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吃货的N种叫法

2017-02-04 10:01:0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郭建利

前不久看到一则新闻,新西兰两名吃货运气爆棚,吃生蚝时意外吃出10颗珍珠。

这么幸运确实少见,但美食佳肴人人喜欢,生活中不乏一见美食口水直流的吃货,书面话叫饕餮之徒、老饕、尽盘将军。大文豪苏东坡一生屡遭贬谪,但性情旷达,很会享受生活,是个不折不扣的美食家,自嘲“自笑平生为口忙”。曾作《老饕赋》,极言烹饪之精和老饕之乐。

吃货,临海人谓之贪嘴人、贪嘴货、啜孔、哽孔、哽漏斗、哽落斗。天台话叫“牢槽人”,嘴馋的人。俗话讲“牢槽人,望月节(节日)”。嘴馋的女人叫贪嘴婆娘。温岭叫庎橱猫,也很贴切。漏斗是一种筒状物体,用于把液体或粉状物灌装进小口的瓶、壶之类容器,如灌酒、酱油、香肠等就借助漏斗。嘴是个无底洞,啜孔、哽孔、哽漏斗,意为“只知道吃的饭桶”,非常形象,有时出于戏谑,有时是贬低或骂人。

“吃”“喝”“饮”“抽”属普通话常用词,作动词时意义有别,但台州方言都用“啜”。

如啜饭、啜酒、啜茶、啜烟、啜素。外地人到台州感觉很新鲜,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其实“啜”是古汉语,《说文解字》:“啜,尝也”。孔子说:“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礼记·檀弓下》)尽管吃豆羹喝清水,能让父母愉快就是孝心。这是家贫孝顺的典故,后遂以”啜菽饮水“形容生活清苦,亦简称”菽水“。

啜即吃。“鱼肚皮肉嫩,好啜!”望范子(看样子),老实是啜孔、聪明孔。

小佬人(小孩)十把日朆(fēn)碰到肉,望到红烧肉囫囵吞,即啜即啜,乱吞乱吞。

哽功好得猛,恰得头世朆啜过样(好像前世没吃过似的)。如果饭量不大,则说:先生肚(先生指老师、医生,不做重力生活者),啜食省得猛,饭啜一丁物事(一点东西)。

钞票多嘅人坐屋里啜啜嬉戏,呒告讲(没得说)。呒钞票人好啜懒做,嫌七嫌八,嘴刁得猛(吃很讲究、挑食),样孬(fao弗好)啜,样孬啜,败家子。土话讲:呒米啜圆(比汤圆大的小吃),呒柴烧椽,{勿会}划算。今朝有酒今朝醉,只顾眼前不计将来。嘅,方音近“葛”,助词,相当于普通话“的”。“啜”还有近义词“哽”。贪吃叫贪哽,吃饭叫哽饭。散口(零食。温岭话吃零食叫啜散嘴)哽勿歇,夜饭哽勿哽?/晚头老酒哽醉噢。哽来忒大,还在屋里啜死饭(吃闲饭)。介呣啊装勿来(什么都不会做),只哽饭好用。/哽落得料岁爻,钞票还拨搭人骗开。(长到这么大岁数了,钱还被人家骗走。)/哽来三十多岁,生活勿开做,啃老桩(靠父母)。啃老潮:不提前到,到时候了才赶到。

《台州地区志》谓“鲠。吃的贬称”。鲠有数义:①鱼骨:骨~在喉,不吐不快。②鱼骨卡在嗓子里。③阻塞;堵塞。④直:~直(同“梗直”、“耿直”)。

哽也有“阻塞”义。又通“鲠”:噎住,食物不能下咽。如:食之鲠人,不可出。(《礼记·内则》)。口不容而强吞之者必哽。(葛洪《抱朴子·任能》)。所以笔者认为,“鲠”是鱼字旁,用“哽”或许更直观些。

央视《舌尖上的中国2》第一集讲到浙江千岛湖和衢州开化的螺蛳。台州人亦欢喜嗍螺蛳,清明嗍海蛳已成习俗,据说能明目,叫亮眼蛳。临海竹枝词《清明》云:清明时节雨纷纷,家家户户去上坟。寒食青饼餐餐吃,呼呼海狮亮眼睛。嗍指吮吸。清代胡文英《吴家方言考》:“嗍,咀吮物也。吴中谓咀物令出曰嗍”。台州话亦叫呼螺蛳,哽螺蛳酒。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