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一位追寻诗仙浪漫而来的书者

2017-07-14 09:23:4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徐 平 杨德华

工作室内,翰墨飘香。墙上、地上,案牍上,一张张书法作品行云流水,飘逸洒脱。一个书者手握笔翰,正凝视着墨汁未干的作品,若有所思。

这位书者名叫朱飞军,是来自杭州的书法家,目前正住在天台县温泉度假山庄搞创作,而且打算在这里住上3个月。前几天记者在那里偶遇了他。

一位杭州的书法家何以对天台情有独钟?是有机缘巧合,还是另有什么特殊的缘由?记者不禁对此产生了好奇。在与之交谈中,记者从他那儿听到了一些非常独特的艺术见解,并且发现他的书法创作与天台有着某种特殊的缘分。

笔下浪漫心

与朱飞军交谈,第一印象是谈吐温文尔雅,而当论及书法创作,感受到的却是他强烈的浪漫主义情怀。这一“浪漫”的养成,正是他近40年书法的心路历程。

朱飞军写字,似有天赋。自小生活于乡野的他,无人教习,竟自写得一手好字。在部队当兵期间,漂亮的字体为他加分不少。但他却说:“那阶段的字虽然上下称赞,但那不是书法,仅仅是写字。”及至1978年,他开始了临帖,那时还只是对写字的喜欢,却并不知道书法是怎么回事。

上世纪80年代初,朱飞军从小县城来到杭州,从一位书法家那里第一次听说了书法的真正含义:“书法,有法度的书写。”但什么叫有法度?书法又有哪些法度呢?这位专家并未说清楚。“开了门,却没能看清门内的东西,这反而激起了我钻研的兴趣。”朱飞军说。

不久,全国掀起了书法热,这一热就是30年。起初朱飞军去参加了一次全国大赛,得了个二等奖,但是很快,他在大潮中隐退了。因为他觉得,如果仅仅将字写得好看并没有多少价值,原有的基础已完全够用。因此他不再去参加各种社会上的书法比赛活动,只是将写字作为自己的人生乐趣。

在临帖中,他产生了一个困惑:《兰亭序》中的20个“之”字为什么要写得不一样呢?他在心中暗问:“王羲之为什么不按照其中写得最饱满的那一个去写呢?其中必定有不够完美的,但为什么我们后人还要去赞美它?这究竟有什么道理呢?”

一遍遍的追问,一次次的感悟,朱飞军终于明白,真正的书法艺术就是真性情的表达,而不是书写的技巧和格式。“表达人性(自出新意,不践古人)的书法才是最好的,而不是那些技巧很好的书法作品。”在进一步对“书法的价值在哪里”的思考中,他找到了“在人的生命里”这样的答案。因此他说:“书法创作应该直面现实,直达心灵,做什么、想什么就写什么。”

朱飞军觉得自己的内心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情结,因此特别喜欢怀素的狂草,他在怀素的狂草中找到了自己内心所向往的那种可以无拘无束的自由和放纵,那是他内心理想的精神家园。


笔尖寻诗路

朱飞军一直就喜欢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当他明白了书法的目标就是书写自己的内心的时候,他就抱定主意要用李白的浪漫主义诗歌来引导自己的草书创作。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这是李白的代表作《梦游天姥吟留别》,此诗音调高亢激昂,又不受格律的束缚,有着超凡的想象力和充满着对自由人格的向往。这是朱飞军十分喜欢的一首诗。这一次,他就是抱着实地体验李白诗境的目的来到天台的。

李白当然不仅仅有《梦游天姥吟留别》,从青年时代开始,天台山就是李白魂牵梦萦的圣山。出于对天台山的向往,李白一生写下了多篇讴歌天台山的诗篇。其中“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已经成为天台最好的广告词。

当然,天台不仅仅有李白,也不仅仅有天姥山和天台山,还有众多的唐代诗人写的诗,还有国清寺、桐柏宫,以及绵延几十公里的天台群山大仙境。“浙东唐诗之路”的目的地和最精华部分就在天台山的这一个大仙境中。

朱飞军循着诗仙李白和众多古代艺术家的足迹,来到了天台。恰好天台有他的好友,在好友的陪同下,他们游历了天姥山、赤城山、华顶山、国清寺、桐柏宫、华顶寺、太白堂,寻访了王羲之墨池、藏经洞、一笔鹅字碑等。

他在如诗如画的山水中流连忘返,他在儒释道和合的寺庙和道观里沉思与凝想,慢慢地积累成了笔下流动的线条和波涛,情不自禁地化作一幅幅草书。记者看他是有那么一点任性,而他自己说:“这是一种自由。”

那天,记者看他写下一幅草书作品,一气呵成。写完后,他又反复观摩着自己的作品,说:“我所要的正是这种感觉,这是一种具有生命感的东西。”


笔墨歌天台

来到天台,朱飞军一住便是月余,他甚至希望在天台长住。他喜欢天台,而县里也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为了更好地发挥天台的人文和山水的优势,促进当地的文化和旅游建设,该县出台了鼓励知名书画家来天台开设名家工作室的政策。

于是朱飞军就在国家5A级风景区——国清景区旁,建立了自己的书法工作室。晨钟催暮鼓,翠叶染白云,这里的宁静,这里的禅味,正是对他的性灵和艺术最好的滋养。沿着溪沟漫步,枕思冥想读书,兴来友朋谈笑,得悟信手一挥。这成了他此间状态的最真实写照。有意思的是,此时此刻他似乎对时空的变换已然不觉。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心灵家园。

在国清寺附近,有一处由天皇药业有限公司所办的天台山文化艺术收藏馆。朱飞军也经常前去观赏。他在天台的山水中,在天台的儒释道文化中,尽情地汲取养分。

因李白诗结缘于天台,又因创作爱上天台。他尽情地感受着、体验着、吸吮着、感悟着,不断地荡涤着自己的灵魂,净化着自己的追求,一步一步寻找着内心的创作灵感;也借此挥动着手中的那一支笔,纵情宣泄着内心的情感。

《梦游天姥吟留别》《琼台》《天台山晓望》……李白那一篇篇描写天台山或与天台山相关的诗作,成了他这一段时间内最主要的创作内容。而李白的诗情与他草书的笔调似乎是天然相恰的。看他的字自在洒脱,有如天台山间飘巡着的游云,又如山涧中蓦然刮来的山风,似有行迹可见,却又飘忽不定。

居于斯爱于斯,朱飞军的行游、冥想、创作,都带着真挚的情感;他住在天台,心里便想着天台,笔下就展现着天台。他说他要用更多的作品来反映他所见到的天台的山水、人文、风情。他认为:“一件书法作品越是能反映社会人生的现实,并且反映得越深,它就越有意义,越有价值。”

目前,朱飞军已在谋划创作历代名家反映天台山诗作的书法专题,并准备根据不同的门类,计划在天台创作更多反映民情民俗、有地方特色的作品。他还将以创作李白的长诗《梦游天姥吟留别》为最主要的作品,制作成长十米、宽两米的书法长卷,于年底在杭州唐云艺术馆的个展上展出。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