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张寿春:爱在大陈岛

2019-03-01 10:47:1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编者的话

63年前的今天,207名来自温州的垦荒队员与椒江垦荒队会合。

他们是响应“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号召的志愿者。两天后,他们从椒江码头出发,踏上大陈岛,成为首批垦荒者。

次年的2月、5月和1960年的4月,相继又有240名青年垦荒队员来到大陈岛。

这些青年用热血和青春,铸就了“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大陈岛垦荒精神。

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大陈岛垦荒精神也一直在台州的热土上生根、发芽、成长。今年的市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提出,要进一步传承和弘扬大陈岛垦荒精神,传承老一辈创业者身上的“那一股气”和“那一股劲”,把建设现代化湾区化为新时代的垦荒,以强烈的担当意识和奋斗精神,翻篇归零再出发,再当时代弄潮儿。

今起,本报推出《垦荒精神在传承》报道,记者分头采访了三位老垦荒队员以及他们的家人,再叙新老两代人以“拓荒”精神迈开的新步伐。

张寿春与子女合影(后排左一为张海胜,中为张海燕,右为张海鸥)。

张寿春、张莲女与外孙陈哲锋合影。(采访对象提供)

每一位当年参与“大陈岛垦荒”的青年,都能清晰地提炼出“苦的记忆”。

让人动容的是,张寿春在讲述这些往事时,总是在笑。那是一种“真是难忘”的微笑,这位带着浓重温州口音的小个子老者,笑起来甚至让人联想到顽童。

一旁的女儿张海燕每当看到父亲语速飞快、一脸笑意地讲述,就无奈地摇摇头说:“我爸爸,真是没享过福。”

在决定自己的人生之路时,张寿春真是一个一意孤行的顽童。

没有困难

1957年,温州青年垦荒队第二批成员出发,前往大陈岛,张寿春是其中之一。

“我说自己要去支援大陈岛垦荒,我温州永嘉的家人还有朋友都强烈反对。我1948年就入党了,在解放战争时期为敌后党组织做过交通员。别人说,张寿春,你大哥在战争中已经牺牲了,你也为解放战争出过力了,别冒险。大陈岛是个海岛,很危险,你考虑清楚没?我说,冒着生命危险给党组织当交通员都不怕,现在都解放了,怕什么。”

女儿张海燕补充道:“我们家是大家族,我爷爷是医生,本来我爸不走,也是可以学医的。我几个姑姑拖着他,哭啊,不让他走。”

但有志青年张寿春还是上了大陈岛,服从分配,在农业队种菜。一段时间后,大队分配他和另两位队员到竹屿岛放羊,张寿春二话没说就去了。

竹屿岛是下大陈西南面的荒岛,坐小船要2个多小时,岛上只有一间10多平方米的破房子。吃、喝、生活所需,都要下大陈运送过去。枯燥、艰苦,无法想象。20多天后,两个新队员苦不下去,借故离开。张寿春选择留下。

领导们都替这个小伙子担心,问他需要什么。

“我说,共产党员没有困难,一个人就行了。我们队长王宗楣说,你一个人在岛上连个说话人都没有,总得有人作伴吧?我说,养羊一个人就够了,再叫别人来是浪费劳动力。”

临走时,王宗楣不放心,与张约定,紧急情况燃火报警。没有米了烧一堆火,生病了烧两堆火,遇到坏人等其他紧急事件烧三堆火。

此后多年,张寿春只烧过“一堆火”,从来不发其他两种信号。

为了更好地照顾羊群,他想着法子减少离开竹屿岛的机会。原本几个月离岛一次,为了去理发,后来他觉得浪费时间,干脆向大陈的同志要了一把剪刀、一面镜子,自己剪。

镜子照得到的地方剪得还行,后脑头发就像老鼠啃过一样。“别人劝我还是去大陈本岛上剪。我说,岛上除了羊没人了,羊又不会笑话我。”

他没想到,后来会有人来岛上陪他,而且一陪就是一辈子。

孤岛成家

羊越养越多,张寿春年龄也大了,有人问他“想不想讨老婆”。他嘴上说养羊最重要,心里也还是想。但他知道孤岛是什么环境,不敢多想。

然而,缘分要来,千山万水也挡不住。一位种海带的许姓渔民,因为作业知道了独守孤岛的张寿春。他见张老实又勤恳,打算介绍自己的姨妹给张寿春。

女儿张海燕说起这段往事,哈哈大笑。“我听姨夫说,他问我爸,你还没讨老婆吧?我爸回答,哎呦,爸,你是怎么回答的?”

张寿春接话道:“我是个‘傻子’,不讨老婆。”

许姓渔民告之,自己的姨妹17岁,这让时年将要30岁的张寿春更加慌张,他觉得配不上这么年轻的女孩。

渔民认定张老实,又敬重垦荒队员的人品,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宗楣。王队长听了,比张寿春还开心。

张寿春当时的财产只有2元钱、20斤粮票,王队长再给了他12元钱和20斤粮票。带着这些,张寿春在海门见了未婚妻一家。

“我不会说话,就对丈母娘老丈人说,我是苦出身,现在更艰苦,如果讨了你闺女当老婆,她要跟着我养羊,也是很苦。他们说没事,我很惊讶。他们说了,敬重我是垦荒队员,信得过。”

那位叫张莲女的女孩,则用一句“养羊就养羊”,选择了自己的后半生。

女儿张海燕说,母亲当初刚见父亲,是不想在一起的。“我爸爸人又矮,看起来又不聪明。我妈想到跟他一起在孤岛,心里很慌。但是和他聊过之后,感受到了他的真诚、单纯和忠实,改变了态度。”

张莲女和张寿春在竹屿岛上办了极简的婚礼,几杯白开水和一包糖,用来招待前来祝贺的人。新床是四张长板凳、一块门板做的。

张莲女结婚后,就跟着张寿春在竹屿岛养羊。那时,羊已有400多只。

之后不久,张莲女需要回娘家十几天。垦荒队委派了新任务,队里询问张寿春是否能去另一个荒岛——洋岐岛去养猪。张寿春二话没说又答应了。队里担心不在场的张莲女会不同意,张寿春答复“我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十几天后,张莲女回来,听说老公去了洋岐岛,于是也上了岛。岛上一间10多平方米的破庙,成了他们的结婚新居。

自给自足

岛上风大,喝水要从岩洞里一滴一滴接。上半年水多,下半年水少,人喝水懂节约,猪不懂。张寿春夫妇为了保证猪的水源,用海水煮饭,煮的都是咸饭,洗脸就用淘米的水将就一下。

原本应该被张寿春当妹妹一样爱护的张莲女,跟着他每日吃苦。婚后五年里,他们接连生了两女两男四个孩子。

当天在张寿春家,记者见到了张寿春的三个子女,大女儿张海鸥、二女儿张海燕,还有老三张海胜,四弟张海波当天在外工作未能到场。

“第一胎生大女儿的时候,我就想着自己给老婆接生。我爸爸是乡村医生,我也学了一些医学知识。但是王队长知道后,强烈反对,所以大女儿去了本岛生。但是后来三个孩子,我都不告诉队里,就自己接生了。”

老张的目的,仍然是不想浪费交通时间,避免猪群无人照看。

二女儿张海燕讲到童年,依稀记得一幕。有一次超大台风,猪受惊飞奔,米坛子不见了,什么应用之物都被刮飞了。“父母又要顾自己,又要照顾猪群,根本没法照看我们。只能把我和姐姐放到海带桶里,桶子倒扣着,堆到角落里。”

夫妇俩抓着茅草,靠在山坡上,顶着台风的抽打。台风稍弱之后,张莲女建议点火向岛上求救。张寿春反对,他怕大家看到火来营救,在台风天会有危险。

台风过后,驻岛部队将大衣、绒布裤、粮食运来,队长王宗楣一个劲地对张寿春说:“对不起,台风天对你们关心不够。”

张寿春笑着回答,这是老天发脾气,谁都没办法。王宗楣听了,当场落泪。

张氏夫妇在洋岐岛养猪三年,从20头猪,到有了20多头母猪,又有了一批又一批仔猪,最多一次卖了68头肉猪给食品公司。张莲女有时候受不了猪发脾气,动手打猪,张寿春说猪不懂事,你要打就打我。

这样的苦日子一直过到1963年,张寿春一家才离开孤岛,回了大陈本岛。

精神传承

吃了一辈子苦的张莲女,于2017年12月22日去世。

张海燕红着眼眶回忆,那一天正好是农历十一月初五,冬至,全家人还坐在一起吃了冬至团圆饭,母亲完全没有身体不适的迹象。因为有“三高”,她一直坚持吃药。“第二天我爸告诉我们,我们都回家后,母亲突然说‘老头子,我觉得不对’。然后她执意要洗澡,冬天那么冷,我爸让她别洗,她就一定要洗。洗完后,躺在床上,过一会儿人就没了。我觉得她是有预感,走的时候把自己清洗干净。”

张家子女现在三位在椒江城区,唯有老三张海胜还在大陈自来水公司上班。张海胜的工作,是因为父亲张寿春一次因公受伤。

1963年垦荒任务完成后,张寿春被分配到大陈岛码头供水站,做放水任务,为渔船提供淡水。为了让渔船及时得到供水,不浪费国家资源,张寿春打破八小时工作制,渔船什么时候要水,他就什么时候提供水。春夏秋冬,白天黑夜,随叫随到,及时供水。来自江苏以及上海郊县的渔民告诉张寿春,他们在洞头、象山、沈家门等码头经常停驻,工作态度这么好的放水员,从来没见过。

有一次,为了不让开来的船撞到放水管子,张寿春猛地去拉皮管,右手除大拇指外的四指当场断裂,终身残疾。张海胜顶替父亲,进入自来水公司工作。

1991年,退居二线的张寿春和妻子离开了大陈岛,住到了椒江滨江小区。

张寿春对子女最大的影响,就是他的坚韧和节约观念。子女们在工作上很能吃苦,因为和大陈岛当年的苦比起来,工作后的辛苦实在不值一提。

这种吃苦精神,也传承给了张家第三代人。

张海燕的儿子陈哲锋出生于1986年,20岁时高考落榜,张寿春建议他去当兵。张海燕也支持。“我们在大陈岛时就和部队一起生活,我觉得当兵是很好的锻炼。”

陈哲锋在深圳当了两年兵,回椒江后在葭沚派出所找了份工作,因不满自己的学历,凭着一股韧劲,先后自学考取专科和本科学历,最终考上了公务员。

如今,张海胜每月有十天假期,每逢假日,他都会回椒江城区照看父亲。其余时间则由张海鸥、张海燕和张海波轮流照顾张寿春。

这位被海风吹得脸色黑红的汉子,眉目间和父亲极为相似,憨厚的笑容也别无二致。

说到父亲对自己的影响,不善言辞的他红着脸思索半天,说道:“最大的影响是,我还是很爱大陈岛,现在还是很愿意住在岛上。”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