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朱美丽的美丽心灵

2017-07-24 09:59:1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鞠贵芹 柳祥宝

图为朱美丽。

小伙子躺在地上,身上沾满土,伤口流着血。路面上,双向车辆堵成长龙。

7月12日6时,临海市沿江镇红光村桥头,一辆渣土重载车,把一位20来岁的小伙霎时推向危险境地。

求救,求救。就在周边村民焦急等待时,一辆黑色私家车停下,女车主走下来。

“打过110了吗?”

“打过120了吗?”

她得到的是肯定的回答。但临海到红光,救护车要开40分钟。女车主来不及犹豫:“放我车上,我送他去临海。”把伤者送到医院后,她悄悄离开了。

7月14日,临海交警找到她,为她消除了救人过程中三条交通违法记录。这时,她的名字才广为人知——朱美丽。

48岁的朱美丽,是成功的企业家,认识她的人喜欢叫她“美丽姐姐”,因为她的热心肠。她多次救人于危难之中,除资助之外,救过的人有20多个。

朱美丽,美在心灵。身为台州市盛德盆景观光艺术园总经理的她,身上有人性之美的三种光彩。

美在热心

7月14日,临海交警找到朱美丽,主动为她消除救人过程中的三条交通违法记录。同时,她12日救人的细节,才为外界知晓。

近期,朱美丽身体不太好。7月12日,5时30分,她在朋友雅雅陪伴下,来到市中心医院抽血做检查。由于手头有个重要工程,她约了客户7时见面。

从医院出来,朱美丽和雅雅立即赶往临海。车子开到红光村,走不动了。朱美丽停好车跑上前一看,有伤者在流血,就询问情况。

考虑到临海120到现场需要40来分钟,朱美丽急了。她对周围村民说:“你们帮忙,把他放我车上。我去开车,你们帮我开通快速通道。”

朱美丽拉着伤者,从沿江上了高速,车子时速达140码。110电话打来了,120电话也打来了,朱美丽说会在临海南下高速,救护车说就在那等她。

朱美丽说的“临海南”,其实是临海城区出口。由于信息的错乱,当她下高速时,并没看到120救护车。因为急着救人,她开车就往临海城区赶。

到了医院,和保安一起把伤者送到急诊中心。考虑到还要见客户,朱美丽就开车去了洗车场,打车去见了客户。

对朱美丽来说,类似的救人经历不止一次。她老家在临海白水洋,小时候就住在省道线附近,常见事故中流血的伤者,每次都上前救助。

朱美丽说:“看到了就要救。如果假装没事一样走了,我心里会不安。”

美在善良

多年来,朱美丽救的人,她记得的有20多人。

1996年前后,朱美丽开车从黄岩回临海,途经马头山时,她看到事故中一个伤者血淋淋地躺在地上。那时,恰巧有一辆执行任务的军车路过,车上载满军人,他们在商量如何把伤员送去医院。

朱美丽一看,军车已经满员,当即表示伤员由她来送。官兵把伤者抬到朱美丽车后座上,朱美丽打算离开。一位军官叫住了她:“姑娘,等一下。”话音刚落,他向朱美丽敬了个军礼。其他官兵一看,齐刷刷向朱美丽敬礼。

那一刻,朱美丽觉得,心中是满满的自豪感。

1997年秋天,朱美丽刚怀孕两三个月,那时她还是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驾驶员,专门押送犯人。

一天,朱美丽开车从临海城区老鹰转盘往南走,眼看就要到家了。突然,她听到前面嘭的一声巨响,一个摩托车头盔在马路上打滚。

正当她想看看怎么回事时,只见前面的大货车往右绕了一下,迅速开走了。这时朱美丽看清了,地上一个人正在流血,旁边是倒了的摩托车。想到大货车司机行为怪异,她意识到,很可能是肇事司机逃逸。她调转车头,马上就去追。

追到灵江二桥,朱美丽追上了大货车,把它逼停在桥边上。细看大货车,是外地牌照,她不敢下车了,就放开嗓子喊:“快来人啊,这个人撞了人想逃跑。”周围的人围拢过来,揪出了肇事司机。

交警要处理事故,朱美丽主动说,我来送伤者去医院吧。送医后朱美丽忙着帮伤者挂号拍片做CT,伤者平安脱险。

回到家,朱美丽对丈夫说:“我抓了个人,还把受伤的人送医院了。”丈夫惊讶地说:“这个时候你还干这种事?”朱美丽笑了:“我已经干了呀!”

2007年,朱美丽在椒江名都锦绣小区居住时,还和儿子一起,救了个昏迷的阿婆。送到医院后,医生说,老人心脏支架有一根断裂,“幸亏送得及时,再晚几分钟就不行了。”

救助昏倒老人的事,要不是儿子提醒,朱美丽还记不起来。

美在大气

1999年,朱美丽辞去单位工作,下海经商。那时,她不光有自己的家庭,还要负担母亲、两个太婆,以及一个孤寡老人的生活费。每月200多元的工资,真的不够用。

朱美丽接济的孤寡老人,叫赵子荣,是位老兵,沿江镇长甸村人,曾经跟朱美丽的母亲住过同一个病房。朱美丽就不时接济老人,还为他申请政府救助金。

后来,赵子荣得到政府救助,生活不成问题了。老人去世前,把平生积蓄都交给朱美丽。朱美丽当着乡亲的面,清点了老人留下的1.3万元现金、一个存折、4个银元。

办完赵子荣的身后事,朱美丽把剩下的钱物全部转交——给老人生前住过的养老院3000元,存折和 4000元现金给了曾照顾老人的村里,银元交给老人生前好友。

说起自己的性格,朱美丽开玩笑地说:“很多人叫我女汉子。” 朱美丽大气,大气得像男人。她的心胸,美丽、广阔。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