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马亦东:“刺篷”挡路敢出马

2017-09-04 09:19:3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徐平 郑晓刚

图为马亦东(右)正在调解。(资料图片)

【人物名片】马亦东,中共党员,现任天台县人民调解协会副会长、白鹤镇人民调解分会会长、白鹤镇“和合”调解工作室专职调解员,是天台县第一批金牌调解员,近日获评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荣誉称号。

“有纠纷找老马!”在天台县白鹤镇,能叫出老马名字的不多,但“老马”两个字却响亮得很。做了一辈子的矛盾纠纷化解工作,老马的名字已与调解融到了一块。难怪分管政法的镇党委副书记姜健伟说:“镇里每一起矛盾纠纷案件的化解,都有老马的身影。”

老马今年66岁,个子不高,骑着一辆和他体形不怎么相称的二轮摩托车。白鹤镇面积140多平方公里,因为要经常进村入户,他需要这样一辆能与高强度工作匹配的“坐骑”,方能助他第一时间出现在矛盾纠纷现场。老马家到调解工作室也就不到两公里的路,但这辆跟随了他5年多的摩托车,到8月13日,里程已达53625公里。

屈指一算,老马参与调解工作已有43年,先后化解矛盾纠纷近2000起。许多貌似已成“死结”的纠纷,他却魔术般地走进了当事双方的心中,最终顺利解开结扣。这么多年来,经他调解的案件,还没有一个当事人反悔。

有一种调解叫钱财可以散、人性不能丢

老马出身贫苦,5岁时就失去了父亲。小时候家里与人闹过纠纷,但因调解的人偏袒对方而吃亏。从那时起,他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做一个处事公正的人。

1969年,年轻的老马担任了干部,当年就参与调解两个案子。调解结束后,双方都能接受,老马自己也很满意。从那时起,他痴迷上了调解工作。

矛盾纠纷被当地人视作“刺篷”,一般人都会尽量避免去碰,但老马从不回避,就算被“刺”扎伤也在所不顾。在调解当中,他始终把人性放在第一位。在他看来,如果离开了人性,调解就不算成功。

去年5月,该镇一个养殖户猝死。债主纷纷找上门来,其中最大的一笔欠款是从饲料店赊欠的价值26万元的饲料。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养殖户的妻子早一年去世,家里只有一个未成年的儿子,留下的财产仅一批价值10来万元的猪。

资不抵债的现实无情地摆在前面,当时甚至有债主恼怒地提出要“父债子偿”,如何平息债主群体的情绪成为维护稳定的关键。当各方束手无策之际,镇领导把这个几无“解药”的案件交给老马:“老马,这件事只有你出马了!”

其实,就在此前,老马已通过各个途径介入了情况摸排。他说:“虽然调解了上千个案子,但说实在的,我也没有什么飞天本领,碰到这个案时,我的头都大了。”明知是“刺篷”,但老马义无反顾。

案子拿在手中,老马的眼前浮现出了自己幼时的遭遇。他觉得自己必须为那孤儿撑起一片天,不让他留下成长的阴影。他逐个找债主调解,说尽好话,人性的怜悯之心终于打动了所有债主。最大的债主茅某当场表示,不再追究那笔债务。

坏事变好事,剧情迅速逆转。原本一场群体性纠纷至此可以划上圆满句号,但细心的老马没有就此打住,他觉察到本性善良的茅某对孤儿小陈特别挂念,便继续做工作。宅心仁厚的茅某再次被打动,他提出愿与小陈结对,并承担小陈现在至读大学的费用。

如今,“老马调解救孤儿”,被当地群众当成了佳话流传。

有一种调解叫矛盾必须解、情义不能丢

“你动手打弟弟,有理也变无理,自己亲兄弟为什么就不能有话好好讲?”调解室内,老马正在狠批哥哥。

那哥哥因纠纷,打了几下弟弟,双方互不相让,矛盾瞬间被引爆。

劝走了哥哥,过不一会儿,弟弟面带怒色赶来了,向老马诉苦。老马说:“小时候淘气,哥哥也打过你吧?哥哥又不是外人,打你几下,有什么好计较呢?”弟弟想想也是,火气慢慢降了下去。

送走弟弟后,老马才转身进屋,哥哥不知从哪里闪了进来。他红着脸说:“刚刚我站在外面偷听,你那么劝我们兄弟,是真心实意替我们着想,我这就回去跟弟弟道个歉。”

有人说,调解就是耍嘴皮子的功夫,老马不否认。但他说:“只会说讨巧的话那肯定不行,说的每一句话都要拿捏好尺度,对于兄弟间、邻里间的矛盾,调解过后,必须把情义重新修补回去。”正因为注重这一点,老马参与的调解,基本上是案结事了,再无反复。

2015年,俞某和王某因道路纠纷,闹到了上法院“告状”的地步,双方偏又都不服判决,时不时大闹一场,成为镇、村头痛的一件事。

又得老马出马了。不过,双方非但不卖他的面子,还嫌他这个外人多管闲事。老马碰了一鼻子灰,但还是一次次地找上门来。他知道,同村不同姓的村民闹矛盾,闹大了,容易挑起族群矛盾。

“虽然我跟你们不同村,但事情还是要解决,法院判了你们不执行,你们总不想让事情就那么烂下去吧?”直到跑了半个月,双方态度才开始有所缓和。老马趁热打铁,每天至少两趟,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大堆闲话撑大了肚皮,来来回回磨厚了脚皮。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到了第32天,双方的双手终于握到了一起。

在上联新村,有一对矛盾闹了十几年的同姓邻居,也在老马的牵线下弥合了感情的鸿沟。因前面的挡了后面的路,后面的一怒之下,特地在前面的房前买了一块地,“你不让我好过,我也让你难受”,双方冤气越结越深。老马出面替他们重新划了界线,调换了土地。现在前面的可以继续造房子了,后面的出路也打通了。

有一种调解叫事业不能阻、道义不能丢

当前,白鹤镇和各地一样,掀起了大抓项目的热潮。建设项目一多,衍生的矛盾纠纷也多。为重点项目保驾护航,被老马当成了义不容辞的责任。

位于白鹤镇山前村的浙江佛学院天台宗佛学院是一个重点项目,涉及的其中一处坟墓迁移迟迟无法达成协议。墓主褚某平时住在宁波,他根据祖坟的规模,提出迁往宁波需补偿他一笔高额的费用。这显然不合政策要求,因此项目建设指挥部与褚某形成了僵局。而随着褚某由宁波往返天台的次数一多,他提出的费用也在不断增加。

往返不便,褚某厌烦;而僵局不破,项目进展受阻,指挥部同志同样烦恼。老马反复与褚某沟通,终于摸清了其真实的想法。他提议将祖坟迁入县内目前环境最好的公墓,以拉近双方的分歧。方案一抛出,褚某的面子过得去,指挥部也可以操作,迁移协议很快就签订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搞的项目建设有利社会,是绝对不能耽误的,但群众合理的诉求,我们也要尽可能帮助解决,努力实现双赢。”老马调解,他总是兼顾各个层面的利益、诉求平衡,以实现各方满意的最大公约数。

小岙村因造路,需要用到曹某家宅基地,镇、村按宅基地属集体所有的规定,裁定该宅基地须无条件服从道路建设。曹某不服,施工受阻。老马骑着摩托车来到村里,他仔细一调查,却发现该村宅基地历来都由村民自行管理使用,并没有无条件收归集体的先例。

考虑到村里造路缺少资金,老马从情理上动员曹某:“你子女都是老板,修桥铺路是积德行善。如果你能把闲置的宅基地捐献出来做路,大家以后都会记住你的好。”经多方说服,曹某松口了:“我并不是不支持做路,只是村里的规定让我不服气。”随后村里拿出2000元补偿给曹某,曹某很开心地将这笔钱捐回给村集体做路。只一个方式的转换,冰山就为之消融。

每当调解成功,老马的心情就特别好。采访老马的半天里,时时会被上门的当事人及电话所打断。记者留意老马半天,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特异功能,他只是凭着对调解这份职业的忠诚,真正走进了矛盾纠纷双方的内心深处。

难得有个空档,老马还会哼上几句越剧:“若说今生没奇缘,为什么,合一个心肝合一副肠……”“与群众合个心肝合副肠”,或许,这就是老马的心声吧!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