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传统海上作业的定置张捕

2015-12-05 08:56:3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吴达夫

张捕全套工具

水勺

水刮

边橹

系上根索的骆驼板

解放前后,玉环渔区的海洋张捕主要以传统的钓业、刺网、定置张捕等作业,使用的都是木质风帆渔船。

上世纪70年代,笔者不足弱冠之年,目睹新兴的对网、底拖网等机械作业逐步代替了扬帆的古老张捕,尼龙绳代替了稻草裹竹丝,渔网也由尼龙线代替了棉纱线。从那时起,定置张捕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渔业生产开始走上了机械化和轻型化的轨道。

为怀旧传统的张捕模式,给晚辈留下前人的足迹,笔者连连走访了几个渔村,向老渔民详细了解定置张捕的全过程。

以前,玉环县的上栈头、下栈头两大队的海上作业擅长定置张捕,位置在东海披山洋,水深也只在25米左右,从栈头到张捕地点虽是短短的15海里,但帆船的航行须得3个半小时。

打桩

张捕系网第一步是打桩。

据上栈头村93岁的老渔民占宗保说,每年的打桩时间都在农历八月廿五,打桩劳作可谓是最辛苦、最繁重的活儿,17个身强力壮的人一个也不能少,其中4个在帆坦前按斗,1人放根索,另有12人分成两组拉斗缆绳。

斗,就是用硬条木捆接硬条木、接杉树、再接长毛竹,全长达27米,另绑三块护身石,整支斗约1500斤重,将4米长两侧绑扎毛竹爿的串节毛竹桩夯入海底淤泥中,使之像“定海神针”般固定网框,这种方法犹如修筑水库打夯那样一上一下。而在滚动的大海中打桩,比起稳稳地站在地面上干活难多少倍啊。那笨拙的活儿、恶劣的环境,若遇好天气、好潮流,一天最多只能打12-13支桩,一艘渔船55支桩(即55张网),需得四五天时间完成,遇上大风大浪,就得延迟。

系网框

打下了桩,接着系网框。

一张网需要4支毛竹制作成有点像“口”字型的网框,分别是下梁5.5米长,几乎每毛竹节都凿有进水小孔,上梁5.3米长,两支竹柱各5.5米长,下端也凿几个进水小孔,与下梁连接,上梁连接在竹柱4.7米处,余下的0.8米作为出角裸露在海面,以便捕捞时确认方向。

从根索到网框,还有两件物体作连接,一是骆驼板,二是臂索。

骆驼板一般用朴树制作,长45厘米,宽30厘米,厚13厘米左右,中间凿穿一个12厘米直径的圆孔,两端凹进陷臂索的槽,一支用硬木制成骆驼柱卡在骆驼板孔中。柱头上扎系根索,骆驼板两端系4条6.5米长的臂索。这样,每天海潮涨退4次,网框可在骆驼板孔中自由转动,上潮张捕到的鱼虾保存在网尾中,反之,鱼虾会全部翻网倾倒出去。

船员分工

占大爷说,风帆捕捞是候潮出海,有时在凌晨,3个半小时的航行,五更到达行地(目的地),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不偏不正地停泊在网框旁,主要靠一只指南针和平时积累的经验。

打桩的顺序是从北到南,捕捞时也是从北到南。55张网一张张全部捕捞完成得近2个小时,如果遇上风浪大,只好搁下几张明天待捞。

每当渔船靠近网框时,9个人(即头前、二手、帆坦前、帆坦后、老大、橹头、边橹、杂职、伙头——工种的名称)各就各位,头前一边负责头篷的方向,使船头进一步贴近网框,另一边马上伸出9米长的竹撑钩钩住右侧的梁头;二手也同时抛出撑钩往水下钩出筒索;帆坦前立马将筒索扭套在大柱上。渔船固定后,帆坦后又抛出9米长的撑钩,往水下钩出渔网总长于12米的后端部分,大家前后拉紧,齐心协力地将装有鱼虾的网尾拉上船,倾倒在箩筐里。此时,杂职可精明了,生产队之前,渔民都有带张网的习惯,这两张网是我的,那两张网是你的,另一张是他的,在漆黑的夜晚要探摸出箩筐沿上,方的是我的,圆的是你的,扁的是他的标记、符号,使渔货对号入座进箩筐。此时,大伙都忙于倒货装筐。

吃饭有规矩

回航时,老大负责撩篷驶船、靠泊码头;伙头开始做饭、剖鱼煮蟹,平时还要挑水、劈柴爿,其余的拥挤在狭窄的后舱里休息。在无风的日子里,橹头一直在摇橹,边橹也在中舱加边橹推进。

据下栈头村81岁的渔民陈小松说,有一次捕捞回港,天空无风,缕缕云烟纹丝不动,海面平如砥,林松能(已故)的渔船从披山头蒜外回栈头港湾,虽是短短的约15海里(相当于27.78公里),却摇橹整整摇了三天三夜(其中退潮时抛锚),到港湾后买了一刀猪肉,由于麻木的双手几乎失去了敏感性,回到家只剩下一撮扎猪肉的稻草。

渔民开饭时,盛鱼虾的木盂有三只,老大单独一只,另两只各4人围坐在一起。渔民吃饭很讲究规矩,不管是大鱼还是小虾,鱿鱼或肥蟹,如是特别喜欢食海鲜者,也只能“挖山打洞” 食取自己前面的,不准将筷子伸到其他方向。

老渔民都说,以前出海生产够辛苦,冬天捕捞均是赤脚裸臂,胸前挂着一个蓑衣拦,艰苦生活便成了至今流传的一个顺口溜“水刮垫头硬壳壳,蓑衣当被刺戳戳”。

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