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徐健:向幽灵亮剑的网络猎人

2017-05-03 09:16:1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徐 平 陈 强

图为徐健(左)向群众了解情况。 陈 强摄

6年前走出铁道警察学院那刻,他除识别真伪火车票有一套外,并没学到多少与骗子较量的功夫,更谈不上与网络诈骗分子过招。然而,在刑警队经过几年磨练,特别是近一年半与“网络幽灵”的亮剑,这位正值而立之年的年轻人迅速成长为通讯网络诈骗领域的一大克星。

他叫徐健,是天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青年刑警。单2016年,他牵头侦破的通讯网络诈骗案件就超过200起,抓获90余名犯罪嫌疑人,止损400余万元,追回被骗资金190余万元。目前,徐健是天台公安系统打掉团伙和破案数最多的刑警,天台由此也成为台州市通讯网络诈骗案件破案率最高的县。至今,他已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受到嘉奖,荣获“2016年度台州市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称号。

善于研判,有勇有谋

2015年9月,徐健被组织安排到打击通讯网络诈骗岗位,正好遇上一起犯罪团伙冒充公检法对受害人进行通讯网络诈骗的案件,最多的一人被骗走170万元。

这对徐健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战场。由于通讯网络诈骗属于非接触性犯罪,犯罪对象不明确、犯罪地点跨区域,案件初查时几无进展。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徐健以不变应万变,紧盯案件不放。期间他还参与侦破了多起其他性质的网络诈骗案件,但一有时间,他就回过头来查找冒充公检法诈骗这一未结案的案件线索。

经过3个月的秘密侦查,他终于发现诈骗分子多达百张的银行卡中开始有少量在印尼活动。对这样一起有组织的跨国犯罪案件,单凭一个山区县的警力和技术,难度可想而知。

2016年3月,徐健追踪到诈骗分子使用的部分银行卡在江西鹰潭、抚州一带“活动”。他随即根据现有掌握的资料对诈骗分子的作案模式进行全面分析研判,发现这是一个由台湾人控制的诈骗团队,资金通过大批银行卡分三级转移,在短时间内将非法所得的赃款转得无影无踪。他按图索骥,抽丝剥茧,通过对几百份银行卡的交易流水账单进行反复排摸后,最终锁定了诈骗团伙的聚集地。

截至今年3月,该案已有44名涉案人员被天台警方抓获,并对18名在逃人员进行网上通缉,另外将有几十名案犯由外省押回重审。

“驯服”病毒,以“毒”攻毒

去年10月,该县一学生家长收到了一条署名为“校讯通”的手机短信,便随手点了网址链接,手机突然黑屏,方知中了病毒。没一会工夫,受害人账户上的5万多元存款就被第三方平台转走。

由于缺乏相应的技术力量,在该县发生的这类案件破案率几乎为零。能否有效侦破此类案件,保护群众的利益,成为公安执政为民的一大试金石。

接手案件的刹那,徐健就知道是诈骗分子惯用的木马病毒在作祟。“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病毒从哪来,就得从哪着手。为摸清这些令受害人色变的网址链接的底细,徐健直接将这些网址链接输入了自己的手机。通过多方请教,细致研究,他终于摸清了病毒的“性情”,然后以“毒”攻毒。

徐健循着病毒的路径,小心翼翼地潜入诈骗分子的网络操作后台,意外发现还有20多名受害人的信息正在被侵袭。他立即动员各种资源,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受害人止损300多万元。

“只有知道它的毒性,才能扫清迷雾,揭出深藏在网络背后的‘幽灵’。”在侦破冒充QQ好友诈骗、机票退订诈骗等各类通讯网络诈骗案件中,徐健摸清了一大批不同木马病毒的“秉性”,将作恶的病毒“改良”后为己所用,促其在办案中成为自己可供支配的工具。

自学成材,争当尖兵

徐健的手上时常拿着两款手机在“把玩”,原来这两款手机中分别应用了iphone版和android版应用软件。办案中,像这类看似与公安职能无关的应用软件,徐健却将它们“调教”成了自己的得力“助手”。

在一次远赴省外抓捕案犯的行动中,为避免涉案人员漏网,抓捕前,他通过一款常用的网络软件,最终确定屋内人员总数,指挥中心据此协调警力,成功将屋内的12名案犯一网打尽。

课本上没有这方面知识,业务培训中也没有此类教程,起先网络知识相对有限的他更是不知个中奥秘。但徐健并不气馁,他活学活用并结合“互联网+”技术,潜心钻研,融会贯通,从各种类型的诈骗案件中悟出了大道至简的真谛,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且独具特色的刑侦技战法。

前不久,贵州毕节警方在徐健的协助下成功破获一起案件,仰慕于他自创的“捉骗大法”,便派了一名刑侦中队长过来“取经”。在学成回去不久,对方就善加应用,接连破获诈骗大案。近期,徐健还多次受邀为海南、吉林等地警方传授侦查技术。

奋战在反通讯网络诈骗第一线,徐健一年中有200多天是在外地度过,他也因此有了“刑侦队里飞转的陀螺”的称号。但一有空闲,他就会在网络世界中寻找学习的乐趣,不停为自己充电。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