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还原贾似道

2015-06-25 09:33:0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陈大新

再来看看说贾似道是“奸臣”能否成立。

历来关于贾似道是“奸臣”的说法,多为不实之词,中伤倾向明显。由于贾似道背着“奸臣”之名,当时的反对者和后世的好事者多有将一些奸恶之事扣在他头上的,民间的传说更是追求戏剧效果,张冠李戴,无中生有。现在我们需要考察一下他到底“奸”在何处。

贾似道的一大罪状,恐怕是“私下议和称臣”了,而其实在两国的外交中,战与和都是策略问题,所谓“谈谈打打,打打谈谈”。尤其在军事实力悬殊的情况之下,议和并不等于卖国。陈寅恪先生在《论唐高祖称臣于突厥事》一文中说:“吾民族武功之盛,莫过于汉唐。然汉高祖困于平城,唐高祖亦尝称臣于突厥……”李世民英雄一世,称臣于突厥一事正史上是极力回避并淡化处理的,而据陈寅恪先生的考证,李世民不但称臣于突厥,还使用过突厥授予的“狼头纛”,而当他建立大唐,一统江山后,北方各族均尊他为“天可汗”,扬眉吐气,尽雪前耻。在鄂州之役中,贾似道与忽必烈不过是议和而已,并不像《宋史》所说“称臣”,丁伋先生在《略谈贾似道》一文中说:“然考《元史·世祖记》,仅云约和并无称臣输币之语。当时蒙哥新死,似道已知,遣使约和之日,正忽必烈决定退兵之时,哪有称臣之理!此时如能达成合理和议,亦未始非为好事。实则宋、元兵事之开,乃史嵩之等侥幸邀功之心造成,至似道之时,宋朝已颓象四露,这非似道的责任,相反他是背包袱的。”反观贾似道的继任者陈宜中,在蒙元兵临城下时是何表现呢?于慎行在《读史漫录》中是这样说的:“元兵将至临安,宰相陈宜中,遣使乞降,求称侄纳幣,不从,则称侄孙,伯颜亦不许也。”侄子做不成,就要做侄孙,连侄孙也做不成,自取其辱,一至如此,于慎行也只能感叹:“亦古之所无也。”

腐败是贾似道的又一大罪状,史书上称他“酷嗜宝玩,建多宝阁,日一登玩”。最有名的故事是说他喜欢斗蟋蟀,在葛岭与妻妾一起蹲在地上玩,被客人看见开玩笑说:“这也是军国大事吧。”但凡历史人物,一拿生活细节来说事,几无完人。要知道南宋期间正是理学盛行之际,知识分子中多有所谓“正人君子”者,以他们的标准看,满朝文武没有不腐败的。《读史漫录》中有论文天祥的一段文字很能说明问题:“文丞相天性豪华,平生自奉甚厚,声伎满前。及闻国难,痛自抑损,尽以家财犒军,此公豪举士也。”文天祥是爱国主义的代表,南宋的大忠臣了,而他平日里也是“声伎满前”的,可见当时社会风气如此。南宋度宗时代,军事虽不能称强大,但经济仍很发达,尤其是首都临安(杭州),当时人口已达124万,而且生活水平相当高,社会福利也甚好。吴自牧《梦梁录》成书于南宋度宗咸淳十年,即1274年,其中谈到当时临安府所辖钱塘、仁和两县政府设立“慈济局”、“养济院”、“漏泽园”,专门收养“老疾孤寡”,为无亲朋的死者安葬。有人甚至认为,南宋偏安江南,人民生活太过安逸,所以不思进取,也不善战,经济发达未必是一件好事,至少是南宋灭亡的一个原因。

说回到腐败,也应当说是朝廷的集体腐败,致使700多年前的这场南北对抗,大宋最终痛失江山。指责贾似道没有搞好反腐倡廉,离开当时的历史环境,也是很不公道的。众所周知,反腐倡廉放在今天也是极为棘手的事情,是需要痛下决心的。况且贾似道有私费筑城和率先交出私田以推行公田制之举,这也不是一个腐败分子能做到的事。

贾似道头上还有一顶不轻的帽子,“任用小人”。这种说法其实不值一驳,因为很多攻击贾似道的人本身就是得不到重用的“小人”。在此只举一例,我们来看看贾似道任用的是何“小人”。曾被贾似道推荐任相的江万里,听到襄樊已破,举家赴池水死,积尸如叠,可谓忠烈之士,至今“止水亭”前,人怀敬仰。

稍加考察,我们会发现许多指责贾似道误国的人自己本是“小人”,最后投敌为奸了。如叶亦愚等辈。

贾似道虽然极重视对朝政的控制,但他仍是量才用人的,如他当权时任用的叶梦鼎、王爚与他私人关系并不好,也都说过他的坏话。在封建时代“专权固位”是一般做官的常识,所谓“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不能要求古人做官的经常开“民主生活会”。况且,贾似道深知南宋之事不可为,多次辞官,恐怕并非一味要挟。度宗智力平庸,他因其母滥服堕胎药,大脑发育不良,七岁才会说话;他只能依靠贾似道,所以又是送葛岭,又是许入朝不拜。即便如此,贾似道也还“不从”,弄得“帝泣涕留之”。

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