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自己受伤血流如注 杨仲坤在废墟中救出三人

2015-07-07 08:27:4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周旻澍 吴敏力

7月5日上午,躺在病床上的杨仲坤,边治疗边吃力地接听来自老家贵州的电话。 本报记者叶晓光摄

“身边的感动”

温岭“7·4”事件救援特辑

7月6日上午十点,温岭市委书记徐淼来到温岭市大溪东方医院,看望在大溪厂房坍塌事故中勇救三人的车间主任杨仲坤。徐淼书记称赞杨仲坤在自己受伤血流如注的情况下,还勇救三人,非常不容易,“你的行为值得大家学习。”同时,他嘱咐杨仲坤安心养好身体,并请他放心,温岭市委市政府已专门组建善后处理小组,会尽快妥善处置。

在东方医院,记者见到了杨仲坤。他额部肿得厉害,头上裹着厚厚的一圈纱布,正在输液。他全身擦伤,头部多处伤口,两只眼睛仍然红肿充血。

40多岁的杨仲坤来自贵州省遵义县,到温岭已经11年了,一直从事鞋业生产。今年年初,他来到了腾辉公司,做车间主任。

“送到我们这里时,伤口里全是泥砂。”老杨的责任医生葛飞飞介绍,杨仲坤头部左眉弓一道近5厘米的伤口,深可见骨膜,活动性出血十分明显。此外,额头正中还有一道三角形的伤口。因为血管破裂,血流不止。

坍塌

回到7月4日下午4时许。对杨仲坤来说,这是一个瞬间的却是难以忘记的记忆。当时四楼有两条流水线,成型车间,共有51人。坍塌发生的时候,杨仲坤正在流水线的前段做铸子。“当时在做一个模具的画线板。厂长刚递给我一根铁钉,是拔鞋楦用的。我正将铁钉放到流水线上,”杨仲坤说,只有几秒钟,刚转身离去的厂长与他只隔几十厘米距离,“我一下子就掉下去了”。随即,整个人被水淹没,一分钟过后,水就渗开来。

在坍塌发生的瞬间,杨仲坤全身被水泥等物体擦伤,背部受到重物撞击,幸运的是,他刚好在两块水泥板交叉的中间容身。“其中一块板刚好翘起来搁在另一块板上面,水退去之后,我看到有光线透进来,求生的本能,我就在这歪歪扭扭的斜坡通道中爬出来了,根本没有发现头部被重物砸到,也感觉不到痛。”

杨仲坤是最先在废墟中出来的人之一。当他在水泥板和瓦砾堆中奋力爬出来的时候,外面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废墟中还有这么多生命啊。”说起这些的时候,杨仲坤肿胀的双眼仍然难掩悲痛。

施救

“老大,救救我。”从石板间的缝隙处爬出来,冷玉波第一眼看到了杨仲坤。

“老大”是工友们平时对杨仲坤的昵称,一来是因为老杨年纪较大,二来,他平时十分照顾大家。

此时的杨仲坤,刚挣扎着从废墟中钻出,听到呼救声,他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来。冷玉波的脚被砸中,坐在那里。“那个水泥板有一百多斤,压在她的脚部,”杨仲坤说。

“他满头是血,都糊到了眼睛上。”事后,冷玉波回忆。

“怎么样?”

“腰疼得厉害,动不了。”杨仲坤使劲将水泥板掀开,不假思索地背起了冷玉波。走了几步,冷玉波的老公也从废墟中逃生,两人一起,把冷玉波送到安全地带。

事后,冷玉波被诊断为胸十二脊体骨折,所幸抢救及时,没有造成瘫痪。

第二个被杨仲坤救起的是他的贵州老乡刘大敏。事发时,刘大敏所处的位置在流水线中段,被压的工人最多。当时,刘大敏在流水线中段正在给鞋子补胶。突然,水就从头上灌下来,“整个人像在大海里漂浮着一样,然后楼板像地震一样掉下来,地下也同时塌了。”等她再次清醒过来,已身处废墟之中。所幸刘大敏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当时只看到三四个人在外面,其他所有人都在下面。”她的左脚脚踝处被水泥板压住,一米见方的打压机压在她的右腿上方,动弹不得。“我的右腿膝盖以下已经全部失去了知觉,只能坐在那里。然后,她看到了杨仲坤。

“这时我看到杨主管了,他过来帮忙,一起将东西挪开。”“我看到杨主管满头满脸都是血,不时地用手去抹眼睛。”

在老杨的帮助下,桌子大小的打压机被挪开来,可刘大敏的右腿还在不停流血,并且已无知觉。“压住血管,不要动。”杨仲坤扶着刘大敏坐下,叫来两个人,一起抬起刘大敏。

把刘大敏脚上的重物使劲搬开以后,杨仲坤把她弄到一块石头板上坐着,这时,刘大敏腿上血流如注。“他一边帮我的腿压住止血,一边擦自己额头的血。”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