成为作家这很正常,但他和文字能发生亲密关系,这样也很好。”李明亮说。

“大腕”大多是从青创会“炼”出来的

“中国当代的文学大家几乎都是从全国青创会走出来的,能够参加这个盛会的作家也都是年轻一代的文学精英,这次会议也必将让每一个与会青年作家铭记。”这是会议期间,李明亮在电梯口偶遇一位作家闲聊时,一位“高人”对李明亮说的话。他说自己姓白,后来,李明亮知道他是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白庚胜。

“会议时间很紧促,只有两天,但确实很精彩,也颇有收获。”李明亮说。这次会议,李明亮见到了很多久仰其名的文学大家,青年作家高手云集,“看看自己,只是觉得惭愧。当然,也只有像王蒙老先生在开幕当天上午激情演讲时,最后说的那样:‘写得不好,不要怨天尤人……一句话,除了潜心写作,干咱这一行的没有别的法门。’”看来,谦逊的李明亮要在文学创作上更加努力了。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