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天台人咯张嘴

2017-03-28 11:54:13  来源:山上工作室   胡明刚

浙江省天台县地处偏僻,所以其方言保留着比较原始的古韵,它属于吴语体系,形式独特,与周边的仙居临海新昌宁海方言大不相同,自成体系,因为佛教天台宗的传播,日韩语中也带有许多天台音,唐代隐逸诗人寒山子的诗歌就带有许多天台方言的元素。一些古诗用普通话念诵,音韵不协调不和谐,但是用天台话来读,则非常协调悦耳,天台方言在于讲话速度快,硬,声大,但有非常浓郁的古韵,味道十足,尤其是一些词语,除了古意之外,更有浓厚的文学意味。

本文就天台话词语的文学性进行有趣的自我解读和探究,比如,天台人的张嘴讲话方式………………

张嘴

我这个人人意好,就是话多,天台人讲,我张嘴多。我心里有委屈,十张嘴也讲不明白,就像蜻蜓倒蟢网。有话也难讲,秀才遇到兵,讲话弗灵清了。我不善于讲话,天台人说,我嘴码弗好,我遇到人很礼貌,动不动老爷老嬢叔叔阿姨伯伯婶婶好,大家都讲我口嘴好。我既然口嘴好,别人就说这个人好张老匹嘴,有些轻蔑于我,把嘴巴与生殖器等同起来。不尊敬,气得我要跑过去打他嘴掴,但我拳头权力小,赢不过人家,只好瘪嘴扁嘴歪嘴哭了。

老爸老是教育我,你生一张嘴,给你两个耳朵,就是说,让你多听,少说。流行歌曲也唱,沉默是金,但我不说怎么行啊,那就成哑老了,庙里的泥塑木头老爷也有一张嘴,人家总是担心他上天打小报告,就往他嘴里抹糖,说的甜蜜一些,天台人又要说啦,你讲话糖甜蜜滴,背后抓手捋臂,张嘴同你讲,双脚踩你麦田迒。可见嘴里说的,同做的不一样,比如几十年前的“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当面讲好话,背后下毒手”,是一样方式嘴的两种表述。

我乱说话,别人说我张嘴生倒钉了,我怎么把人家的秘密说出口了,别人说我张嘴不关风,嘴巴生着,最好是用来唱歌的,不是为了说话,但我说,说方言话要张嘴,讲普通话要用张嘴,讲真话是张嘴,讲谎话是张嘴,做人做工作也混混张嘴过,张嘴啊张嘴,谎话吃鱼吃肉是张嘴,嘴掴也是张嘴!天台人说。

耳光,也叫耳刮子,天台人叫做嘴掴,一掌过过去,把人家的嘴打歪了肿起来,叫做吃麦饼头。为什么不打脸要打嘴,因为嘴不讲好话,讲老实话,讲呾人(骂人)话,讲烂絮话,这还犹且可,但许多与嘴有关的坏毛病,就同人的品格关系很大,这个人的嘴品实际上就是人品了。

张嘴的毛病很多,一个是豁嘴。豁嘴就像蛤蟆一样张大阔嘴,讲大话,讲不实际的话,这些话说的天花乱之,其实是个骗人的把戏,所以,也就是谎话了,谎话,天台人叫豁话,豁话,不着边际,就像水从豁口出来一样,话一出嘴,就收不回去,四处乱溜,说谎话,天台人叫做豁嘴,因为谎话是骗人的,藏不住真实,天台人叫骗人的人,就叫奓豁管(棍)。豁人家的人,就像童话中的兔子,三瓣嘴,但他们的嘴,表面上唇红齿白,非常好看,舌吐莲花,但用x光慧眼一照,不但豁嘴,而且是个斜嘴。

通过嘴巴话语制造矛盾的,叫做挑嘴。挑嘴三妹,像猪嘴拱地,看到什么拱什么,拱到什么吃什么,而挑嘴则与拱吃不同,主要是用语言制造人家的矛盾,挑嘴的内容,可能是实的,也可能是虚的,比如,a确实在某地说b不好,C就真的把A的转述给B了,导致B和A打架,如果B承认了,也可;不承认,就把C拉过去对质,这就叫问口嘴、对口嘴。如果口嘴对不上,那挑嘴的人,就要赚嘴掴。

挑嘴与撮嘴不同,撮嘴,是捏着嘴尖着嘴说话。如果A没有说过对B不好的话,是C胡编乱造的,那么,C是无中生有,那就是撮嘴,最后的结果,就是AB联合起来对付C,一般来说,这个时候C要么赚人呾(骂),要么就是吃嘴掴。

有些人嘴巴恶劣的,A和B好不容易谈成一件事,比如业务交易,就有个人心里不平衡,或嫉妒,或有A和B中的一个人有怨恨心,就拼命他们的坏话,导致他们达不成协议,生意告吹,这叫倒嘴,肯定是要得罪一方人的,可谓是:倒人生意,如同杀人父母,受害的一方知道了,肯定过来报复,倒嘴的人就要赚嘴掴吃。

嘴掴,天台人有另一种说法,叫做蒲扇,就像济公手里举着的那把破扇子,对于那些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的张嘴不好的人,扇他几下也是值得的。

当然有些嘴巴的错误,是不能扇嘴掴的。比如,爱吃零食的,叫做零嘴,天台人说,贪张老匹嘴,够不上吃嘴掴的条件。还有翘嘴,就是嘴唇上翻的,唐老鸭似的,这是天生的,有些人上嘴唇长下嘴唇短,叫做天包地,下嘴唇长,上嘴唇短的,叫做地包天。还有一种,叫做缺嘴,也就是王菲孩子那样的兔唇儿,是天生的遗传的,有些是腭裂,有些是唇裂,现在医学技术先进,可以从缺嘴者本人的身上挖一块皮补上去就可以了。这不成问题。

这是个贬义词,这个吹,不是吹牛的吹,是吹捧的吹。

说吹捧话的人,叫做吹奓卵讲,就像孩子们用嘴对着猪尿脬吹气,将它吹大,当足球踢一样,历史上记载,宋代盛行的蹴鞠,就是用猪尿脬吹气用脚踢的,据说是世界上最早的足球。果然,就有一个姓高名球(俅)的人就吹猪尿脬把皇帝弄得团团转的,可见吹奓卵的人,他们吹的目的就很明显,就是把受吹的人要当猪尿脬足球踢。

吹牛把自己吹当成牛吹上天,吹奓卵把别人当成猪尿脬、猪奓卵(男性生殖器)吹上天。

我看那些吹奏乐器的,是很吃力的,就像吹喇叭唢呐(天台人叫做官堂)小号萨克斯长笛一样,憋足整个气力,脸涨得通红,青筋暴突,吹得动听还可以,但吹破了音,吹岔了气,那人家就听得不高兴。讲吹捧话的人,也得千方百计想词儿,要想得到位,想得得体,想得与众不同,让受吹的人和听到的人感到高兴,而不是肉麻,那可是真正的才华。

吹奓卵的与拍马屁相近,记得有则故事是这样说,一个在阳间专门讲吹奓卵话为生的人,死了到了阴间,被阎罗王审问,正在审问时,阎罗王放了一个屁,于是这个吹奓卵大师就开始说话了,绝招立即使了出来:“皇上高撅金臀,轻放金屁,袅袅乎有麝兰之香,隐隐乎有仙佛之气,婉婉乎有管弦之音,听尊屁也,如临蓬莱金阙,闻贵屁也,如对琼台美厨——”阎王听得滴溜溜转,好吧,你投生去吧,负责我们的宣传工作,提供我们的正能量。后来马屁精回到阳间,高官任做骏马任骑,还专门拨款修建城隍殿,朝夕供奉阎王爷。吹捧话说得顺溜传神的人,可以真正的语言大师文学家啊。

天台人有范方老倌人的故事,范方老是捉弄人家,当年,他的老丈人(岳父)做寿,许多人都拿着大大小小的礼物去了,他干脆提着一个吹火筒,天台叫火管(管,天台音为gun)一路噗噗噗地吹着去了,老丈人问,我做寿了,你拿吹火管过来做啥,范方说,你做寿,大家用礼物间接来吹,我就用吹火管直接来吹,你说不这样吹又怎样吹?

老丈人给范方老倌人讽刺了一顿,气得打虎跳,但一点办法也没有。

吹捧人家的,不但用语言来,而且也用动作东西来,送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让那些受吹的人高兴,这种用物品献殷勤的,天台人就说他吹奓卵,与吹捧话区别来。其实,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拿东西吹,用意很明显,就是让受吹的人干点事儿。要不是你有点权柄儿,有点钱财儿,谁吹你?你是穷光蛋流浪汉,谁尿你?

吹捧人家的人,天台不喜欢,除了用吹奓卵这个词表示蔑视之外,还编了一首歌谣,先是说老猫拖走吃的,在羹橱背(菜厨顶)上吹胡子瞪眼睛,——

连紧拔棒,拖到瓦堈(瓦楞),

连紧端梯,拖到下前溪。

下前溪人吹喇叭,猪肉豆腐满檐阶,

下前溪人吹奓卵,猪肉豆腐满满碗。

可见吹捧人家的下前溪人,尽管有吃的,但比猫还要受人鄙视。

天台有一个词更鄙视吹捧人家的人,叫做吮卵讲,土话吮卵用文人话来说,是为“吹箫”。

硬臊辩

硬臊辩,也是天台人某些雄辩家的说话方式的一种定义,这些人说是雄辩家,但他们辩的不是道理,但总是给人一种道理十足的形象,硬臊辩的道理千万条,是横理,不是直理。他们的形式有千万种,概括起来,就是强词夺理,偷换概念,无理取闹,上纲上线。

硬臊辩的人,都是天生的雄辩家,但是,他们说的都不在理上,没有什么逻辑性。比如,王蒙的小说《雄辩症》就是这样的一个硬臊辩。

一位医生对病人说:“请坐!”

病人说:“为什么要坐呢?难道你要剥夺我的不坐权吗?”

医生倒了一杯水.说:“喝水!”

病人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并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例如你如果在水里放了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并没有放毒药,你放心!”

病人说:“谁说你放了毒药呢?难道我诬告你放了毒药?难道检察院起诉书上说你放了毒药?我没说你放毒药,而你说我说你放了毒药,你这才是放了比毒药还毒的毒药!”

医生毫无办法,便叹了一口气,换一个话题说:“今天天气不错。”

病人说:“纯粹胡说八道!你这里天气不错,并不等于全世界在今天都是好天气!例如北极,天气就很坏,刮着大风,漫漫长夜,冰山正在撞击!”

医生忍不住反驳说:“我们并不在北极嘛!”

病人说:“你不应该否认北极的存在,你否认北极的存在,就是歪曲事实真相,就是别有用心。”

医生说:“你走吧!”

病人说:“你无权命令我走,你是医院,不是公安局,你不可能逮捕我,你不可能枪毙我!”

这是硬臊辩的一种。

在民间,我也听到类似的故事,据说是某个地方建造完一个新庙,台湾的一些信徒敬仰得不得了,先是把城里通到山上的大路扫干净,然后,一跪一拜地拜过去,有个雄辩家就说,台湾人扫大路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扫大陆。为什么要扫,因为大路有不平。哪有不平哪有我,这不是对社会主义不满么?大路有不平,就是大陆有不平,大陆不平,就想台湾人来铲平!他们一跪一拜干吗,就是要祈祷一扇子把大陆的不平扇掉,原来,他们借助神威来反攻大陆,对付大陆,用心何其毒也!

说这句话的人,是在文革出来的,当了一个掌握实权的领导,这样一硬臊辩,上纲上线,建新庙的人罪责不轻,幸好改革开放了,他们的硬臊辩没达到效果,反而起了反宣传作用,新庙更加走红,倒成了一个旅游胜地好景点了。

呐臊喊

鲁迅写过一本《呐喊》,是小说集,所谓的呐喊,就是大声呼喊,有呐喊助威的意思,比如摇旗呐喊等等,往往是有群体性的意思在里面,呐喊者是有主观思想的,比如倡导倡议什么的,都可以。

但天台人说的呐臊喊就不同了,就是瞎起哄,没有主观的思想,是盲动,有些是添油加醋,有些是火上加油,比如,在乡间,演戏的时候,许多人就呵呵乱叫,你推我搡,不在看戏上,而是看热闹,叫做闹牌前。哪里火着了,就一个劲地往哪里奔,图个热闹,哪里有人要跳楼了,大家就一起聚集在哪里。大声喊叫,怎么还不跳啊,如果是个英雄,就往下跳啊,这样磨磨唧唧的,干吗啊,这样一呐臊喊,那个人一急,真的从楼顶上栽下来了。

这种呐臊喊的人,说好是好,说坏是坏,往往是随大流,凑热闹的,没有自己的主见,往往会被人利用,比如,文化大革命,就是许多爱热闹爱呐臊喊的人聚在一起,被人挑拨起来的。是名举手一呼应者云集。所谓应者,大都是热中呐臊喊的那种人。

呐臊喊的人,是无聊的,脑袋大而无思想,个个喉咙大脖子粗,竹杠样,伸得老高老高的,昂起头,就像鲁迅所说的,就像一群被人提着的鸭子,嘎嘎地叫着。

撞话

撞话与硬臊辩不同,硬臊辩是倒水赖话,撞话是怪话,风凉话。

这个撞不等于冲撞的撞,主要是讲话,不是正面冲,而是从侧面撞,侧面撞比正面冲更有力量,就像敲钟一样,从侧面敲声音更响,旁敲侧击。打人家屁股,痛人家脸上,指桑骂槐,幽默风趣,油腔滑调,含沙射影,什么方式的都有,或念诗,或讲故事,或说相声。王顾左右而言他。看是随意,但很文学,在民间传说里很多,这种的说话,就是撞话。

天台人说打七撞八,说的是七,针对的是八,这比指着和尚骂贼秃还要难受,一个是正面交锋,一个是迂回战术,撞话说的都是语言艺术哦。

下面是我搞民间文学集成时听到的一个撞话。

有两个人出门,住在旅店里,吃了夜饭,一个人要睏觉,另一个要抽烟筒,因为要睏觉的人不想直接说,就故意找个故事代替:

玉皇大帝要做寿,乌龟精也要去,在路上,它碰到了黄鳝精,黄鳝精也说去拜寿,乌龟就让黄鳝爬到自己的背上,免费搭顺风车,驮着到了南天门。太白金星看见了,说乌龟先生,你带着烟筒来啦?

抽烟的人知道睏觉的人在撞他,就用另一个故事代替:

有个黄鼠狼同蟹是朋友,黄鼠狼请蟹吃饭很客气,接着蟹请黄鼠狼吃饭,蟹洞太小,黄鼠狼进不去,就一屁股对着蟹洞放屁。蟹用钳子夹住黄鼠狼的屁眼,说,不要放屁,不要放屁了!

这时,旁边的一个人听见了,心里不高兴,就对他们说:

我也有个故事,从前两父子分家,就是一个桶分不下,两父子打得团团转,老爸打不过儿子,就躲到眠床底下,儿子急了,就拿着条板凳撞他,老爸忍不住叫起来,“儿子啊,不要再撞了!”

这是正宗的撞话,还有一个撞话,是这样说的。

一个米店老板,不肯粜(卖)米给穷邻居。穷邻居对他说,要不我讲个故事,讲得好的话,你粜米给我。米店老板说,可以。于是穷邻居说开啦:

从前,有个乌龟与一个蛤蟆为抢一个儿子,打官司,水牛法官判不下来,最后告到老虎那里,老虎问狐狸,这怎么判啊?狐狸说:这有什么难?把儿子带上来,打他一顿死柴,会跳的是蛤蟆生,不会跳的是乌龟生!

这下米店老板挨了撞,但没法生气。我讲的是乌龟和蛤蟆,你生气,等于自己是乌龟蛤蟆了,你到底是跳(粜)米给穷邻居好呢,还是不跳(粜)好呢。反正挨了撞,粜米不粜米,米店老板乌龟和蛤蟆已经做到手了。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