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温岭城墙 城门史话

2017-01-14 16:01:0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叶艳莉

嘉庆太平县志所载县城图

从温岭太平街道县前街南行,穿过小巷,至小南门路,可见一座古老的城门跨街而立,即是小南门城门了。如今,小南门城门已是温岭县城仅存的一座城门,而县城城墙早已荡然无存。如果时光可以穿越,那么,温岭的城墙城门,又经历了怎样的风雨沧桑?

1513,这是温岭城市建设史上应该铭记的一年。这一年,是明正德八年。这一年,距离温岭立县的明成化五年(1469)已有44年。这一年,知县祝弘舒来到了温岭。

大规模地修筑城池缘起于倭乱

温岭立县之时,并未修筑城池。这一状况,随着祝弘舒的到来而改变。祝弘舒是个很能干的县官,《嘉庆太平县志》称他“综理有方,剖决无滞,吏民不敢欺以私”。正德八年,祝弘舒以含山知县调任温岭。同年,就开始创立温岭城门。据《嘉靖太平县志·地舆志下·坊市》载:“四门,东曰迎辉,南曰观海,西曰延照,北曰仰山,各有楼。正德八年知县祝弘舒建。”《嘉庆太平县志·建置志·城池》则载:“邑自成化五年肇建,于时粗有规模。正德八年,知县祝弘舒创立六门,东西又各置水门。”

时光荏苒,25年后,温岭又迎来了一位大有作为的知县曾才汉,时在嘉靖十七年(1538)六月。这位被县志称为“精敏勤干,有守有为”的知县“更于东偏水洞之上作楼飞跨,名其门曰‘淇菉’。”

然而,温岭此时光有城楼,并无城墙。温岭大规模地修筑城池,缘起于嘉靖三十一年(1552)壬子的倭乱。是年三月开始,倭寇大肆侵扰温岭一带。江绾、岙环、松门等皆受其扰。五月,“倭寇益肆,恶少附之。自松门弃舟登陆,直抵邑南门,吹螺蚁附,纵火焚近郊室庐,城几破。邑人王庚以火器攻退。次日,贼登山觇城,以竹编牌裹牛皮,拥逼城下,架云梯欲上。城中弩石叠发,贼不得近。会郡守谭纶遣杨文将兵至,乃退去,文追破之于南湾。时任县事为方公辂,备御督战甚力,民恃以安。时儒学有关帝君显神事。”

由于县城没有城墙,“迨倭寇突至,外无保障,始请帑兴筑。”组织修筑的是当时的县官方辂,县丞杨旻为辅佐者。方辂,号七峰,江西人。嘉靖三十一年到任温岭。刚到任,就碰到倭乱。方辂“从容问山川要害,设兵守”。“先,邑无城垣,侯请于上,营度创筑,皆出其手。二尹杨亦有协赞功。”

城成,“周围四里二百七十七步,敌台九座,凡六门:东曰‘迎辉’,南曰‘观海’,西曰‘延照’,北曰‘仰山’,西南为小南门,西北为小西门。东南二门外复立月城,西、北二门增置敌台。水门二,在西城者为上水洞,在东城者为下水洞。皆依旧有新增,屹然为海上金汤。”

至此,温岭城墙城门格局大定,此后经明清历民国一直沿袭。

置红衣大炮十七位

清顺治中,知县王道鹏重修垛堞,置红衣大炮十七位其上。

清康熙十二年(1673),知县郭治增置窝铺十一处,由于钟楼并各门城楼年久倾颓损坏,以次整理。

道光二十年(1840),知县刘旭集绅士重修邑城,道光二十一年(1841)竣工。此后咸丰、同治间两次修筑,工作不多,经费亦省。

光绪十五年(1889)七月,山洪暴发,冲开上水洞、下水洞等,城崩百数十丈。水退,知县王寿楠用以前所存的修志洋银一千元,加上募捐洋银一万元,督理重修。

民国32年(1943),为防日机空袭,疏散居民,西、南城墙扒开三处豁口。

今仅存小南门城门

1957年,为开通温西公路,拆除东城部分城墙。

20世纪70年代,古城逐渐夷平,今仅存小南门城门。

站在小南门城门前,思绪万千。曾经,这里亦如奥斯伍尔德·喜仁龙先生在描绘北京的城门时所说的那样:“城门就好像巨人的嘴,其呼吸和说话皆经由此道。全城的生活脉搏都集中在城门处,凡出入城市的生灵万物,都必须经过这些狭窄通道。由此出入的,不仅有大批车辆、行人和牲畜,还有人们的思想和欲望、希望和失意,以及象征死亡或崭新生活的丧礼或婚礼行列。在城门处,你可以感受到全城的脉搏,似乎全城的生命和意志通过这条狭道流动着”。如今,城门被两侧高耸的民居所挟,没有了城楼,没有了城墙,已失去了往昔的气势,显得孤单而落寞。唯有门侧的一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碑昭示着它曾经的地位与价值。

正是这一道道城门、一重重的城墙,构成了温岭的城市骨架和结构。长方形的城池、格网状的街道网,这一城市基础布局框架至今仍沉潜在温岭的城市血脉之中。东门村、南门村、西门村、北门村、小南门村、小南门路、北门街……一个个地名无言地铭记着历史的烙痕。“筑城以卫民”,虽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墙城门作为城市屏障的意义逐渐消失,然而伴随着城墙城门的那一幕幕历史风云、人间悲欢,使其作为历史文化信息的载体,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其余的城墙城门,其形制已不可知。从小南门城门来看,其形制颇具地域色彩,带着温岭特有的性格基因。温岭盛产石材,是著名的石乡,城门的用材因地制宜,用的全是石材。条石为券,石板作壁,块石垒墙,有条不紊,坚固且耐火。城门门口朝西南方向,门口高2.6米,宽2.1米,纵8.2米。外侧门口为券顶式,两壁用条石垒砌,相对开两闸槽;内侧门口则为方形,两壁用石板垒砌,特色鲜明。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小南门城门成为了温岭城墙城门的孑遗,见证了温岭县城的变迁与发展。经历了一波又一波历史潮流,携带着一串又一串历史故事,承载着一个又一个文化密码,小南门城门,成为蕴涵着丰厚历史文化的城市符号。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