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还原贾似道

2015-06-25 09:33:0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陈大新

贾似道是天台人,我久在台州,听到不少民间对他的好评,台州地方史志方面的学者专家,对贾似道也有许多新的看法。随着时代的发展,历史研究的进步,对历史人物给予公正的评价,很有必要。

众所周知,蒙元统一中国后所修辽、宋、金三史,自有其好恶倾向。元朝史官有管制监督的责任,曾经大量删削篡改对蒙古不利或说蒙古坏话的记载。《宋史》是由元人和为元人服务的汉文人(说是宋的汉奸也无不可)混搭班子所修;那些为新朝服务的汉文人,对失去江山的决策者们的憎恨与不满是很正常的。有人奇怪,宋朝的宰相为何多为奸臣,明乎此,也许就不足怪了。要褒贬一个人,在材料的选择上,也尽可以自主录用,传主也只好凭编者的良心了。刘晓峰先生说得好:“是史学家的一支笔,决定了一个人最终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台州式的硬气”来自方孝孺,他的被诛十族,正是不愿为新朝说好话,篡改历史,但像他这样的人是终于轮不到去修史的,新朝的主子需要的是御用文人,是被奴化的政治工具。

在《宋史》中得不到真相,倒是可以从蒙古人自己写的历史略窥一斑。虞元国《细说宋朝》曾参考了一些这方面的史料,他说:“蟋蟀宰相是后世民间对贾似道最深刻的印象,似乎他除此之外一无所长,这至少有点漫画化,贾似道历任沿江、京湖、两淮制帅,贾贵妃的裙带关系虽起作用,但他也在这些军政长官的任上为抗蒙作出过一些成绩。”以至于连忽必烈也赞赏道:“我怎地才能有似道这样的人驱遣呢?”虞元国话说得很谨慎,其实,贾似道在南宋可谓人才难得,他不是被“漫画化”了而是被“妖魔化”了,中国的嫉贤妒能和其他传统一样历史悠久,凡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清楚,当时无论是政治、经济、科教、文艺各个领域的人才,几乎被一网打尽,都被“妖魔化”了,以今鉴古,人才如贾似道者,岂能免乎?

临海博物馆丁伋先生讲得更加明确,他说:“吕文焕、范文虎、夏贵等都富贵已极,他们不愿打仗,处处拥兵自重。这种积弊原是宋朝‘祖宗御将之法’造成的,贾似道亲出‘督师’,已是孤注一掷,历史上大概也没有这样的‘奸臣’。宋亡后,元世祖曾问宋降将:‘尔等何降之易耶?’答云:‘宋有强臣贾似道擅国柄,每优礼文士,而独轻武官。臣等积久不平,心离体解,所以望风送款也!’元世祖说:‘正如所言,则似道轻汝也固宜!’”丁先生认为,这批降将所说投敌理由,反被敌人所讥笑,很值得玩味。

关于贾似道优礼文士,清代台州人洪颐煊在《台州札记》中曾引《浩然斋雅谈》记贾似道对当时文人翁宾阳敬重有加,翁宾阳有《摸鱼儿》“叹江左夷吾,隆中诸葛,谈笑已尘土”之句,喻似道为南宋支柱。元末明初叶子奇《草木子》中也有贾似道器重诗僧的记载。

贾似道家乡台州时受叶水心一派经世之学影响颇深,似道对当时占主导地位的理学不以为然,这更让修史的一班文人难以为他说好话了。

正史于贾似道的治学只字未提,只是强调他年轻时好游荡。有一个人们熟知的故事,说理宗一次赏夜景,见西湖中有一处灯火异常的密集,对左右说“此必似道也”,第二天一问果如所料,于是叫来京尹史岩之,让他去劝戒贾似道不要总是不务正业。史岩之却说:“似道虽有少年气习,然其材可大用也。”贾似道喜欢交游或许不假,但果真如贬损他的人们所说的不学无术吗?事实上贾似道尝撰《奇奇集》遍搜古人以少胜多的战例,他研究历史有《悦生堂随抄》百卷,所引多奇书,板成未及印,没有流传下来。他还自集了一部《全唐诗话》。明清之际的学者孙承泽曾评价称贾似道“风流博洽,使当日不为宰相,而但终学士院,安见其不可传耶”。看来,对于贾似道只有全方位考察,才可能得出比较接近真实和比较公允的评价。

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