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最后的铁匠

2017-06-27 09:20:5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商报   陶宇 文/摄

金师傅对每道工序都一丝不苟。

金师傅在对锄头进行开封,使得锄头变得更加锋利。

烧制是打铁中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

在椒江章安老街上,有一家面积不大的铁匠铺,屋子正中有个大火炉,炉边架了一个鼓风机,炉膛内火苗直蹿,屋子的地面上铺满了钢材和废弃农具。打铁铺主人姓金,已经年过花甲,但他仍旧坚守着手工打铁这一行当。

金师傅入行已经50多年,他的父亲当年是章安铁器社的打铁师傅,受其影响,金师傅14岁那年也进了章安铁器社开始了他的打铁人生。

俗话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在金师傅看来一点不假。无论春夏秋冬,他都要围在火炉边干活。寒冬虽苦,还不至于太累,每到酷暑,在熊熊大火边挥舞铁锤,才真的是难以忍受。

金师傅说,从前生意好的时候,从早忙到晚,片刻不得闲。打造一把锄头,需要八九道程序,打好以后还要加工做棱、淬火,花一个多小时才能变成成品。但看到村民满意的眼神,他很有成就感。

后来金师傅离开了章安打铁社,1991年自己开了一家打铁店,一开始他还招了几个徒弟一起帮忙。但随着工业的发展,机械制造和农用机械的普及,打铁这一行当渐渐开始走下坡路,几个徒弟也离开了。虽然早些年儿子也学了打铁,但最终还是不愿意干这行,自己另谋出路。找不到帮手的金师傅无奈之下叫上妻子,算一算妻子跟着他打铁也有10多年了。

现在金师傅打得最多的就是锄头和菜刀了,周边的村民还会将用坏的锄头拿到金师傅这里重新锻打,经验丰富的金师傅一看就知道要给客人打什么口子的锄头。金师傅说在山地使用锄头和在田地用的锄头开口角度、宽窄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两口子岁数越来越大,体力不比当年,这门铁匠手艺终究会失传。”金师傅一边说一边把目光转向门外。

然而他也明白,传统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终究会被滚滚而来的现代工业淹没。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