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叶宝洲:至今犹记当年教的抗日歌

2015-08-07 08:13:2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高波

志愿者“相思在风中”供图

   老兵名片

叶宝洲

   又名叶芝芳,现年96岁,家住天台龙溪乡,儿时念过私塾、小学。在天台中学念书时遇到日寇入侵,日本飞机轰炸了学校,叶宝洲由此从戎。在时任天柱乡乡长的爷爷安排下,分配到龙溪乡警备班当警卫员。天台县抗日委员会军事人员干部训练班成立后,叶宝洲负责宣传抗日知识,贴标语、结草帽、做布鞋,支援前方部队。日军投降后不愿当兵,回乡务农。讲述

世家子弟弃学从戎

我小的时候,家里条件是很不错的,爷爷是当时天柱乡的乡长,9岁就被送到私塾念书,12岁读小学,15岁那年考进天台中学。在那里上了两年学,后来校舍被日本人的飞机轰炸毁了,学校被迫停课。

在爷爷的安排下,我被分配到龙溪乡警备班当警卫员,不久又调到天台县党部所属的便衣组工作,主要任务是在县城打探消息,看看是不是有日本人的奸细。那时候接到最大一个任务,是被当时的县党委书记王定锐派去嵊县(今嵊州)探听抗日消息。我和同事叶先承从新昌到嵊县,又赶到诸暨,一路上翻山越岭,就靠两条腿赶路。那时候诸暨已被日本人占领,沿路十室九空,除了跑不动的老人,老百姓都逃难去了,真的是荒无人烟。

从警备班出来,我被推荐到刚成立的县抗日委员会军事人员干部训练班,和上百名学员一起训练,每天的早操,要从县城跑到国清寺再返回,再集中上课学习抗日知识。训练班毕业后,我被分到天柱乡去宣传学到的抗日内容,每天去村里贴抗日标语、结草帽、做布鞋,组织妇女、民兵到祠堂一起学习、唱歌。

后来日本人投降,我们又接到任务说日本人已经退到了临海,要去保卫县城。我们从街头镇赶到县城内,老百姓老早都跑光了,于是我们沿县前巷、莪园到滩岭,奉命镇守住天台南大门的滩岭街,并放步哨到滩岭外。意外的是,日本人从东乡鸡笼石方向过来,沿路放了两个小钢炮,第二天就退走了。

日本人走后第5天,浙东行署又搬去温州,经过我家时,我爷爷接待了行署领导。其中一个领导问我是不是还想跟他去当兵,我想日本人都走了,就拒绝了当兵的邀请。

当年的抗日歌记忆犹新

“同胞们!快快醒,‘五卅’惨案好伤心,妄杀我同胞,欺侮我血肉,再要猖狂再要侵略真可恨,愿大家努力齐心,把日本鬼子赶出境。”这首歌的名字已经忘了,但是歌词一直记在心里。当年在抗日委员会军事人员干部训练班,我们就通过传唱抗日歌曲的方式,唤起老百姓的抗争意识。我专门负责教人唱歌,好几首歌都还有印象,像《义勇军进行曲》、《大路歌》等等。

那时候老百姓对日本人是很怕的,一听到日本人要来,很多人都躲到山上去了。虽然没有直接面对日本兵,但是老百姓经过组织,还是给前方的抗日部队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支援,做鞋做草帽,就像歌里唱的,要努力齐心,把日本鬼子赶出境。

印象

采访中,叶宝洲始终乐呵地笑着,有点儿像“济公”的模样。说起来难以置信,96岁高龄的叶宝洲,每天在家做的几件事一是看报纸、二是下地干农活、三是串珠做手工,赚点儿外快。记者与其交流,不必刻意大声或靠前,老人思维清晰,对答如流,当记者掏出手机百度老人的资料时,叶宝洲远远看到了手机上显示自己的名字,指着屏幕说,“喏!这个就是我。”

叶宝洲老人的一生,经历了大起大落,亲历了太多苦难,从世家子弟弃学从戎,吃过牢饭、挨过批斗,直到垂暮之年才得享太平。但是老人的心态,始终如写在脸上的表情一样乐呵:任你风起云涌,我自随遇而安。

老人说,自己与儿女们住一起,晚辈都孝顺,最重要的是身体硬朗,没病没灾,连个感冒都找不上门。如今,逢年过节政府也有人来慰问,加上志愿者的关注,整个社会也对老兵群体愈发尊重,他知足了。

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