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陈福宝:用自己的“固执”感染更多人

2019-08-09 09:30:4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彭 洁

陈福宝希望能感染更多人加入器官捐献志愿行列。

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活动。

路桥区蓬街镇水缺头村村民陈福宝,在2015年8月签署了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协议。

今年以来,他的弟弟、姐姐、妻子、母亲、弟媳,也相继签署了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协议。

“我们一家6口都登记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区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在全市也是不多见的’。”

陈福宝是高兴的,尽管背后有不少非议——有人说他“为了钱”,有人说他们家“出风头”,但他全然不在乎。就像这4年里,只要话题涉及“生死”,他就会向交谈对象传递“人死了有什么用?不如帮帮别人”的思想。有人欣然,有人骂他,有人沉默,这些态度他都见过,可陈福宝未变过。他说:“我是一个挺固执的人。我认为对的事情就会坚持去做,不管别人说什么。”

他希望,这样的“固执”,有一天能感染更多人。

死后把器官遗体捐献出去,这件事,陈福宝说自己想了20多年。

想法从何而来,他说不清,“我是这样一个人。我觉得这件事是对的,我就会去做,什么都不怕”。

的确,陈福宝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人。有一天,他在路上骑着车,一个车夫拉着板车与他相向而过。板车上放着割稻机,路面不平,一个颠簸,掉下来一块铁片。车夫弯腰去捡,一个女人骑着自行车飞快经过,车轮胎从车夫脚上碾过。没有停留,没有道歉,女人扬长而去。陈福宝全程目睹,没说话,动作迅速地调转车头去追那女人,“你要去跟车夫道歉。”他义正辞严地说。

“只要是对的事,我就要去做,什么都不怕。”他重复着。就像死亡,他敬畏,却无惧,“死,我是不怕的,但死得要有意义”。

“2015年1月,歌手姚贝娜因罹患乳腺癌不幸去世,捐出了眼角膜,先后帮助深圳、成都、武汉的3位眼疾患者重见光明。”陈福宝看到这则新闻,信念更加坚定,“如果情况良好,1个眼角膜能帮3个人,2个眼角膜就能帮6个人。”

“能帮别人重见光明,不是很好吗?就好像我自己还能看见这个世界一样。”他笑着,又说,“遗体捐出去做医学研究,如果真的获得突破,那我也有一份功劳。”

他坚定,得让死亡变成一件有意义的事。

2015年,陈福宝一次和朋友说起想在死后把器官和遗体捐出去的想法,“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捐”。一位做过义工的朋友当场表示,自己刚签了人体器官(遗体)捐赠协议,过两天可以带陈福宝去。

结果,陈福宝第二天就给朋友打了电话。

在路桥区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告诉他,签署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协议,必须征得家人同意。他当场拿出手机打了两通电话,一通打给妻子,一通打给女儿。

妻女自然知道他的脾气,只是微微一愣,便都说“随你,你自己想好了就行”。

“早想好了。”

挂了电话,拿起笔,陈福宝在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一刻,很安静。

在这样的静谧中,他猛然意识到,“我好像完成了一个多年的梦想”。

那之后,陈福宝加入了一个微信群。群里,都是已经或准备签署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协议的人,氛围很好。受此影响,在宣传“捐献”这件事上,陈福宝愈发卖力。

2019年3月27日,路桥区红十字会与路桥区慈善总会义工分会联合开展“生命如花·我们需要每个人”为主题的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活动,呼吁社会各界积极关注并参与人体器官捐献工作。

陈福宝自然参加了活动。他还向弟弟陈庆福借了音响,让他帮忙拉到活动现场。送来音响后,陈庆福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积极加入。临近结束,他找到哥哥,表示自己也想签署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协议。

那一天,包括陈庆福在内,现场有7位志愿者签署了捐献协议。

活动后的第二天,一大早,陈福宝接到姐姐陈阿玲的电话,“她告诉我,她看了电视新闻,也想登记成为一名器官和遗体捐献志愿者”。63岁的陈阿玲是个保守的农村妇女,不识字,在此之前,陈福宝不敢主动和她提“捐献”,“怕她接受不了”。

“我完全想不到她会这样做。”陈福宝笑着说。

而后,他49岁的妻子、83岁的母亲和弟媳(陈庆福妻子),也都登记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