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的“台州模式”

2015-11-19 09:55:2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郑智颖

近年来,我市在大力建设文化场馆的基础上,重视开展适合各个年龄层的文化活动,丰富市民文化生活,图为在台州经济开发区市民广场开展的老年排舞比赛。

近两年来,繁荣村文化礼堂在春节前邀请书法家开展写对联送对联活动。图为书法家们现场挥毫泼墨书写对联。

“咣!”今年6月4日,黄岩区民政局,随着印章盖下,院桥镇繁荣村文化礼堂正式获得法人资格。这意味着,该文化礼堂理事会能自主组织群众开展文化活动。

这种通过设立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方式,解决文化礼堂的法人身份问题,在全省尚属首例。这也是该文化礼堂自理事会制度设立后,又一创新之举。

事实上,近年来,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台州涌现出许多新思路,并形成闻名全国的“台州模式”。

“百分之一公共文化计划”引领社会力量办文化

为了打造全民共享的文化嘉年华,我市引入市场机制,促进公共文化服务提供主体和提供方式多元化,鼓励各类社会主体参与进来,为群众提供多样化的产品和服务。目前,全市已有30多家民营文艺团体和1000多家村(社区)业余文艺团队,农民自办文化初具规模。

曾荣获第三届文化部创新奖的“百分之一公共文化计划”,是其中的典范。

这项政策于2005年年底出台,计划在城市建设中,从公共建筑、绿地广场、公园等七类建设项目中,提取1%的建设资金,用于公共文化设施建设。十年来,“百分之一公共文化计划”吸引社会资本上亿元,建成包括110座城市雕塑和两条文化长廊在内的一大批城市文化设施。“这是一项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工程。”市文广新局局长徐友根说道。

早在2007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百分之一文化计划”就被列为增强公共文化产品的生产供给能力的措施之一。目前,该政策被全国多个城市借鉴推广。

同样,在县市一级,各地也以多种途径,积极引导和扶持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

在省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临海,企业参与赞助了古城文化节、元宵灯会等活动,多次在崇和门广场、市政广场和灵湖广场,举办公益性文艺晚会。

欧雅艺术传播中心已经连续四年参与公共文化活动,免费为文化节、文艺晚会编排节目,提供演出人员。在艺术总监花明看来,和政府合作搞文化,是一种互惠。“一些乡镇受到条件限制,虽然有文化礼堂等设施,但缺少演出资源,需要我们提供。我们本身是培养文艺人才的机构,在为各乡镇输送精神粮食的同时,学员也获得了锻炼的机会。”

同时,临海市政府采用送戏下乡演出单位招标制度、大型文化活动冠名和赞助制度等,吸引社会力量参与。高玛商贸有限公司多次赞助文化下乡,免费为参与活动的群众发放饮料,“通过文化下乡等公益活动,把我们的产品送到老百姓手中,这对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的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推广平台。”总经理徐杨表示。

乡镇文化站管理运营模式多种探索各显精彩

郑华童是温岭市泽国镇文化站的负责人。最近,他将“文化走亲”活动整理成文字,和活动图片、录像一起,上传到“温岭市公共文化服务评估系统”。

据了解,该系统于2013年6月启动,2014年被列入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它涵盖了公共文化投入、公共文化设施、文化队伍、文化活动、文化遗产、文化市场和其它等7个方面,共设立32个指标,作为各乡镇文化工作综合考评的重要依据,每季度排名一次。各乡镇在每个季度末,通过公共文化动态评估系统,报送成果。

在上个季度的评估中,泽国镇名列前茅,排名第二。郑华童直言,每个季度一次排名,让他们有压力也有动力,“通过网上的动态评估系统,全市乡镇公共文化建设情况,我们都能共享,哪个乡镇做得好、分数高,一目了然。”

透明化的评估体系,让各乡镇不敢松懈,力争上游。

坞根镇文化站站长方宗全表示,评估体系对各方面进行综合衡量,并通过数据量化,让他对本镇的优势与不足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工作目标更加明晰。“评估体系显示,坞根镇在公共文化设施上稍落后,在文化活动方面有优势。今后制定工作计划,我们如何发扬长处、补好短板就更有针对性。”

“各镇除了相互竞争,还能促进自我提高,争取下一个季度的质量超越上一季度。”温岭市文广新局局长李东飞认为,该评估体系带“动”了文化工作者的热情,带“活”了当地公共文化服务建设。

当然,不仅仅是在温岭,在台州各地,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管理模式的创新,提升了基层公共文化服务的效率。

在椒江、临海两地,“文化员双重管理”模式得到推广。原先,镇(街道)文化站由区(市、县)文化部门指导、镇(街道)领导,新模式下,由镇(街道)与市文化部门双重领导、双重管理。

业内认为,该模式增加了业务主管部门对文化站人员的管理权,促使镇、街道文化站承担起基层文化建设职能,有效保障了文化建设经费和活动经费。同时,区文化主管部门对文化站的人和事有力调控,加强了基层文化队伍综合素质和服务质量的提高。

而在玉环楚门,文化站采用“政府+服务机构+志愿者”的运营模式,一改政府包办做法,将一些重大文化活动或品牌文化项目,委托给社会组织管理运营。政府宏观引导并出资购买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岗位,社会组织提供专业化服务,带动志愿者、文艺骨干、企业家等“多方加盟”,促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

理事会制度创新文化礼堂“建管用”一体化机制

2013年,我市提出“5年内建成1000家农村文化礼堂”的目标,并列入市政府每年为民办实事项目。当年,全市建成文化礼堂181家,2014年又建成226家,均超额完成省重点文化礼堂建设任务。今年,我市计划再建136家,至10月底已建成177家。2014年3月,全省农村文化礼堂建设现场会在台州召开,我市农村文化礼堂“建管用”并举的做法得以推广。

市文广新局局长徐友根说:“全市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在量上达到一定程度后,需要更加注重质的提升。其中,黄岩区在文化礼堂理事会制度上做了有益尝试,并取得了一些经验。”

目前,理事会制度已成为黄岩区77家农村文化礼堂的标准配置,实现了全覆盖。

文化礼堂的理事会及其领导层由公推直接选举产生,并通过多种途径了解群众需求,策划相应活动。而在具体操作过程中,该区引导各文化礼堂根据各村的经济发展状况、文化特点,探索独具特色的理事会制度。从已有的理事会管理模式看,主要有村两委、志愿者、社会合作、政府四类主导型。

如院桥镇繁荣村文化礼堂,受繁荣村“两委”直接领导,向村“两委”负责并报告工作,村“两委”对文化礼堂理事会指导、监督;新黄岩人文化礼堂以志愿者为骨干,由新黄岩人执行理事长,外来人口能在其中找到更多的归属感和文化认同感;社会合作型的布袋坑村由村“两委”和旅游公司负责人共同主导理事会,企业作为团体理事,为文化礼堂多方面筹措资金、置办人员;政府主导型的老区公所文化礼堂,政府委派具有威信的理事居中协调。

“因地制宜的理事会制度,解决了礼堂建设中存在的资金匮乏、人员短缺、设施不足等关键问题,实现有人管事、有场议事、有钱办事、有章理事,充分发挥群众的自主意识,让群众真正成为文化活动的主人翁。”黄岩区文广新局文艺科副科长陈灵明说。

如今,理事会制度尝试迈向法人治理结构。黄岩区已有5家文化礼堂在民政部门完成法人登记,获得法人资格。

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