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彭连生:游走乡野的文物守护者

2018-03-24 10:50:4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单露娟

发现民国墓碑

踏入文保领域

彭连生跟文物结缘是在1990年,当时,他19岁。

那一年清明节,他跟着亲戚上山扫墓。路上,一座民国22年(1933)修建的旧墓吸引了他的目光。“当时,我就移不开眼睛,墓上刻有精致的图案和碑文。”时至今日,谈起当年的发现,彭连生眼睛里还是闪烁着惊艳的光。

那天回家后,墓碑上的内容就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这个文化程度不高的年轻人敏锐地察觉到这种留有历史印记的东西是有价值的,它需要被保护起来。可是要怎么办呢?

他想了想,最后自己花钱请来摄影师照了相,然后把照片寄到临海市博物馆。

隔了几天,临海市博物馆居然给他回信了。“他们首先肯定了这个墓碑的价值,然后表扬了我的行为,让我再接再厉。”

得到鼓励后,彭连生对文物开始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那时候,我在工厂上班。一有空闲,我就走街串巷去找那些被人们忽视了的文物。”

白天,彭连生游走在乡村的角角落落,晚上回家,就拿纸笔将当天的发现记录下来。走得多了,村里人都认识了这个年轻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文物被发现,彭连生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这些“好东西”真是太可惜了,他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我想到了给媒体投稿。”

抱着忐忑和期待的心情,他第一次给报社寄去了自己的文章。文章不长,简单记录了他发现清代道光年间一个书院的过程。

后来,彭连生的一个朋友在报纸上看到了他的文章,跑来告诉他。这又是一次极大的鼓舞。

此后,彭连生更加热情地去各地寻找文物。先是自己的家乡,然后再发散到周边的乡镇村落。有了发现,就写文章给媒体。

编写地方史志

延续地方文脉

随着不断在报纸上发表文字,彭连生慢慢地有了知名度,并引起了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一些老先生的关注。

2003年,杜桥镇要编写《杜桥志》,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的老先生们向杜桥镇政府推荐了彭连生。彭连生笑着说,很多人都是从报纸上认识他的,“他们都以为我是老头子,没想到我还是一个年轻人”。

地方志涉及了人文历史许多门类的内容。他此前十几年的研究开始派上用场,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为了呈现出最好的一面,在修志的6年期间,彭连生对杜桥的123个行政村、650个自然村进行了全方位调查,有的村庄,他甚至跑了20多次。“历史的东西,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他说。

杜桥曾经有一座抗战阵亡将士纪念塔,建于1941年,但是在1960年被拆除。2003年开始,彭连生就在找这座塔的老照片。

没想到,这一找,就是3年。

中间,他经历了无数次的希望和失望,最终,在邵家渡走访一位曾在杜桥任职的老干部时,彭连生终于见到了这座塔。“一群农民在插秧,那座塔就在他们背后。”他开心地描述照片上的内容。这张珍贵的照片最后被他放进了《杜桥志》中。

经过6年的努力,最终,一本长达112万字的《杜桥志》终于面世。这本志书中详细展示了杜桥从古至今数千年的文史资料,还有186张珍贵的跨度近百年的老照片。

积极抢修文物

留住历史记忆

2012年,临海文保所成立。

2013年,彭连生来到了文保所。

做了20年专业的“业余文保员”,这一次,他终于真正跨入到文物保护工作中来。

身份转变,彭连生深感肩上的责任更加重大。

有着千年历史的临海古城,文物众多,文物总量在台州内占据首位。

“临海市各级文保单位有130多处,古建筑类有70多处,量大面广,而且很多文物都年久失修,急需抢救。”接手工作后,彭连生马上全身心地投入到文物的抢救工作中来。

处于历史街区的西门街鼓楼是临海古城的地标建筑,重修于民国4年(1915)。历经百年,西门街鼓楼岌岌可危。为了更好地修复鼓楼,彭连生多次赴工地与维修工匠面对面交流,解决维修中碰到的难题。

民国时期临海县县长庄强华曾在鼓楼上题写“古寿台楼”四个字。文革时,四字被人用蛎灰粉抹掉了。担心工人做不好,彭连生不顾自身危险,爬上15米高空亲自处理被涂抹掉的题额,清除上面的蛎灰。铲除薄灰后,东面的线刻题字已经字迹模糊,担心工人重描描不好,他又自己蘸墨在高空填字。为了不耽误上班的时间,他甚至连午饭都不吃就过来赶工。

经过彭连生的指导修缮,这座百年鼓楼重新焕发出历史的光彩,延续了历史生命。

2015年,临海千佛塔编制保护规划时,临海文保所要对该塔重新测绘。彭连生全程参与,并克服恐惧爬上30米高塔,与千佛塔亲密接触。因为始终在一线参与测绘,许多信息第一手掌握,他对千佛塔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比如,他根据千佛塔塔身上各层铭文砖的文字记录,解决了一直以来存在争议的千佛塔始建时间问题。

自2013年到文保所工作,彭连生一直争分夺秒地奔赴在抢救文物一线。临海的大街小巷,角角落落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和足迹。至今,他一共参与抢修了市级大大小小文保单位50余处,发现了临海最早的北宋政和五年的留界题记摩崖、南宋绍兴五年的佛号摩崖、明代名臣蔡潮墓志,民国两湖会馆碑记等等。他还收集拓印,尽量把这些散落在荒野乡村的遗迹遗物记录下来,保存下来,留住历史的记忆。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