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失恋博物馆”现身台州引热议

2019-08-07 17:43:41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王依妮

市民正在参观位于温岭的一家失恋博物馆。

情感消费年代,消费行为开始由单纯的物质享受转向精神体验。站在“情感经济”的“供给侧”,“失恋博物馆”应运而生。

6月以来,这一网红博物馆登陆台州,新奇有趣的场景,使其迅速成为本地年轻人追捧的网红打卡地。

爆红之后能否持续盈利?

今年6月份,我市有两家“失恋博物馆”先后开业,分别位于温岭新天地和椒江东商务区意得广场。两店间不存在连锁关系,却在朋友圈引发一波打卡热潮。

7月25日,花费35元购买门票,记者进入温岭失恋博物馆。这家展馆位于新天地负一楼,面积约300平方米。除四周悬挂、张贴着的各种情感语录外,展馆内部被不同的布帘隔开,划分出馆藏展示、留言许愿及拍照打卡等多个区域,还布置了星空馆等密集的装置艺术供游客拍照。

而在椒江意得广场的失恋博物馆,记者发现,该店的总面积与温岭店基本类似,但布局以展品为主,其他摆设较少,门票是39元。

由于眼下正值暑假,两店均推出了学生价及团购价招揽客源。

温岭失恋博物馆的负责人莫伟告诉记者,截至目前,该店已吸引近8000人次参观,高峰期日均参观人数可达500人。据他们初步统计,从6月1日开业到6月16日,这家失恋博物馆便已全部回本。

目前,我市两家失恋博物馆的生意都不错,近期的日均参观人数维持在200人左右。但随着时间线的拉长,这一网红博物馆的盈利模式又能否持续?对此,椒江这家失恋博物馆的负责人薛国梁表示:“失恋和恋爱一样,是当下年轻人离不开的话题,因此有庞大的市场和利润空间。从杭州、南京等地的几家开业更早的展馆情况来看,消费者参观热度没有随着时间拉长而明显下降。”

能否给人精神上的寄托?

将情感作为主要卖点的网红博物馆,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通过复制或效仿,失恋博物馆正四处开花。

两个多月前,市民张女士曾到杭州参观失恋博物馆,产生过情感共鸣。“当时还没听说台州有失恋博物馆,在网络媒体上看到觉得非常新奇。”

近日,张女士再带朋友参观椒江的失恋博物馆,已没有了当时的感触。“觉得大同小异,再看时,内心已毫无波澜,因为故事大多类似。”张女士说。

“展馆内每件物品确实是面向社会大众征集的,并且得到捐赠者的授权,当事人还亲自写下了文字说明。比较特别的是,这些纪念品承载的情感故事基本都发生在温岭。”温岭的失恋博物馆负责人小阮告诉记者,“眼下,情感IP热度很高,市场中抄袭创意等问题仍然存在,但我们有长期开馆的打算,因此更希望以真实的故事与参观者产生良性互动。”

在温岭的失恋博物馆,一张被毁去了二分之一的家庭照安放在角落,年代感强烈,捐赠者是一位四五十岁的阿姨。随后,记者联系到她,了解到系早年其前夫毁坏了合照。“把它捐出来对我来说意味着彻底的释怀,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故事让其他人学会走出悲伤,珍惜自己。”

此外,通过第三方团购平台的消费评价,记者发现大部分参观市民表示,能根据故事作出情感判断,产生共鸣,两家失恋博物馆的好评率均在96%以上。

情怀背后是跟风还是风口?

针对失恋博物馆这一“情感经济”现身台州的现象,相关专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台州学院商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主任邓志敏告诉记者,失恋博物馆在各地涌现符合网红经济的发展规律,借助互联网经济和社交平台,它在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的同时,收益也比较可观,但网红经济发展时间较短,运营机制还不够成熟。

“比如网络宣传时广告行为是否违反广告法,经济规模扩大后在税收、版权等方面是否把握法律尺度,运营模式能否平衡好个人隐私和公众认知……这些问题都值得深入探讨。”除相关的法律法规有待完善之外,邓志敏还指出,网红经济的盈利情况和与它能为客户带来的价值息息相关。“尽管网红经济是一种新业态,好的产品自然不缺需求方,以网红直播为例,三无产品被洗牌,而真正有价值的农产品在搭上了网红经济的快车后,能带来长期的经济收益。”

据了解,目前失恋博物馆的参观者集中在14岁至25岁之间,中学生是主要消费群体。针对这一现象,台州学院商学院王呈斌教授认为,市场上现有的情感寄托类产品很少,失恋博物馆的出现弥补了市场空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相对轻松的情感宣泄出口,因此热度很高,但未必就是正面导向。

“青少年群体对情感话题的敏感度很高,社会层面应多与孩子互动交流,了解他们真正的想法和需求,为他们提供健康的情感关怀类场所和可靠的情感类产品。”王呈斌说。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