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你家餐桌上的夏日解暑菜是啥?

2018-07-25 16:29:1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陈佳乐

台风暂且休息,大暑已至,接下来,台州面临的将是“热热热”。

炎炎夏日,很多人都可能“没有胃口”。这时候,如果有一道解暑菜,则会让人瞬间胃口大开。

“100个人心目中有100个哈姆雷特”,解暑菜也是这样,每户人家都有自己钟爱的菜品。昨天,记者找了9位来自台州不同县(市、区)的小伙伴,讲讲他们家里餐桌上最常吃、最有故事的那道夏日解暑菜,菜里包含的除了美味,还有亲情与爱。

【糊】

识货之人爱吃“糊底”

小杨 29岁 椒江人

10岁之前,我家住在永泰街附近,那时某个弄堂里有位阿公摆个小摊卖“糊”——红薯粉熬制,冷却后凝固切块,加冰水、白芝麻、葡萄干,这是我家夏天最喜欢的解暑饮品。

老爸是个识货之人,每次买糊都会跟阿公要糊底,那是一整锅糊的精华所在,更甜更有嚼劲。

有好多个童年的夏天,我家午饭的餐桌上,糊是重要成员。而现在,阿公的糊摊早已开店,还在永泰街,店名就叫“糊店”,虽已换了掌门人,但一直生意红火。

偶尔嘴馋,我也会特意去那里吃上一碗糊底,仿佛回到童年时光。

【腌冬瓜】

一筷子头便神清气爽

念念 40岁 黄岩人

腌冬瓜是我从小最爱的解暑菜,只需蘸上一筷子头入口,便能立马神清气爽。跟着我的口味,已上初中的女儿也独好这一口,每年暑假都会嘴馋。

父亲住在离城区车程40分钟的山里,之前的每年夏天,他都会送来一小罐腌冬瓜。由于身体抱恙,今年换成我驱车前往。

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我基本掌握了腌冬瓜的“表面功夫”——冬瓜洗净带皮切成大块,沸水煮熟稍凉后,撒上适量白糖、盐,还有一点点生辣椒,放个三四天便能开吃。

方法挺简单,但女儿却说,没有达到外公那种酸而不咸、清新柔绵的口感。但愿我的父亲能够身体康健,让“父亲牌”腌冬瓜一直是我家餐桌上的解暑菜。

【番薯藤炒米面】

一盘自带几十年“老梗”的面

陈聪聪 31岁 路桥人

番薯藤炒面是我家夏日餐桌上的常客,也是家族里几十年的“老梗”,每次聚会时说起都能哄堂大笑。

上世纪80年代,我的父亲陪母亲回仙居娘家,看到我舅舅背了一大捆番薯藤回来,顿时两眼放光,“娘舅真豪气,番薯藤都大捆大捆背回家,今天我给你们做个‘路桥名菜’——番薯藤炒面”。说罢,便开始一根一根地撕番薯藤外圈的那层衣,并让舅妈去泡点米面,等会儿放油锅里一炒,便是清新爽口的夏日佳肴。

这可逗坏了舅舅舅妈,因为在仙居,番薯藤是用来喂猪的,而这位路桥来的新女婿,居然把它当宝贝。没多久,父亲要用番薯藤炒面的“新闻”,便传遍了半个小山村。

说起这个陈年“老梗”,父亲有些“不屑”,“要怪就怪地域差异,即便在仙居它是喂猪的,也无法否认它的美味。”

【冷粥+嫩莴笋】

给我一锅粥,一天不用做饭

章妈妈 50岁 临海人

每到夏天,我就食欲不振。大概是四五年前,我发现冷粥配嫩莴笋特别解暑。

刚开始,老公看我每天早上烧一大锅白米粥,午饭和晚饭也喝冷粥,吐槽我当心营养不良。但我的配菜都是新鲜蔬菜,水煮秋葵、娃娃菜、嫩莴笋等,蘸着酱油吃很是鲜甜。

慢慢的,看我喝冷粥那么津津有味,也感觉吃不下饭的老公尝试了一下,赞同了我的吃法。

现在一到夏天,我们老夫老妻经常一锅冷粥过一天。有些人或许会觉得有些寒酸,但只要卫生,我们吃得开心。

【柴叶豆腐】

与豆无关的绿色豆腐

小丽姐姐 32岁 仙居人

柴叶豆腐不是豆腐,它跟豆无关。每年立夏后,本地农户自制的柴叶豆腐便成为菜场里的畅销货。

勤劳能干如我妈妈,对于柴叶豆腐,她一直是从采叶到制作全部亲自动手。

妈妈说,柴叶在方言里又称为“鸡血生”,我查了一下这是一种学名叫“马鞭草科豆腐柴”的野生植物,灰色的叶杆,绿色的叶片,开着白色小花,生长在菜地边或山间的小路旁。

柴叶豆腐制作不简单,将摘来的柴叶洗净,用手使劲揉搓出叶片内的浓稠状汁液,倒入纱布过滤,滤液渐渐融入清水中,再不断的在纱布上加适量的稻草或毛柴灰制作的碱水,静止数分钟后,便凝结成青绿色的冻状物质,一般放一个晚上便可食用。

做好的柴叶豆腐如璞如玉,晶莹剔透,切块或片用糖或酱油调拌凉吃,也可加佐料做汤或炒着吃,鲜嫩清香,口感极好。

【乌龙菜蒂头滚豆腐】

不可描述之千里飘香美味

久久哥 26岁 温岭人

在外地人看来不可描述的这道菜,却深得很多台州人的喜爱,美名其曰“千里飘香”。

菜蒂头是芥菜根腌制而成,我和家人好这一口,无论是刚开始发酸的爽口清甜,还是最后香臭扑鼻的浓郁,都叫人欲罢不能。

尤其是夏天,闷热潮湿,用猪油热锅,将香臭的“乌龙菜蒂头”切碎下锅翻炒,加入适量调味料,待水煮开时,轻轻放入切好的豆腐块,再“咕嘟咕嘟”煮一会儿,出锅前放点小葱或韭菜也是锦上添花。

菜蒂头是越腌越软,吃这道菜时边吸边吮,果冻一样的梗芯滑入口中,软塌塌臭兮兮的滋味充满整个味蕾,豆腐更是这道菜的精华,臭即是香,妙不可言。

【鱼生】

三伏吃鱼生,妙哉

江江 32岁 玉环人

跟千里飘香的“臭”一样,鱼生的“腥”也让很多人抗拒,但对于我来说,鱼生是夏天下饭凉菜的首选。

鱼生说白了就是红红的腌小带鱼,将四五月份张网捕捞的幼带鱼洗净,加盐腌制两三天,加入糯米粥、曲、酒、糖等,装坛密封,过“三伏”天生食,味道醇香可口。而鱼生之所以呈红色,是因为加了红曲的关系。

鱼生比较咸,虽然是生的,但经过腌制,爱吃的人丝毫不觉得腥臭,作为下饭菜,再好不过了。

我老爸经常吃着鱼生感慨,“夹一筷子鱼生,我就能吃下三碗饭”。我想说,我也如此。

【冬瓜笋茄汤】

老少都爱喝的解暑汤

鹏飞 30岁 天台人

冬瓜笋茄汤在我家饭桌上出现的频率蛮高,基本每周有三四个晚餐的汤是它。除了因为婆婆种了好几个品种的冬瓜,现在还有15个冬瓜躺地里,最重要的是这道汤清新、好喝还解暑。

笋茄是那种晒干的笋,食用前需要泡发,切成小条后和冬瓜一起烧制,还可以加点鲜猪肉或虾干。

夏日傍晚,家人围坐,清香汤品,让人满满的幸福感。要是婆婆超过三天不烧冬瓜笋茄汤,我5岁的女儿就会缠着奶奶做一碗。

【草糊冻】

祖孙三代演绎不同口味

M小姐 25岁 三门人

在三门,青草糊被称为“草糊冻”,黑色胶状物有点像龟苓膏,但没有那种苦涩味。

我的外婆是个讲究的小老太太,即使年近八旬,说到做草糊冻,还得用凉粉草来做,捣烂水煮,待成黄褐色后,去渣,取汁和米浆煮热,冷却后伴以冰糖水食用,原汁原味。

我的母亲因为生活在城区,买不到凉粉草,便用超市、菜场最常见的凉粉代替,用小碗水将凉粉搅拌均匀,倒入沸腾的水中,边搅边煮,冷却后放冰箱冷藏室数个小时,配以自制的蜂蜜桂花水,清香解渴。

而到了我这里,离家工作,前两天想起吃草糊冻,又担心外面卖的存在卫生问题,就买来现成的凉粉,跟着说明书烧制了一小锅,加入蜂蜜和牛奶,味道有点像烧仙草,但又比加了很多料头的烧仙草要来的清新可口,有一种家的感觉。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