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老八份里的时光穿梭

2017-09-22  09:17:4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陈伟华

    老八份里有一张石屏风,正面雕刻着喜鹊、梅花鹿、蜜蜂、猴子,反面则刻着鹤、莲、柳、草等图案,含吉祥如意的意思。

一墙之隔,恍若两个世界。

墙外是温岭新河的长屿街,一路车水马龙,人流如潮。墙内的老八份里,是长山(长屿)李氏后裔的发源地,庭院深深、青砖黛瓦、飞檐翘角,古老沧桑。

不经意间,从热闹的村镇街头步入老八份里,恍若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又像从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走进泛黄的黑白照片,时光凝结,记忆定格。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放缓了脚步。

据李氏家谱记载,长山李氏在宋朝时,从福建莆田迁到温岭,后逐渐在当地发展成为大族。明朝正统至成化年间(1436年-1487年),长山李氏十一世祖至高公和至臻公兄弟俩的八个孙辈,分别是翔鹏公、翔霞公、国绚公等,这八户人家被当地人称为“老八份”。

在《台州李氏文化》一书中,明确记载:当地人习惯称呼围墙里为“老八份里”,住在老八份里的人,为老八份的后代。“老八份”是指长山李氏里的一支族,而“老八份里” 是指原先住着该支族的一整座房子。

“清朝雍正、乾隆年间(1723年-1795年),长屿历史上出了个名人,他是李氏后人最熟悉不过的安南副使南湖。那时,他与兄弟元科公一道,在老八份里祖业的基础上大兴土木,建起‘李宅古民居’三透九明堂,里面有仓库、马场、当铺,还有高大的围墙。后来,李南湖的后代中,有兄弟发生矛盾。小弟在门前造了一幢房子,大哥认为房子挡了自家风水,于是在大厅后面也造了一幢三层楼。三层楼的明堂里种着两棵交叉的桂花树,就取名‘双桂楼’。”长山李氏后人、对老八份文化颇有研究的李可增说。

政府实行土地改革后,分田、分地和分房。他们将老八份里的房屋,除一部分留给原先居住这里的李氏后代,其余的就分给别的农民。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多年,但后者显然不是“老八份”的后代。

访

在淀湖山西麓,老八份里现在还住着20多户人家。

五间石砌的房屋,一字排着,建于1974年,这是李氏后裔李玉华的家。

老人推开朝南的大门,只见围合式的庭院绿树葱茏,4棵20多年树龄的桂花树枝冠茂盛,腊梅、茶花、金竹等长势良好。

“这儿只剩下最后一段古石墙,我估计有300多年历史,在我家院子里,长20米左右、高5米多。”李玉华说。

顺着李玉华指的方向,进入我们视线的是一段斑驳的古墙。夏日,墙有了绿色和生机,绿色的藤蔓和叶子覆盖着,呈扇形辐射,且不停地向外延伸。

老八份里建筑范围较大,几番寻找双桂楼等古宅,不见踪影。住在这里的人说,民房在民国期间毁于一场大火。

沿途寻觅,发现一些小屋与擂鼓门留着。擂鼓门是李氏后人在1999年重修的。台门前至今还立着一张石屏风,曾被抛弃于火烧废墟多年。石屏风有“喜禄封侯”四字,正面雕刻着喜鹊、梅花鹿、蜜蜂、猴子,正与四字谐音,反面则刻着鹤、莲、柳、草等图案,含吉祥如意的意思。石屏风与擂鼓门相同,在过去只有官宦人家可立。台门前还留着一幢老式古屋,中堂两壁贴有捷报,隐约可见“第一名”等字样。在淀湖山下山溪西侧,可见一汤池,池水清澈见底。顺着墙垣过去,西边有一门基,其内可见一座小石桥,因年久沉陷于泥土中,近年修复加高。这就是“吊桥月池”,是老八份里的遗迹。

此外,石桥旁保留着一口古井。从村里老人口中得知,此井伏旱不涸,遇天大旱,下东乡(长屿以东的地方)断水时,村民都来此装水运水,用船装。即使用水增多,水位也不见下降多少。这是一眼有名的泉井,明朝有一进士曾为泉井作序,现井前这个地方,由此得名泉井路。

老八份里的传家宝是一面铜鼓,现被温州市博物馆陈列收蒇。相传,李匡任四川兵备副使时,奉旨在播州平乱,在一山寨的石洞中得到此鼓。经当地苗人辨认,是先人孟获埋于黔境的军鼓。

时过境迁,“老八份”的后代们也在改变。但在他们心中,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在为数不多的留守者中,今年79岁的李玉华是其中一个。年轻时,他曾在岙里山运石板,每天拉着一辆手拉车,爬同一条坡路,佝偻向前。始点是岙里山山顶,终点是长屿村河埠头,行程一公里。1963年,李玉华到温岭新河广播站工作,成了一名基层线务员,命运也由此发生改变。

还有一些从故乡走出去的“老八份”后代,如宁波市李惠利医院副院长李宏。他的爷爷李友聪早年携带家人,去宁波工作安家。李宏便在那里出生、长大。

李宏的本业是医生,业余爱好爬山。2007年以来,他先后报名参加攀登玉珠峰、卓奥友峰等活动,并在2011年与来自中国香港、山东和深圳等地的8名队员一起,成功地登上珠穆朗玛峰。

如今,李宏一家都在宁波生活、工作。他们偶尔也会回到老八份里看看,如恋巢的燕子,留在故乡美丽的时光里。对他们来说,这里不仅是故土家园,还有远去的时光和过去的人。

责任编辑:泮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