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黄岩江滨社区有个爱说老话的老林

2016-01-26 11:11:4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陈驹耀 文/图

林华谦收集的台州老话

他爱收集台州老话,爱用老话和邻里打招呼

“你来看看这个,这句‘秋雷泊泊(象声词),度(大)水没屋’真是准啊!前两天打雷,过后真下大雨了。”“这句肚疼小埋怨刺瓜,什么意思啊?”“说的是,做事不要找借口,这里的小不是大小的小,是咱们台州话里不要的意思。”……在黄岩西城街道江滨社区,一群年轻人饶有兴趣地围在公告栏前,玩起了“猜谜”,他们猜的呀,是社区老话爱好者,林华谦收集来的469句台州老话,这些质朴的老话里,可有大道理。

他爱收集台州老话,社区居民还喜欢考考他

“老林,早啊,新婚夫妻三年香。”“哟,是老赵啊,早!走到孟坑头(厕所)张(看)三张。”

“老林,吃了没?打铁老师(师傅)红一红。”“吃过了,低(抵)得木匠泥水两三工。”

这可不是地下党接头,而是林华谦出门遛弯碰到社区的老邻居了。

“我今年80岁了,没别的爱好,就好收集咱们台州的老话,我们社区里,大家都知道我好这口,还都喜欢考考我。”林华谦说。

说起对老话的热爱,林华谦可有话说。

林华谦的哥哥在台湾生活了60年,每次打电话回来都用台州方言和林华谦拉家常,两兄弟隔着海峡用乡音交流,倍感亲切,“哥哥故去后,侄子来看我,我用方言跟他说话,他用普通话回我。”

林华谦突然发现,现在咱们台州讲老话的人少了,五六十岁的说个上半句,还能接个下半句,三四十岁的可能听得懂意思,一二十岁的孩子,开口就是普通话了。

为此,林华谦有了把以前工作生活中,积累的老话整理出来的心思。“我想让大家知道老话的优点,喜欢上说方言、说老话。”

四季八节,老话预报说在前

“小伙子,你来看这句:‘雨打立夏,无(浮)水洗耙’有什么精巧的地方?”林华谦招呼记者。

记者左看右看,看不出个所以然。

林华谦神秘地一笑,“给你点提示,你用方言读一下这个‘无’和‘浮’。”

记者恍然大悟,“这话怎么说都是通的。”

原来,在台州方言里,“无”(不要)和“浮”读音是一样的,如果立夏下雨,可以理解雨水很多,雨期很长。田里的水满出来可以洗钉耙。

林华谦年轻时,是黄岩粮管所驻头陀镇的粮管员,平时很喜欢下田和农民聊天,“我们台州农民的智慧真是博大精深,他们对这天气的理解,都通过这些老话流传下来。”

“芒种勿(不要)落雨,两日半做(发)度(大)水。说的是芒种季节不下雨,不久就要发大水。”

“夏至雷,十八个度水累累堆。说的是夏至前后要是打雷,这个夏季的降雨就会很多。”

“天上龙鳞班(斑),地上搁燥滩。说的是天上的云像龙鳞一样,地下就要干旱了。”

这些老话有很多,都是林华谦从农民那收集来的,“三句两句,就能把天气规律说清楚,我想咱们呀,应该把这些老话传承下去。”

真心真情,老话故事讲孝心

“老话除了说天气,也说了很多道理。”林华谦举了个例子,“就拿现在有些人办白事很攀比、铺张,老话早说在前面。”

林华谦用方言给记者讲了个故事:

以前有个叫阿坤的人,生了三个女儿,三个女儿长大嫁人了。有一天,阿坤肚子饿,去三个女儿家要点吃的。大女儿看他来了,把新做的糯米圆藏进被子,二女儿看他来了,把新煮的猪大肠藏进了灶台,只有家穷的三女儿,当了被子给阿坤买了鱼肉。

第二天阿坤装死,请邻居叫了三个女儿过来,大女儿上来就哭个不停,“昨天在家吃糯米圆,今天双眼看屋椽(死了)”,二女儿也跟着哭,“昨天在家吃猪肚肠,今天双眼白零零(死了)”,三女儿也在哭,“没对老爹生前好点。”

阿坤跳起来,打了大女儿和二女儿,说,“你们明明把吃的藏起来,却说给我吃了,生前不尽孝,死了却来比谁对我好。”

林华谦说,“老话就叫‘生前勿孝敬,死后争度命。’老人生前要孝敬,过世了大办,都是给别人看的。”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