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小锤敲了廿年 打金师傅的老手艺依旧值钱

2015-12-30 09:34:1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商报   陈林建 李昌正

炉火、化银、拉丝、灌模、敲打、焊接、定型……经过一道道工序,在金银匠精湛的工艺下,冰冷的金银箔仿佛被注入魔力一般,变成了炫丽夺目的金银饰品。金银匠,又叫打金师傅,这个职业与第一件金银饰品一起出现。曾经,金银匠的招牌遍布街头巷尾,一件件带着幸福感的金银首饰从他们的手中打造出来,承载着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

如今,在自动化生产和连锁金银品牌的冲击下,传统金银工匠店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金银匠人们或是转行,或是从工厂进货销售,不再倚靠自己的打银手艺。不过,与金银饰品陪伴的“匠人精神”却没有远去,它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存在。在临海一家珠宝店里,金银匠朱卫红用她自己的方式传承着“匠人精神”。

用了20年的老物什才能打出称心如意的东西

冬雨笼罩下的临海古城有点朦胧,在金叶珠宝的金银首饰修补间,记者看到了朱卫红。如果不是看到她正在加工金银首饰,很难将眼前这位温和的大姐同“打金师傅”这个职业联系到一起。18岁中学毕业后,朱卫红开始跟舅舅学习金银饰品加工,如今正好20年。曾经的打金师傅已变成了珠宝店里的“掌柜”。

学艺出师之后,朱卫红开了自己的金银加工店。就在10年前,她和兄弟看中了纯银首饰的市场,“当时,纯银首饰还刚开始流行,相对于手工加工起来的纯银首饰,机械化生产出来的银首饰更加精致,成本也更节省。”朱卫红告诉记者,因为之前经常就跟金银首饰打交道,因此他们店里销售的银首饰款式和售后服务都要比别家好一些,经过多年经营,他们方泰白银的银饰品牌在临海已小有名气。

然而在大时代的冲击下,机械化在生产和工作中运用越来越多,传统的手工艺人的市场越来越小,同样的,打金师傅这个职业也逐渐被人淡忘。朱卫红开始考虑转型,“现在大家更愿意去珠宝店里购买金银首饰,之前开打金店的要么转行做别的,要么开珠宝店。”朱卫红说,她们是2013年开始代理现在这个珠宝品牌的,区别一些珠宝店不能加工、修补首饰,她们的珠宝店售后服务更加周到一些。“顾客买过去的首饰,难免要修修补补,所以我就常坐店里,做这个售后的工作。”

不到2平方米的修补间是朱卫红的首饰加工场所,在店里隔出来的一个角落里,由一扇门与外面分隔开来,修补金银饰品是个细致活,有个不被打扰的环境十分重要。墙角的工作台上分布着数十件大小不同,功能不同的工具,包括朱卫红垫砧板的原木桩在内,都是她从18岁用到现在的。“老物什有脾气,这些用惯的东西在手里才能打出称心如意的东西。”朱卫红说。

尽管主要是做些修补工作,但是偶尔朱卫红也会在这里做一些客人定制饰品,而这些老物什们,在修补中,也依旧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记者到来时,朱卫红正在加工一个银手镯,她告诉记者,客人的手腕大小不尽相同,选好一款手镯之后,需要对形状再加工,这个时候这些手工道具就派上用场了。

十八般工具,十余道工序铸就饰品的美好

朱卫红正在使用的是一个类似擀面杖的木制棒子,一头粗一头细,约莫是手镯大小,长30厘米左右。她告诉记者,这个是手镯棒,在银条粗细加工好之后,将之绕在手镯棒上敲敲打打,最终敲打成手镯状,能够贴合,这个环节的加工就基本完成了。

“过大的手镯套到小的位置敲打,就可以修改尺寸了。”朱卫红说。

朱卫红解释说,金银的熔点在1000摄氏度左右,在加热之后比较容易塑形,加热融化的银块先倒模成银条,再在铁板上捶打敲长,最后通过穿过上面有不同尺寸孔洞的拉丝板拉成需要的直径。“拉丝之前先过蜡,这样比较好拉,先从大尺寸的孔拉过去,一遍一遍来,最终拉成需要的尺寸,就可以作为手镯、项链、戒指的原材料。”

在局部加热的时候,朱卫红会在银条上撒上一些粉状物。她告诉记者,这是硼砂,用来作催化剂,更容易加热,而且烧完之后饰品会更亮,“加热时候下面垫的石板和石碗都用耐火材料制作,高温加热后不会炸裂。如果是比较复杂的花型,会有预订的铸模,将融化的金银汁水倒进去倒模而成,之后处理下细节,再和其他部位焊接起来。”

经过近10道程序的熔炼、捶打、拉丝、倒模、焊接,金银饰品的雏形出现,这距离饰品最终完成还有最后一步。“在修补饰品和清洗的时候也会用到这一步,就是抛光。”朱卫红为我们演示了抛光的方法,她在抛光机中加入抛光粉、金属光珠、洗洁精、玛瑙碎后,再将饰品放进去开机搅拌,不久之后,原本有些灰暗的银手镯就焕发了原本的色彩。

时代虽变,“匠人精神”永在

自动化机器的使用替代了很多人工的工作,现在,朱卫红家工厂里的机器可以流水线一般完成切割、熔炼、拉丝工作,不需要再一遍遍地手工在拉丝板上拉丝。

“手指拉着这么细的金属丝,以前经常满手血泡。另外机器加工能够精确地控制金银的纯度,手工捶打会混进去很多工具里的铁元素,做不了现在的千足金、万足金。”朱卫红说。

在过去,回收旧饰品进行再加工或者转售是老式金银店的一个营收方式,但是在新的品牌化商业模式兴起之后,这种形式日渐式微。“代理的商品由厂家直接供货,自己的商品我们一般都会直接买容易加工的金银板,金银回收一般用在旧饰品换购这种促销上。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回收时也只计金银本身的价值,旧饰品的人工费不计入的。”她说。

在回收金银的时候,朱卫红20年的手艺和眼力也有了发挥之处,她说:“金银混入别的原料后,质量会不同,称重测量是个方法。还有就是看色泽,用火冲一下,纯金的颜色更加清澈,加了铜的会变暗,别的金属加进去要么暗一点,要么白一点。银里面加入别的金属,火冲之后会变黑。有的外层镀金,里面是否加其他金属还要剪开看。”

“不管时代如何变化,做了这么多年的工艺还是有发挥的地方。”朱卫红这么评价她这份职业的变化。由于她的坚守,这家用了新招牌的珠宝店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回头客。

“有一些首饰店是不提供售后维修服务的,有些知道的客户有需求会找到我们,这样对于我们积累客户是很有帮助的。”朱卫红说。

人物名片

朱卫红

临海人,38岁

珠宝店负责人,打金师傅

18岁开始从事金银饰品加工工作

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