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仙居老汉金细弟:一年凿出300多级“爱心石阶”

2015-11-25 09:35:3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王樱霓

仙居县皤滩乡汤坎头村有条名叫平岩坦头的山路,陡峭湿滑,成了村民上山采摘杨梅的“拦山虎”。为了让村里人上山的路好走些——

“这条陡峭湿滑的山路呀,不知有多少村民挑着杨梅摔倒在这里。”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趁着自己动完手术在家休养,他悄悄置办好了家伙什,瞒着家人上山动手凿石阶。

一年之后,300多级石阶,从山脚蜿蜒到了山顶。又到一年杨梅红,村民们上下山的步子更稳了,心里也暖暖的。这段动人的故事,就发生在仙居县皤滩乡汤坎头村,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金细弟,今年68岁。

村民摔跤的地方,被他凿出了石阶,村民说:“多亏了细弟老哥。”

几个月前,年轻的驻村干部王碧清在汤坎头村走访时,偶然发现,有人蹲在平岩坦头的岩背上开凿石阶,上前才发现是金细弟。

面对几乎蜿蜒到山顶的石阶,王碧清几乎不敢想象,“细弟阿公身体不好,前年才动过大手术。他究竟是怎么把这些石阶一级级开凿出来的,又做了多久?”

“平岩坦头”,其实就是几座裸露、光滑的小山岩,爬过山岩,往里走就是汤坎头村的自留山,种植着五六十亩的杨梅,金细弟家,也在这里种了25棵杨梅树。

对于村民来说,这“平岩坦头”,就是上山采摘杨梅的“拦山虎”。村文书陈日东记得,早年间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但近些年,除了杨梅种植户,就很少有人上山了,这山岩上,也就长满了青苔,踩在上面滑溜溜的。本来就陡峭的山岩,更是平添难度。

“多亏了细弟,村里人谁不说他好?”陈日东说,这么多年,也不知有多少人在这条路上摔跤,但想到凿路的,也就金细弟一人。

昨天上午,记者前往汤坎头村寻找金细弟,村子位于仙居县皤滩乡政府西南面一公里处,因村中有大大小小古井72口而闻名。

到时,金细弟正在忙活着家中的事。听说了记者的来意,他带着点回绝的意味,“凿都已经凿好了,没什么好说的吧。”

“那能带我去看看你凿的石阶吗?”“好的,去看看吧。”金细弟答应了记者的请求。

这300多级石阶,他凿了一年时间,他说:“我只是想把路修好一点,让大家好走一点。”

距离村子一里地,就到了“平岩坦头”。抬眼望去,最显眼的无疑就是“镶嵌”在陡峭山岩间的石阶,蜿蜒而上,像是一条齐整的缎带。

金细弟走在前头,他头发花白,身材高瘦,不善言辞。因为渐渐熟识,他的话才多了起来。“要知道杨梅都在梅雨季成熟,上山还好,担着杨梅下山就苦了,有时候连人带筐摔个够呛。”他指着边上的青苔,“哪怕光脚也不好走呢。”

这事,金细弟一直记在心里。前年,他动了手术,在家休养。去年7月,杨梅季一过,金细弟闲不住了,他去买来了铁锤、铁錾子,骑上三轮车就往山里去了。

虽然务农有经验,但金细弟从没凿过石头呀。“那就自己边凿边学。”金细弟一手握紧铁錾子,尖头对准地面,铁锤敲向铁錾子另一端,顿时石屑四溅。

“看来也不难。”金细弟蹲在岩背上,专注地捶打着。一不留神,锤子就锤在了手上。一天下来,手都被砸出了血。本就粗犷的双手,更是添上一道道伤痕和老茧。

对于身体欠佳的金细弟来说,每一锤下去,都挺吃力的。喝口水、坐下来歇一歇,再继续。就这样,深一锤浅一锤的,石阶渐渐成型。

这些石阶随着山岩的走势和坡度,呈现出深浅不一、有宽有窄的样子。但无一例外,每一级石阶的边缘都十分齐整。原来,在每打一级新的石阶之前,金细弟都要先用竹篾量好宽度,再用铁錾子浅浅地凿出轮廓来,然后再进一步打深。

这条路不长,走在石阶上,不过三五分钟便能到达山顶,但金细弟却一天最多也就打个两三级。这断断续续地,也凿了一年多,到前阵子才完工。

一开始,有村民看到金细弟在凿石阶,会问他,“是村里出钱让你来凿的吗?”金细弟都会摇摇头。

是什么让他一直坚持凿下去,他说,“我只是想把路修好一点,让大家好走一点。”

儿子希望他在家好好休息,“吓唬”他:“你再凿下去,乡里要你罚款了!”

“别人身体不好在家休息,细弟倒好,每天不声不响地出门,替大家做好事去了。”陈日东是金细弟同台门里的老邻居。在他眼里,金细弟年轻时就能干,现在还是闲不住,“他15岁开始挑炭,后来,几百斤的柴都担得动。”

只要不是下太大的雨,无论寒冬酷暑,金细弟一有时间就上山凿石阶。而这事,他是瞒着家里人去的。他的老伴陈梨花还是听村民说了才知道,丈夫每天早出晚归是这个原因。

知道后,全家人都急了!金细弟的小儿子金海峰说,父亲两年前才动过一次大手术,大半个胃被切除。“他早上六七点就出门,有时候回家吃午饭都到下午一两点了。这样三餐不定,饿了就吃点饼干喝点水,你说他的身体怎么受得了?”金海峰当时在广东做生意,几乎每天往家里打电话来劝说父亲。

全家劝,都劝不动。到后来没法子,金海峰甚至连“山上不能打岩的,你再凿下去,乡里要来罚款”这样的说辞都编出来了。然而,金细弟还是一声不吭,每天带上工具上山去。

所幸,体检之后,金细弟的身体各项指标都不错,家人这才松口气,不再反对,只是叮嘱他要注意身体。“他很固执,只要他认定的事,谁都别想改变。”金海峰感慨。

记者手记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当我听到金老汉的故事时,他的“爱心石阶”已经完工。听说他,不苟言笑;听说他,不善言辞;听说他,为人低调。而在这些“听说”中,也有村民对他的交口称赞,家人对他的心疼。

在交流中,我只看到一位心地善良的老人,不说话时有些严肃,听见别人夸他好,他会有些害羞。或许对于他来说,凿出这么一条通道,根本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不过一念起,做到底,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无愧于心罢了。

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