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百姓贴心人 记玉环县芦浦镇干部吴克喜

2014-04-13 08:08:1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朱小兵

图为吴克喜(左一)在大沙村村口的果园里和村民一起捡垃圾。 本报记者李明锦摄

4月2日上午,记者驱车到玉环县芦浦镇采访。

车到芦浦镇大沙村村口,看到几个人在河道边商量事情。镇里陪同采访的陈岳玲指着一个中等身材的人说,这就是吴克喜。

小平头,国字脸,浓眉大眼,精神饱满,说话沉稳,这是吴克喜给人的第一印象,丝毫看不出来,这是一个眼睛做过恶性肿瘤手术的人。他过来和我们握手,手劲有力,感觉有老茧。

车进村口,村道弯弯,但干净整洁,村里自留地都围起了白蓝相间的木篱笆,洋溢着浓郁的乡村气息。车停村部,吴克喜和我们再次打了个招呼,又去忙碌了。因为4月3日,玉环县全县“美丽农家”村户联创推进会在芦浦镇召开,他得准备相关工作。

我们的采访,也就在大沙村村部开始了。

他说的话,老百姓愿意听

大沙村地处偏僻,以前,村级集体经济薄弱,居住环境较为恶劣。如今,村里安装了25个探头,还在村两个入口实行登记制度,成了芦浦镇第一个实现小区化管理的村子。

“发挥乡村特色、优势,乡下人也可享受城里人的生活。”吴克喜的驻村理念,如今正在逐步实现。

大沙村分大岙自然村和小岙自然村,共204户,706人,村里只有一家小型企业。2010年前,村里负债30多万元,而目前村账面资产有100多万元。

“出点子、抓项目、抓资金。符合上级政策要求的项目,老吴就给我们去跑。”村主任林以灵说,美丽乡村先进村创建、土地民主管理示范村、市级绿化村项目……都是老吴一个个跑下来的。

村里的事都是小事,但对村民来说,都是大事。

大沙村在小岙岭头和杨梅山一带有一片200亩左右的山地,种着广柑、文旦等经济作物,但山道狭小,每到收获季节,村民们采摘好后只能肩挑担扛。去年,吴克喜向县里打报告,为村里争取到了3万元的政策补助资金,村里再筹集一部分,用于拓宽山道。

资金有了,但拓宽山道涉及两户人家小部分山地。刚开始,两户人家希望能多拿点补偿款。吴克喜多次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上门做工作。后来,他们有点不好意思了:“老吴都大晚上的来,周末也不休息,都是为咱村里好,再这么耗着,说不过去。”如今,一条长500多米、宽两米左右的水泥路已全部修建好。

2010年参加工作的陈岳玲是名“80后”,去年5月份随老吴驻村大沙村。有个细节,陈岳玲一直记着。去年有一次村里开会,吴克喜让小陈发通知,临出门时,特意叮嘱了一句:“别忘了,书记、主任都得通知。”

陈岳玲说:“他对村情非常熟悉,村里人基本都认识。那次,老吴又给我上了一课,什么叫驻村干部。”

正是基于熟悉村情,好多事情,吴克喜悄悄地替村民办了。

村民高合满因车祸失去语言和劳动能力,吴克喜为他争取了慈善补助金,并和陈岳玲一道将补助金送到高合满家。“真的好意外,太感谢老吴了。”如今高合满的爱人叶翠萍还时常念叨着。当时,高合满紧握吴克喜双手久久不放、满嘴咿咿呀呀的场景,陈岳玲说,她至今记得。

吴克喜驻大沙村近20年,村干部换了4任。期间因工作出色,镇里几次想把吴克喜调往其他村,但每次大沙村村干部和村民一得到消息,就来镇里把老吴要回去。“他在我们村有威望,说的话老百姓都会听,有他在,工作就顺利了。”村支书王委清说。

他是解决复杂问题的能手

吴克喜说,自己就是名普通的乡镇干部,做的都是很平凡的事情。

4月2日午饭后,我们在吴克喜的办公室,随手翻开一页工作笔记,上面记着:“上午到分水外四方塘参加上岩村大桥土地征用丈量,下午去大沙检查河道清理落实工作……”他的工作笔记里,内容总是安排得满满的。

1点33分,吴克喜拿出滴眼液,往左眼滴了几滴眼药水。这样的动作,每天他得重复9次。

1点50分,我们跟随吴克喜去分水村村民陈辉(化名)家做工作。陈辉是高山移民,现因76省道南延工程拆迁涉及他家。事先已做了多次工作,但这次老吴上门做工作近半小时,还是没成功。“这样的事很平常,我也理解他们。”回来路上,吴克喜淡然地说,“和老百姓打交道,要用土办法,不然行不通的。”

3点43分,陈辉的岳父给吴克喜打来电话,表示他同意女儿家拆迁。“我做做我女儿工作。”陈辉的岳父是镇里有名的难说话的人,吴克喜常和他沟通。“你吴克喜说的,我听。”

在分水村76省道南延工程安置小区建设中,61岁的村民老高家得拆迁两间石头房子。老高要求:“我家房子是石头房,同样的房子建起来,我就拆。”但明显不符合政策要求,熟悉村情的吴克喜心里透亮,老高有个心结没解开。

2011年,他家就计划建新房,但由于一些原因,宅基地没批到。“以前想建不给建,现在就不给你拆。”吴克喜先后上门十多次,最终解开了老高的心结。去年10月,建房相关手续全部办妥。“群众工作都难做,但只要我们把政策讲透了,老百姓都能理解的。”

做工作,难免会碰到委屈的事。

2011年,大沙村村级换届选举期间,村民余峰(化名)闹事。在现场的吴克喜好言相劝,让他把反映的问题提出来。不料,余峰抬手就给了老吴一巴掌。“当时确实觉得有些委屈。但我也没吭声,我觉得不能影响村里的换届选举。”吴克喜说。事后,吴克喜还帮他减轻了处罚。

对委屈,吴克喜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说:“村民有情绪,得让他说出来。碰到事情了,心态要好,多为别人想想,不然,很多事情是想不通的。”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