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宋开智的瀚墨人生:以画谋生的新台州人

2011-03-27 16:18:5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方贵川

宋开智   

  他写得一手好字,无论是硬笔还是软笔,其点画线条,都有一股艺术灵气。

  他擅长篆刻,无论是汉印还是古玺,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他笔下的花草虫鱼、飞禽走兽充盈着酣畅淋漓的自然野趣。

  他叫宋开智,原籍江苏连云港,来到玉环楚门,以书、印、画为业,走出自己一条曲折的艺术人生之路——

  “笔尖对准鼻尖”

  早年奶奶的耳提面命给他烙下了深深的印象。

  老奶奶写得一手娟秀的楷书,喜欢“朝梳洗、暮濯足”,喜欢一大早起来晒太阳。

  奶奶让他从小染瀚弄墨学写毛笔字,并且要求很严,有一种近乎古私塾老师般的严苛。小时候爱顽皮的宋开智,常被奶奶的竹鞭子打得掌心发麻。

  年少的宋开智曾经多次偷走奶奶的竹鞭,但偷走了的竹鞭往往被奶奶找回后继续发威。奶奶要求他写字要“笔尖对准鼻尖”。

  他当时不理解奶奶这句话的含义,上了美院后,看到李文采、金鉴才等大师的字“身正、笔正”,才知道那“笔尖对准鼻尖”的话是一句书道经典。“现在想想,记住奶奶的话太少了。”他对奶奶充满了敬佩和感激。

  在街头结缘日本画家

  人都说,艺术是相通的,何况书、印、画艺术都是建立在点线面基础之上的姊妹艺术。

  宋开智打了个比方:要是书、印、画单项训练需要10天时间的话,那么同时兼学就不需要30天时间了。这真像工人用机器加工一个零件需花一个小时,加工一万个零件就不一定非得需要一万个小时的道理是一样的。一般而言,勤能变熟,熟能生巧,巧则事半功倍,渐入化境,但熟也能变“俗”,一旦进入“俗格”,即便面目可憎,令人生厌,走进了死胡同。

  “学艺术也是一项讲良心的事业。”宋开智接着说,拜师问道,应当秉持一颗向往心、童贞心和虔敬心。别看那些古玺、陶文、钟鼎、石籀等先贤旧迹、千年遗墨,在岁月的磨砺中,在风霜的侵蚀下或斑驳漫漶,千疮百孔;或残泐模糊、面目沧桑;或初看时像是灵魂出窍后的枯骨一堆、荒丘一座。其实,它们鲜活着哩。只要后学者把心放正,濡毫染瀚间,隐隐然自有一种“心跟古人一起走,神与古人一起游”的沟通与晤谈之感。

  在一个夏天,宋开智在杭州街头的新华书店里与日本画家藤原佐理撞了个满怀,从此两人结缘。

  藤原佐理,日本书道名家“三迹”之一。其书“自由奔放、潇洒雄逸、个性很强”。

  宋开智说,捧读藤原佐理的书法墨宝,有如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新之风从心头掠过,让他悠然心动。

  转入玉环谋生

  宋开智原籍江苏连云港。

  2005年,他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被分配到浙江省文联工作,这可是一片鱼跃龙门的机会,他本可以在这片水域里闯出一番新天地。

  但母亲生病,让一家人生活走向了窘境,也让刚出校门的他喘不过气来。

  严酷的现实,艰难的境遇,男人的责任,驱使他与女友,辗转来到了玉环楚门。

  初到楚门,他浑身上下全是古时候落魄文人的不堪和窘相,他多想凭借自己的艺术造诣招生授徒。

  但人地生疏,举目无亲,有谁可堪依凭?还是女友小孙给他门路,走上了卖画谋生之路。

  他说,那时,他画得很起劲,废寝忘食的,一天能画七八张四尺对开的花鸟,有如工厂里机器的批量生产。

  半年时间,他既为母亲筹集了数万元医疗费,解了燃眉之急,也让自己捱过了最为艰难的日日夜夜。

  说到这,宋开智眼睛湿润了。“好在自己到楚门后不久,楚门书画界的那些素不相识的朋友们向我伸来温暖之手;那些曾帮助他渡过难关的楚门朋友,是值得他永远铭记、永远感谢的患难兄弟!”

  玉环是他热爱的第二故乡。

  他来楚门已有五个年头了,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新玉环人。他喜欢玉环,说楚门这地方山厚重、水灵秀、海博大,人文积淀丰厚,民风纯朴,文风鼎盛。

  宋开智“开馆授徒”。2010年,他的学生有3人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分数线。

  “三栖明星”与“获奖大户”

  有人说宋开智是浙江书画艺术圈里书、印、画俱佳的“三栖明星”和“获奖大户”。

  “没什么,这是一些师友和同道们对我的鼓励和偏爱。”宋开智神情有些腼腆。

  宋开智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花鸟画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青年篆刻委员会委员。

  他曾蝉联2007年和2008年浙江省青年书法二十家,他的作品曾两次被中国美院收藏,他的书、印、画作品在省级乃至全国的权威大赛中经常获奖。

  “相比之下,我比较看重自己能够成为全国171名入展者之一,进入2007年文化部、中国书法家协会等联合举办的《当代中国篆刻大展》。”宋开智回忆起那次的颁奖仪式,中央电视台杨澜来主持节目。“我也看重自己的书法作品能够进入西冷印社举办的首届楹联展,并进入提名奖行列。”

  

 

责任编辑:林慧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