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方言趣话:油条=天罗丝?

2016-01-28 09:11:2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黄晓慧

丝瓜的品种很多,有青罗、白罗、八角罗(这一种有棱角)。

众所周知,丝瓜在温岭方言中,现在一般是叫做“天罗丝”的,有几句温岭方言谚语,就与天罗丝有关,如“有格人羚羊犀角,呒格人天罗丝壳”,这是指有钱人吃凉,可以买羚羊犀角等名贵药材,而家里穷困的人,只能吃便宜的天罗丝壳(丝瓜络),还有一句话是“白扁豆天罗丝缠牢(或挢来)一棚厢”(或者作“白扁豆天罗丝缠牢一棚厢——解弗出),意指事物纠缠不清。

某人闲翻《台州地区志》,见方言篇有这样的记载:“……天罗丝:油条”。当时以为可能是台州其他地方的说法,在朋友圈中转了一下,引起了温岭朋友们的惊诧:“天罗丝不就是丝瓜?”“天罗丝和油条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吧。”“写错了吧。”“天罗丝不是丝瓜么?”“明明是丝瓜啊。”

不过,也有一位四十多岁的新河朋友说,新河也是这样叫的,而一位老先生则说,在民国时,温岭就将油条叫天罗丝的。

笔者查了一下资料,发现有本关于浙江方言的书上,关于油条,各地有多种多样的说法,如丝瓜筋(富阳、桐庐)、天罗絮(三门)、天罗丝(宁海)、丝瓜蒲(淳安)、油炸脍(德清)。

朋友圈中,一位四十多岁的三门朋友说,三门城关的方言,油条就是叫油条的,至于三门乡下是否有将油条叫天罗丝,不得而知。

笔者再查了下,发现宁海前童人,有将耳环叫丁香的,筷子叫箸、床叫眠床、辣椒叫辣茄、点心叫接力、油条叫天罗丝,前面几个例子,与温岭方言说法基本上相同。

而黄岩乌岩人,也曾将油条叫天罗丝(有文章记载)。

6月6日,笔者在文化桥菜场外随机采访84岁的肖泉村金兴法老人,据他介绍,在他小时候,温岭人就将油条叫天罗丝的,1949年后,也是这么叫的。而边上一位72岁的阿婆则称,她印象中从小就是叫油条的,没有“天罗丝”这一说法。

6月7日,笔者采访了温岭中学退休老师、“故事大王”邵云昌先生,他介绍说,在民国时,温岭人是将油条叫“天罗丝”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也是这么叫,后来才慢慢的,这个词汇消失了,被油条取代。

笔者在温岭新闻网虎山论坛上也作了调查,不少网友提供了有意思的回答,网友“白牛皮杀猪客”说:把油条叫作天罗丝的人,可以说是上了年纪的人的叫法,当年的油条并不像现在油条这样细而长,而是粗而短,在那年代,油条的加工技术并不公开,因油条的外形与“天罗丝”差不多,所以就叫它“天罗丝”了,当我们后来进入县城后,发觉别人的叫法与我们的叫法不一样,于是就按照城里人的叫法,改叫油条,这叫法可以说是50年前的叫法。

网友“月明星稀”说:有此印象。年少时,父辈等老人将油条称作“天萝(罗)丝”。至于新河具体到哪些地方,说不好。反正很早以前新河街老年人有如此叫法。

网友“吴立志”说:在(上个世纪)70年代也有油条叫天罗丝。

网友“wang0319”说:不独是新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温岭城关地区亦称油条为“天罗丝”,原因不详。恐如上面有位先生所言,有点形似吧?!

邵云昌先生老家是城西街道碗头山村,以前属于温西区,他告诉记者,甲鱼,温岭方言中一般叫“鳖”,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温西人过去是叫甲鱼叫做“团鱼”,因为鳖遇到惊动,常常是缩成一团,所以叫团鱼,团鱼这一个说法,与乐清大荆等地的说法一样(笔者了解到,温州平阳也是叫团鱼)。邵云昌说,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温岭方言老话也发生了变化,油条曾叫天罗丝是一例,甲鱼叫做团鱼也是一例。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