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与鸡有关的台州土话俗语及童谣

2017-02-18 15:24:3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郭建利

黄岩有首《十二生肖歌》:老大细,老二好力气;老三名头大,老四宿山哈(间);老五挂在天,老六倒路边;老七落校场,老八本性良;老九猢狲形,老十叫开门;十一啜勿饱,十二供神道。分别对应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12种动物,生动有趣,琅琅上口,深受小朋友喜爱。2017年是丁酉鸡年,在此不妨谈谈与鸡有关的土话俗语和童谣。

雄鸡头孤凄相,雉鸡毛横解

谢年是台州风俗,相当于鲁迅笔下的“祝福”。农历十二月人们纷纷以猪头、雄鸡头等祭品拜谢天地保佑,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吉庆平安。临结束时放三响鞭炮。所以温岭有句玩笑话“谢年打炮仗,雄鸡头孤凄相。”意思是雄鸡要被宰杀作供品了,可怜得很。孤凄相:可怜的样子,临海人叫可怜相。

俗语“小雄鸡,抵高丽(人参)”/硬压(或:捺)雄鸡{勿会}生蛋,/卖黄鸡娘孵鸭蛋,翻来覆去一场空。/鸡窠前搜蛐蟮:鸡窝前寻蚯蚓,当然没啥指望,找不到什么好东西。有的人属于劳劳碌碌的苦命人,天生劳碌命,黄岩人称为“鸡搜命”,为生存不得不四处觅食。台州人以鸡肚肠喻心胸狭窄、小心眼,又称“小肚鸡肠”。如果一个人吝啬,“做人家”,节俭也好抠门也罢,就说“鼻头涕啊带屋里喂鸡”,一丁好处都勿落拨(给)人家。

如果婚后女子不注重自身形象,无心打扮,邋遢(方音“辣搭”)范,而且身材走样,那么土话就称之“赖孵鸡样”。赖孵鸡:不下蛋的抱窝鸡。顾名思义,赖在下蛋窝里想孵蛋的母鸡。但台州土话亦讲“赖孵鸡姆有福气”,红颜往往薄命,鲜花插在牛粪上,恰如《水浒传》王婆所言“骏马却驮痴汉走,巧妇常伴拙夫眠。”而相貌平平的女人却可能嫁了好老公好家庭,运气好,“老鼠脱落米缸”。台州话里,田鸡不是鸡,指青蛙。而丰子恺(桐乡人)散文里的“水鸡”则指“甲鱼”。正如温州话河蟹叫田蟢儿,七手八脚爬行的蟹,同蟢(台州话指蜘蛛)何其相似乃尔!

温岭俗话“磨得鸭嘴尖,鸡嘴弗值钿”,亦说“鸭嘴磨尖,鸡行散了。”无非笑其背时。确实,“勿讲早迟,只讲落时。”把握机会,适时而动!“小鸡蛮蛮,肚肠蛮出。”比喻开玩笑闹出大事情。而“跟狗服狗,跟鸡服鸡”,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台州土话歇后语蛮多,既形象又诙谐,饱含草根智慧。如:杀鸡教猢狲——吓人。意即杀鸡儆猴。温岭歇后语:雉鸡(野鸡)毛横解——威风凛凛。/赶牛进鸡窠——门路不对。/时迁(水浒人物)偷鸡——不打自招。/鸡肉算到鸡骨头——算子精。

最有名的是“鸡子壳里做道场——坛场太小”。或说:螺蛳壳里做道场——坛场太小。歇后语前部“引子”不同,但后部“注释”却一样,这属于“异构同义”。譬如临海话:赤卵(即赤裸,卵本指男阴)鸡代水鸭脚冷——多管闲事。有时紧缩成“代水鸭脚冷”,既歇后,又省前。赤膊鸡自身难保,当愁不愁,却担心鸭受冻,这不是多事吗?可笑之至。黄岩话“赤卵鸡代鸭愁——多管闲事”,或说“赤卵鸡,代鸭愁”,都与上例异构同义。台州人称鸡蛋叫鸡子,鸭蛋叫鸭子。

想到一个笑话《做衣裳老司装扮主人家》。早时农村人家都养鸡狗猪,两几时鸡乱飞上桌寻啜食。有个做衣裳老司啜点心——浇头面。望到桌上有“烂溏鸡屙”。他自然恼怒,但也不声张,计上心来,想装扮(捉弄)主人家。搛了几箸浇头里的金针、油泡和搨来的鸡子(鸡蛋)丝,盖在鸡屙上。待到主人家来收拾碗筷时,纳闷好好的鸡蛋老司头怎生勿啜(怎么不吃),一把就抓起来纳进嘴里……,结果可想而知。

燕啊燕,飞过店

台州民间童谣,在老百姓口头代代传诵。其中不少涉及鸡鸭等家常动物。譬如临海《麦杆谣》:“哩罗哩罗,麦叫吹沙;眠床棚背,介呣响,雄鸡响;草鸡响啊啪,瘌头娶小娘,拔会响。”

《燕谣》:燕啊燕,飞过店;店门关,飞过山;山头白,飞过麦;麦头摇,飞过桥;桥上打花鼓,桥下娶新妇(新娘);娶个癞头新妇拔拔肚。拔肚碎,喂小妹,小妹几时嫁?天亮(明天)后日嫁。嫁邻舍,邻舍穷;嫁竹筒,竹筒两头空;嫁相公,相公有奶奶;嫁田蟹,田蟹呒有八只脚;嫁喜鹊,喜鹊{勿会}飞;嫁雄鸡,雄鸡{勿会}啼更;嫁小生,小生{勿会}做戏;嫁皇帝,皇帝{勿会}管天下;嫁拨(给)俺,俺呒辫;嫁拨黄蒲鳝(黄鳝),黄蒲鳝{勿会}打洞;嫁拨烂眼凤,烂眼凤双眼烂糟糟;嫁拨猫,猫{勿会}趿老鼠,一棒打及死,剩落两个猫卵子!

温岭童谣《小小白公鸡》:小小一只白公鸡,头高仰来尾不低。相公不杀我,留我五更啼。五更不见啼,花猫拖在竹筻里。竹里梅花带雪开,东风吹下一枝来。邻家有个花娇女,嫁与聪明小秀才。《五更鸡》:“天迷迷,我先啼,叫醒家人快爬起。客人堂前嬉,声声口口叫杀鸡。快刀杀进鲜血流,烧起热水脱毛羽,脱了毛羽夸我肥。五更鸡,不再啼,日里怕狼鹰,夜里怕狐狸。”读来不无伤感。雄鸡司晨,所以天快亮了,天台活叫鸡啼

{口来}。如果整日不务正业,无所事事。不干正事,或干不了正事,酒囊饭袋。临海话称之“白糊糊,鸡膯鼓”。鸡膯,台州俗话叫鸡膯鼓。膯,禽鸟的嗉囊。白糊糊,有时是骂人话。

再看《喜鹊喳喳叫》:“喜鹊树上喳喳叫,迎接贺客便来到!大头虾姆(蚂蚁)排着长队来,萤火虫点着灯笼前面照;蛤蟆开着大嘴吹鼓手,蛐蟮吹箫鳖打鼓;黄狗来敲锣,田蟹做轿夫;白鹅摇摇摆摆做新郎,水鸭漂漂亮亮做新妇;雄鸡昂头高唱做司仪,草鸡缩头古脑做送婆;花堂里蟋蟀唱起结婚歌,纺织娘(莎鸡)跳起秧歌舞;新妇间沙蟹挂布帐,白蟹送喜果;厨房里田蟹去买酱油醋,老鸭衔柴燕烧火;花猫做厨官,老鼠夹桶盘;朆(fēn)等上来尝尝看,滴里搭拉啜个完;只有倒挂在壁角落头夜游蝙蝠笑,啜完勿啜完我勿管!”活脱脱是以鹅鸭为主角的海陆空小动物大巡游,集体狂欢!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