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遗失的480万字鲁迅手稿去哪儿了?

2015-03-28 10:19:49  来源:北京青年报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手稿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鲁迅手稿全集》文献整理与研究”课题组首席专家王锡荣处获悉,课题组依据各类文献记载推测,鲁迅的手稿总量超过1400万字,目前已出版的950万字,散佚的鲁迅著作及其手稿不下480万字。王锡荣原为上海鲁迅纪念馆馆长,现为上海交大中国作家手稿研究中心主任,该中心也是国内第一个中国作家手稿研究中心。

据介绍,早在1976年,文物出版社便陆续出版了六函共60卷《鲁迅手稿全集》,是当时鲁迅手稿最完整的汇集。而在2012年,为进一步整理研究鲁迅手稿,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立项的“《鲁迅手稿全集》文献整理与研究”正式启动。

王锡荣介绍,但凡鲁迅的著作,必定会有鲁迅的手稿,此类手稿为创作手稿。但手稿并不等于著作,著作是指作者原创文本;手稿则指凡书写成篇的原稿,包括文稿、书信、日记、翻译、抄稿、听课笔记、公文、广告等,无论出版与否。

鲁迅的手稿是国家的重要财富,虽然不能具体确定那些遗失的手稿有什么价值,但是目前鲁迅的任何手稿,都会被社会广泛关注甚至恶炒,2013、2014两年出现的鲁迅抄稿各一页,两次拍卖各炒到685万和690万,可见其价值。

王锡荣说,现如今,课题组已对现存鲁迅创作手稿进行了全面校勘,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对鲁迅手稿进行全面校勘。由于鲁迅手稿分散收藏在多家博物馆、图书馆和相关机构,以及一些私人手上,全面校勘有一定困难,但目前已完成大部分校勘,还有一些最难的需要攻坚。课题组的目标是把鲁迅涂掉的部分也能还原出来。

与此同时,课题组在上海交大设立了中国第一个中国作家手稿研究中心,进行手稿学理论探索和手稿学学科建设,与奥地利、瑞士、日本等国外学者建立了联系交流机制。并且开始逐步整理出版鲁迅的手稿。去年已经出版了《毁灭》译稿手稿和《国图藏鲁迅翻译手稿》,还准备继续整理出版其他手稿。远期目标是编辑新版《鲁迅手稿全集》。

王锡荣呼吁国家文物保护部门采取措施,明确规定鲁迅的重要手稿不得流出国和限制拍卖。但凡是进入市场的,都应列入可移动文物调查登记范围,并要求收藏者支持、配合国家相关科研项目开展研究。而且,还应设立课题、组织人手,对鲁迅散佚手稿进行一次全面调查,摸清情况,以利收集和研究。

对话

许广平废纸篓中捡回鲁迅杂文手稿

鲁迅的原创著作量有1000万字左右

北青报:鲁迅手稿总量达到1400万字是如何确定的?

王锡荣:根据我们的研究,鲁迅手稿包括已收集的和散佚的两类。

已收集和出版的著作及手稿,有四种情形:《鲁迅全集》450万字;已出版而未收入《鲁迅全集》的著述约50万字,有《中国矿产志》《生理实验术要略》《小说史大略》《解剖学笔记》《小学笔记》《家用账》等;《鲁迅译文全集》(195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10卷,约300万字;1991年前后影印出版的《鲁迅辑录古籍手稿》和《鲁迅辑校石刻手稿》共9函(内容均未收入《鲁迅全集》),共计约150万字。此外,还有文物出版社出版的《鲁迅手稿全集》,300万,但内容均已收入《鲁迅全集》。扣除文物出版社版的300万字,总共为950万字。

至于散佚的著作及其手稿,可细分为八大类:诗文约20万字;书信275万字以上;日记约70万字;译稿50万字以上;课堂笔记约50万字;起草公文约10万字;广告、公告,估约1万字;抄稿估约20万字。

综上所述,鲁迅散佚的著作及其手稿不下480万字,加上已出版的950万字,鲁迅的手稿总量超过1400万字。虽说这里的计算不少是根据相关情况推算的字数,未尽准确,但是根据上述罗列,应该说,与实际的差距不会太大。即使刨去抄稿、课堂笔记,甚至把翻译也刨去,鲁迅的原创著作量也有1000万字左右。

鲁迅的手稿曾被路边摊用来包油条

北青报:既然已经散佚遗失,那从何考证出鲁迅曾经写过这些手稿呢?

王锡荣:一个途径是周作人的日记。鲁迅二弟周作人现存最早日记始自14岁时,比如,据其日记记载,1898年3月15日,鲁迅在绍兴写信给正在杭州陪同祖父的周作人,附录自作时文两篇、试帖诗两首,日记里有题目,但诗文已经不见。类似的记载还有很多。又比如,1902年鲁迅留学日本途中,就写了《扶桑记行》一卷,寄给周作人。据周作人说,实际上是用日记体记载赴日途中见闻,共12天,很详细,估计也有几万字。但也找不到了。

第二个途径是鲁迅自己的日记。鲁迅1914年6月3日日记:“写《异域文谭》讫,约四千字”,第二天又“寄许季巿信并《异域文谈》一卷,托转寄庸言报馆人”,但至今没找到文本。类似记载还很多。鲁迅晚年多次在日记中提到写了一篇文章投稿给某某人,但是至今无法查实发表的内容。

第三个途径是鲁迅友人的文章等。比如作家萧红在《回忆鲁迅先生》一文中这样写道:“鲁迅先生的原稿,在拉都路一家炸油条的那里用着包油条,我得到了一张,是译《死魂灵》的原稿,写信告诉了鲁迅先生,鲁迅先生不以为稀奇。”

第四是从鲁迅写给友人的书信中寻找线索。鲁迅1934年5月6日致杨霁云信:“又曾译过世界史,每千字五角,至今不知道曾否出版。”手稿卖给别人了,但始终不知道曾否出版。1934年5月15日致杨霁云信:“那时又译过一部《北极探险记》,叙事用文言,对话用白话,托蒋观云先生绍介于商务印书馆,不料不但不收,编辑者还将我大骂一通,说是译法荒谬。后来寄来寄去,终于没有人要,而且稿子也不见了,这一部书,好像至今没有人检去出版过。”这些著作,现在也没有找到。

鲁迅1922年的日记被日军“借”去未还

北青报:鲁迅遗失的书信和日记竟然超过300万字?

王锡荣:根据鲁迅和周作人日记的记载,鲁迅一生总共写书信至少7000封,目前已收集1540封,至少丢失了5500封。按现存鲁迅书信每封信平均篇幅约500字,则散佚的书信字数约275万。日记方面,鲁迅现存日记是1912年5月5日开始的。但他从少年时期即开始记日记。周作人现存最早日记始自14岁时。假定鲁迅也从14岁开始记日记,则从1895年到1912年5月4日的日记散佚了。这18年的日记,按周作人所存日记平均篇幅计,至少65万字,均散佚。1922年日记被日军“借”去未还,按鲁迅1921、1923两年日记平均篇幅计,约5万字。

教育部档案中发现鲁迅起草的公文

北青报:鲁迅竟然还写过广告词?

王锡荣:鲁迅从上世纪20年代中期起,在自己编辑的各类书籍中都自拟广告。例如《乌合丛书》和《未名丛刊》,鲁迅多次反复撰写书籍广告,根据各书出版的情况,不断修改重拟广告,直到晚年撰写《海上述林》广告,必定还有不少未被发现和注意的广告。这类广告、公告,估计约1万字。

不仅写广告词,鲁迅还起草了不少公文。1909年,鲁迅回国任教,曾担任绍兴府中学堂、山会初级师范校长,均有起草公文情形,虽不会很多,但肯定有。后到教育部任职14年,经常起草文件、规定、报告、公函等,从教育部档案中已经发现一些,例如《通俗教育研究会小说股议事细则》等(未收入《全集》)。但是肯定还有不少未被发现的。字数应该在10万字左右。

《阿Q正传》的手稿,鲁迅都没留

北青报:鲁迅手稿为何会遗失这么多?

王锡荣:一是鲁迅一般是投稿出去就不再关心手稿本身,甚至没发表的他也不去追索,可能会被当作过时资料扔掉。二是鲁迅书信一般是在收信人手里,这些人本身下落不明,也就无法找到手稿了;三是当时的投稿制度多半不退还原稿了,鲁迅也从不要求退还手稿,最有代表性的《阿Q正传》手稿,他也没保留,现在保留的两页手稿还是别人从报纸上的影印件上翻拍下来的,并非原稿。四是由于战争或收藏者生活动荡,有相当部分被毁掉了。鲁迅自己也历经多次搬家,丢失了很多,再因处境危险,他自己也曾烧毁大量书信、手稿。现存的手稿《势所必至,理有固然》这篇杂文,就是鲁迅没写完就扔到字纸篓里,被许广平偶然发现而保存下来的。五是由于涉及人事关系和鲁迅对他们的评价,还有一些人及其家属不愿拿出来,包括书信和文章。

鲁迅“随写随丢”的手稿不是说写完就扔掉,而是说用完了就不收集,或者不用了也不收藏。但并不等于没价值。像上面举的许广平捡出的《势所必至,理有固然》杂文手稿足可证明。对于丢失的鲁迅手稿的研究,其意义首先在于我们可以由此找到其流传的线索,以利于收集;其次,如果原稿丢失而影印件存世,那么我们可以对存世本进行研究。

责任编辑: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