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龚桂方的两个小本本

2018-07-20 09:20:4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鞠贵芹

图为转回家之后的龚桂方。 记者 张峻铭 摄

龚桂方记录受助者电话的笔记本。 记者 鞠贵芹 摄

龚桂方记录收到爱心款的笔记本。

龚桂方家里,珍藏着两个笔记本。一本记着他捐资助学的对象,一本记着他收到且用于助学的爱心款。前者,见证了爱心流出。后者,见证了爱心流进又流出。

癌症后期,生命弥留之际,龚桂方常抱着笔记本。他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想打电话又不忍打扰。那些大学生,他们都工作了吧?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他们还好吗?

龚桂方,温岭市松门镇南塘一村村民,患癌5年,助学6年,资助8名大学生。57岁的他,无意中在两本笔记里,写下了人间大爱。

一个小本本连着愧疚

“对不起,我没兑现承诺,没帮你到毕业。”7月14日中午,病床上的龚桂方,紧紧握住王栋的手,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王栋是宁波人,家境不宽裕,考上浙大后申请了助学金,成为龚桂方的资助对象。平时他们通过电话,这次一见面,龚桂方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龚桂方手脚细瘦,脸色蜡黄,声音微弱。原来,一直默默助学的,是这样一位身患癌症的汉子。“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王栋别过脸,眼里闪着泪花。

同来的浙大老师,看到病床上的龚桂方,无不感到震撼。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副秘书长党颖说:“龚先生真是让我们感动!要不是这次来温岭,知道他自己生病还助学,知道他曾拣废品卖钱助学,我们也不知道他这么了不起。”

7月13日,党颖听同事说,龚桂方的儿子龚继伟曾打电话来,说在父亲的笔记本里找到电话号码,不知是什么单位什么人,就打来告知,父亲已是癌症晚期,希望亲戚朋友能来见最后一面。一个人弥留之际的心愿,怎能推辞?

第二天,党颖带队,驱车5小时赶到温岭。龚桂方那句“对不起”,让党颖心酸。回程路上,她通过微信对记者说:“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7月17日,病情不见转机的龚桂方,从医院转回家。18日晚上8点多,他靠在床头,半迷糊半清醒地说:“我对不起他们,我没兑现自己的诺言……”病床周围的亲友,都没讲话,大家知道,那是他一块心病。

2012年9月,龚桂方还是一名水手。一天,他在秦皇岛上岸时,从报纸上读到《女儿啊,不知道能不能送你去读书》的报道,“考上大学读不起,多可惜啊。”从那之后,他每次500元、800元地捐助,有的钱是在船上拣矿泉水瓶、易拉罐等废品卖来的。

2013年,查出癌症之后,龚桂方不但没放弃助学,资助的力度更大了。除秦皇岛姑娘郭学敏,2014年起,他又资助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学生,还有另两名秦皇岛学生。

龚桂方在笔记本里,记下被资助者的电话,日常打打电话,聊聊天。他把这些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知道他们学业进步了,就觉得欣慰和满足。

2017年下半年,龚桂方病情恶化,家庭收入断绝,他再也没钱资助学生了。那时,学医的小郭已毕业,但大部分受助学生才读完大三。遗憾,从那时开始。

龚桂方的第一本笔记本,写满了爱。可在他本人看来,满是愧疚。

一个小本本记着感恩

龚桂方的另一本笔记里,开头两页记着另“一笔账”。第一面第一行写着“捐款记录如下”。

秦皇岛文明办,2万元;秦皇岛晚报,1万元;爱心市民,2600元……

台州市慈善总会、温岭市慈善总会、温岭市第四人民医院党员、台州市港航管理局、勤丰海运公司…… 

这份记录中的慰问金和爱心捐款,是2013年的。当年底,他的助学事迹感动了秦皇岛和台州两座城市。当时,面对专程赶来的秦皇岛慰问采访团,龚桂方一脸不高兴:“事情搞这么大干嘛?”

“爱心水手”事迹经各级媒体报道后,社会各界纷纷送上关爱。每一笔钱,龚桂方都记着。有人劝他改善一下生活,他却打定主意把这些钱拿来资助更多大学生。他说:“如果我要了这些钱,就失去捐助的意义了。”

2014年,浙江大学设立“龚桂方助学金”。每年,他资助两名大学生,总额度为1万元,直到他们毕业。第二年,他觉得经济条件稍好,就增加了一个助学名额,当年资助总额达1.5万元。到2017年,龚桂方共资助3名浙大学生,总计4万元。

龚桂方患病期间,也没停止过资助。去年身体状况恶化时,他拖着不去上海治疗。有一次,他发烧厉害,就在诊所打针,连续几天不见好。龚继伟气得发火:“你不去大医院看怎么行?爸,你去上海看看吧!”龚桂方这才去了上海。

在上海做介入治疗时,要从大腿内侧打入钢管,再把麻药和其他药物顺着管子推进去。一开始麻药不起作用,管子打进去特别疼,龚桂方痛得浑身冒汗,也都咬牙忍着。

龚桂方一人去上海,妻子潘云芽不放心,他安慰说:“我自己可以的,需要时我就叫个护工。”潘云芽知道,丈夫根本舍不得请护工。更让潘云芽心疼的,是龚桂方经过多次介入手术,瘦得厉害,等最后一次手术回来时,人瘦得不像样了。

介入手术不成功,病情持续恶化,龚桂方常摸着肚子对潘云芽说:“我这个病啊,总觉得里面在动。”潘云芽听了,偷偷哭了一次又一次。

今年,龚桂方肝脏上的肿瘤,慢慢长到16.8厘米,还扩散到心肺和血液里。最近几天,转回家中的龚桂方,不管吃不吃东西,肚子总会痛。痛得厉害了,就注射一支吗啡。

龚继伟每天去医院取药,医院准备好的吗啡,就在其中。吗啡注射多了不好,家里人都明白。从医院回家时,医生嘱咐过:“这时候了,他怎么舒服就怎么办吧。”

最近,不少好心人专程赶来探望龚桂方,不少人送上爱心款。潘云芽在本子里,一笔笔记好。她说:“每一个好心人,我们都记着。”龚桂方的笔记本里,记录的何尝不是这样的感恩呢?

把龚桂方精神传下去

“他真的可惜啊!也就57岁,就要走了。”7月18日晚,潘云芽站在自家院外,看着龚桂方曾经住过的矮小平房,流下了眼泪。

那三间平房,在龚桂方开始助学时,在龚桂方全力助学的这几年,都曾是他的安身之所。在那座30平方米的房子里,龚桂方和潘云芽一起吃快餐、喝红薯稀饭,一起看每一张助学汇款存根,一起给郭学敏打过电话。可如今,龚桂方生命垂危。

“龚叔叔这个人很好,真的很有爱心,人也很乐观。”去年毕业的郭学敏,现在已经工作了。她很想来台州见龚桂方最后一面,但由于刚到新单位不久,加上工作很忙,她一下子走不开。17日晚,打电话时,小郭听到龚桂方有气无力的声音,鼻子一酸,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近段时间,龚桂方病重,亲戚朋友来了,爱心人士来了,战友们来了……大家都想再看他一眼,见他最后一面。

陈方福是龚桂方的战友。最近两天,他忙着打理龚桂方没处理完的事。他有些“牢骚”地说:“他这个人呀,太好了,也太傻了!他老想着帮人家。”

陈祥庆也是龚桂方的战友,一起经历过生死,知道他吃过不少亏,也了解龚桂方的为人。他说:“从老山前线活着回来,他死神都不惧怕了,帮助别人再正常不过了。”

龚桂方的爱心助学行动,感动着台州这座文明之城。政府部门,企业家,公益机构,以及普通市民,都表示愿意为浙大“龚桂方助学基金”出一份力,好让这个项目继续下去,让龚桂方精神传承下去。

黄岩区环保志愿者协会秘书长赵舜友,以普通市民之力,从2003年开始助学,至今从未间断。他说,龚桂方是自己的精神知音,“不管能力大小,我希望大家都参与进来,让‘龚桂方助学基金’持续下去,不要让龚桂方点燃的助学火炬灭掉。”

龚桂方喜欢写诗。他在一首名为《假如》的诗里写道:

假如把祖国比作高山/那么,我就是山坡上的一棵小草/虽然有我无我一样碧绿/我却把自己投入到草丛/吐出了一点点微薄的氧气。

假如把祖国比作沙漠/那么,我就是沙漠里一粒微小的沙子/虽然有我无我一样浩瀚/我却把自己投入到沙海/也有了一件黄色的外衣。

龚桂方,就是小草,就是沙子。即便生命结束,他留下的,也是小草的坚强、沙漠的宽广。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