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毕业那天

2018-07-09 17:13:2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仙居实验小学六(3)班 吴一鹏

小记者证号 081093

我们小学的时光列车已经缓缓到站!六年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换取的是初中更广阔的学习天地,将有更多的知识等待着我们去汲取。而我们却又为何留恋已逝去的、无法挽回的这年春天呢?

再在校园里走一走吧……

桂花总是在新生来、老生走的时候开放,芳香四溢、灼灼其华,在这时候开放,仿佛是我们的汗水与心血所浇灌的青春,成了一种纪念。操场旁的树下,楼梯下的白墙,刻着谁和谁的名字,承诺“友谊长存”的誓言。发誓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好闺蜜,却浑然不知一辈子的誓言是多么可笑。曾经肩并肩、手拉手地有说有笑,却终究抵不过在校门口的分岔路,你往左走、我往右走……

操场渐渐地平静下来,昔日同学们的呐喊声、加油声,都去哪儿了呢?是被收藏起来了吗?雨水顺着叶脉悄无声息地流下,就好似我们心中来不及说的千言万语,被悄无声息的埋没。还有多少秘密没有说出,还有多少八卦来不及分享,还有多少面孔与名字来不及铭记!却都慌慌忙忙地随着“咔嚓”的照相声永远埋藏在了心底。只有那一张张呆呆的笑脸留在了毕业照上,画上了小学六年的句号——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教室里的座位,成了永远的密码,偷偷传阅的小说,背着老师与家长读了多少遍,校服永远被压在衣柜底下,虽然很丑却再也没有机会穿着它上学,当时的运动会进行曲,却比老情歌还让人怀念。当记忆被岁月一点点漂白、一点点磨平,你还能否叫出他和她的名字?

学校里难吃的饭菜,竟成了难得的美味,想多吃一个包子还要被骂,多倒一点醋也要被骂,甚至拿菜的时候慢一点都要被骂,阿姨叔伯们会不会同样粗鲁地对待下一届学生呢?可为什么我脑中牢记的却是那位伯伯那天早晨给我打了满满的一碗粥呢?

经历了,过去了,该结束了吧……小学的时光列车到站了,六年级的乘客,下车吧!在下车之前,让我们再看看车上那一张张笑脸,记住他们吧……

不应悲伤,因为我们,在成长……

(指导老师 李飞燕)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