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玩味天台话

2017-03-28 12:15:07  来源:天台新闻网  

天台人说“人”字,音近似于“宁”不像绍兴人,发三个音,从,囊,银。

有一次在电视里看到韩国的播音员说“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词,发音竟然与天台人一模一样。“人”,发音也是“宁”,我感到奇怪了,难道韩国话,是从天台传过去的?据说,韩国的卢姓和崔姓是天台人过去的,我一时找不到相关的记载,除非要翻宗谱。

天台人说普通话的人字,总说不好,老是说成“愣愣愣”,舌头转不过弯,僵僵的。硬硬的。

其实关于“人”,天台人有许多词儿。

老倌

老倌是老头儿的意思,老头,这个太土太粗,不尊敬,天台人,叫老倌。倌,有几种意思,比如,店小二,叫做店倌,看牛羊的,叫做牛倌羊倌,这是北方话,但天台人的倌字,很少有这个意义,唯一用倌字的,就是老倌。老倌,一般指的是60岁以上的老头子,老倌的倌,读第四声,叫起来很亲昵的,在山村,老头子在干活,到了中午的时候,老伴就喊,老倌哎,吃饭了。有一个老倌去世了,他的老伴就哭着,老倌哎,你怎么这样就走了呢,我还要你焐脚头呢,以前,老倌和老伴在床上,一人一头,老伴老倌可以相互暖脚。不像现在,夫妻都是同一头睡觉。

天台人幽默,说老倌人为老倌戳。大概是老倌人走路靠戳拐棒头的缘故吧。

老官 月客

天台女人把丈夫叫做老官。新婚的丈夫,叫做新郎官,不能说成新郎倌。老官这个词,与戏曲中的“官人”相似。越剧《盘夫》中唱:“官人啊,官人好比天上月,为妻可比月边星。”天台童谣:“新妇娘,嘎嘎响。新郎官,被下钻。”这是一种打趣、戏谑之语。

新妇娘,就是新媳妇,妻子,天台人叫做月客。椒江人叫老安,老安来源于老安人,朝廷命妇也,由此,妻子尊称为安人。天台人称月客,有一个说法,月老系红绳子,妻子是月老引来的客人,所以叫月客。天台人说话,“月”与“女”音近,所以,月客也叫做女客,又,月与肉通假,月客也称为肉客。老官要待妻子像客人一样,相敬如宾,就像孟光梁鸿的举案齐眉一样,但有的天台人说,老官官样,月客客样,则有明显的男尊女卑的成分,似乎说,老官是一家之主,家长,男人就是主宰,掌握大权,如果说是月客掌权的话,说是牝鸡司晨,好像母鸡喔喔打鸣一样,反常。家里似乎弄得一团糟,其实这是封建思想在作怪。现在女汉子多多,把家弄得整整有条的多多,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但月客就是月客,女客就是女客,妻子。

现在人把老官说成老公,是变异的,公婆的公,是尊敬的长辈,不适合,还有一个,老公在古代,是称呼太监的,现在把自己的丈夫叫老公,则是戏谑,不严肃不正经的,所以,我对女人称自己老官为老公的,感到很别扭。

年纪轻轻的女子,怎么不就自己称呼自己是老婆了呢?

娈人

娈人,是老年妇女的代称,有些人说是銮人,有则故事说,浙江女子可封王,据说,赵构赤脚逃千里,后面金兵追得急,他跑到了天台,被一农村少女用板箩(谷箩)罩住,少女自己坐在上面,金兵来了问前面是否有人跑过,她胡乱指了一个方向,金兵远去了,少女将赵构放了出来,赵构说,我要用銮驾迎娶你,后来这位少女,就成了谢太后,其实,谢太后是宋理宗的月客,不过天台乡村用銮驾一样的花轿子迎娶新妇娘。銮人也可以说得通。

“娈人”的娈是容貌美好的意思,诗经中的《邶风·静女》就说,静女其娈,贻我彤管,毛传解释说,既有静德,又有美色。娈人也是品貌双全的女子,天台男子将妻子称呼为娈人,是深蕴一种爱意的。

有人把老娈人写成老恋人,勉强,作为女性的称呼为老恋人,男性的就不能称呼老恋人了吗?有歧义,不如“老娈人”贴切。

天台人说,老娈人念经,有口无心,农村的老娈人文化不高,念心经老是破句破音,把《心经》中的“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老死乃至无老死尽”,念成“胡有家拿子,胡以息家,胡胡明,胡胡明神,胡老师胡老师神”,意思全反,但她们是很专心的,很诚意的,是有心的,心诚则灵。我们不能因为这个讥笑指责她们。

老娈人,天台人说老娈人精,我也可以说她们老娈人经。都讲得通。

天台人叫年轻的姑娘,叫做老奓嬢,奓,大也,音do。明明是小姑娘,偏偏叫老奓嬢,正话反说。天台话有许多类似的修辞手法,譬如,好死等等。老奓嬢,漂亮死,意思是说,小姑娘,漂亮极了。

但天台老官不会叫自己的妻子为娘子,那是越剧唱的,如果有人叫妻子为娘子,拉长腔调,人家说,这个人寿死,寿,为寿头,天台人说,这个人很做作张扬,寿头搭脑,装腔作势,与苏州人说人迟钝的寿头不一样。

娘,普通话是母亲的意思,母亲,天台人叫姆,不叫妈。有时叫母亲为姆妈。姆妈,闭口音开口音都有,和谐极了。亲家母,叫做亲家姆。天台人喊娘(niang,二声)为母亲的意思,如果喊(niang,第四声去声入声)的话,指的是奶奶,老娘。爷爷叫做老爷,第四声闭口音,yi。

娘舅,为舅舅,母亲的兄弟。妻舅,则为冷饭舅,为何称呼冷饭舅呢,待考。不过绍兴有童谣道:“舅舅舅舅,湖里游游,冷饭头偷偷,咸鸭子搂搂。”估计冷饭舅也是幽默的称呼罢了。

娘妗,为舅舅的妻子,即,母亲兄弟的妻子、妻子兄弟的妻子。

小佬人

小佬人,就是小孩子。小孩子,天台人有一个说法,叫做细佬。天台过年歌云,廿四掸尘,廿五牵牛细佬送还人。牵牛细佬,即是小牧童也,牧童短笛很文雅,但天台农村贫穷人家的细佬,书读不起来,只能替大户人家放牛,如高玉宝一样,看羊也在读书。

细佬读书,文字书读不了,只能看有图画的老孩书。老孩书,为小人书,小人,与细佬到是对应的。天台人说的老孩,指的是图画雕塑的东西,纸上画的,墙上挂的,家具上雕的,无论山水、人物、鸟兽、花草、亭台楼阁、船车桥梁等等,都是。

细佬的细,为小的意思,天台人为示亲昵,特称为小细佬。与小细佬相对的,则是奓佬人。奓佬人者,大人也。

倒水赖

小佬人哭闹,赖在地上不起来,大声叫,拖长声音叫,天台人说他赖叫。有理的人,会把理由讲出来,一二三四,清清爽爽,不是赖叫能达到目的的。对着小佬人赖叫躺在地上不起来的,天台人故意唱这样的歌,羞他:“赖叫,赖叫,三个蛤蟆来扛轿。扛到三角街,髋臀吹喇叭。”

对付赖叫的小佬人,还有两种方法,一个是打屁股,一个是不理他!他发现赖叫没人理,就觉得没趣,就自己爬起来,不赖叫了。

人怕倒水赖,牛怕赤骨柴。柴,就是瘦的意思,牛瘦得剩下了骨头,牛倒了,没命。人倒水赖了,人也等于废了。

倒水赖,是一个很形象的词。形容一个人,蛮不讲理,蛮横,不求上进,破罐破摔,是货真价实的无赖。

大佬人的倒水赖,是不讲理的,不讲规则的,试想一个人倒在地上,偏偏往水洼里倒下去,倒下去,就不起来,拉他也不起来,看起来,就不可救了,真的不可救了。

孔子说宰我,昼寝午睡,朽木不可雕也,烂泥糊不上墙,但是,宰我不是倒水赖。对于天台人来说,那些倒水赖人,是无药可救的,晓之以理是没有用的,动之以情也是没有用的。

唯一的是,给他一顿打。打痛了,倒水赖人才会跳起来。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