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沈三草:融通古今元素,重构画之韵味

2017-10-13  09:53:5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张亚妮

被誉为现代版“清明上河图”的长卷《新河龙居图》(局部)

近期,“逸笔心象——沈三草艺术作品展”在甘肃省天水市文化馆落幕,此次展览既有承袭中国传统文人画脉络精髓的水墨画作品,亦有吸收西方表现主义形式,在色彩及构图上大胆探索的当代彩墨作品。

沈三草的骨子里有一种江南的文人情结,他从江南的小桥流水间走来,生于厮而爱于厮,不时采风凝写于笔墨间。面对江南风情,他以情去画,把家乡的山水浓墨重彩地装进自己的人生。沈三草赋于山水以灵气,他注重对光的运用和自然的刻画,并结合古诗、元曲、道禅的意境,给山水画创新平添了几许古意和人生哲理。

师从名家,完善内修积淀

沈三草原名沈从斌,台州温岭人,为明代大画家吴门四家之首沈周的后裔。

沈三草自幼酷爱书画,十二岁开始学画,从宋元到明清,从董源、王蒙、董其昌到石涛和八大山人。从江南到陕北,他在深邃而又博大的南宗北派艺海里畅游。在勤习国画其间,沈三草受到了上海画家应野平、陆俨少和谢稚柳的无私点拨。请教之余,17岁那年在上海愚园路应野平画室,还与应野平老少联手合作山水横幅。

“文革时期,文化人被打成‘臭老九’,陆俨少、谢稚柳、应野平等老画家都不吃香了,有些还被打成右派。”沈三草说,“当时我是个喜欢绘画的少年,看到老先生们画得这么好,就拿着自己的画去请教他们。”特殊的年代,因为绘画,才有幸与老画家们结缘成师生。

之后,沈三草在报社里担任过美术编辑,这段职业生涯让他的足迹遍布社会的各个角落,对社会世态的了解更加深透。期间他去了北京画院进修,画风也渐渐地发生了变化,眼界也渐然开阔,原先聪颖而敏感的心情变得沉静平和,思想也从多元向深刻转变。

移居沪上,扬名全国

2004年,沈三草来到上海,谋求改变。

刚到上海,《书画收藏》杂志便邀请他担任主编,尽管他主编的杂志广受业界和读者的好评,但沈三草还是觉得有违初心,从台州到上海,他最想做的是艺术创作,而不是干回自己的老本行,于是在编了两期杂志后,他辞职了。

刚入上海的他事业并不顺利,恩师应野平、陆俨少、谢稚柳都已过世,上海的艺术圈相对于北京更显得排外,不轻易认可外地来的画家,想要融入,还得靠自己重新全力打拼。

沈三草也曾拿着自己的作品来到上海有名的几家画廊,但是对方连画也没有打开来看一眼,就先拒绝了他。

“画都没看,怎会知道我作品的优劣呢!”沈三草有些气馁,他暗暗下定决心,要静下心来画出自己与上海画家不同的古雅风格。上海大多数画家厚洋薄中,只强调色彩艳丽,追求视觉冲击力,以欣赏西方当代的绘画艺术为最高境界。沈三草却认为,当今社会宁静不足浮躁有余,西方绘画当然也有精典的,但不可东施效颦,要有民族自信心,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虚静”的美学是道家的智慧,如果能画出东方文化精神,表现出一种宁静祥和的意境岂不更美。于是,他在画里融入了儒、释、道、禅的元素,使作品处处洋溢着恬静、平和及空灵,他这种富有特色的绘画之路承接了“海上画派”的脉络,不但在沪上独树一帜,也在全国美术界有了影响。2011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美术界的权威丛书大红袍《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沈从斌》卷,奠定了他在艺术上的学术水准。

神来之笔,《中华百善图》形神兼备趣味足

一只破皮鞋扎上几根草绳,戴上一顶草帽添上几笔,一个栩栩如生的非洲式土著人像就出现在沈三草的屋里;一团泥巴捏上几下,一个颇有情趣的艺术人像出现在人们眼前。对艺术的激情,对精神的感悟,早已融入沈三草日常的生活中。正是这种日积月累、绵延不绝的探索,才使他在艺术创作中有着敏锐的想象力,才有了技压群雄的《中华百善图》漫像集。

前年,台湾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过60岁大寿,有画家为他画肖像,他并不满意。有一次上网,他无意间看到了沈三草画的《中华百善图》里有他的一幅漫像,特别喜欢。

蔡衍明辗转托人找到沈三草,并邀请沈三草到他在上海的集团总部参观,又委派上海总部经理来买下他的漫像使用权,想把这幅漫像印在他六十大寿酒瓶上作为LOGO。然而这笔数目可观的钱沈三草并没有收,他觉得《中华百善图》里的每个人物都是慈善家,自己画他们也只是做了一件善事而已,因此他把漫像的使用权免费送给了蔡衍明,没想到这事让他和蔡衍明之间结下了一段难忘的情谊。

今年8月,沈三草在上海虹桥友谊商城办了个画展,蔡衍明专门托人早早送来了一大盆蝴蝶兰,祝贺好友画展开幕。

其实,这张蔡衍明的漫像,只是《中华百善图》里的其中一幅。2010年,国家民政部为了表彰慈善人物,由中华慈善研究会从民政部历年表彰的800多位慈善人物中选出100位慈善家,为了达到风格统一,决定由沈三草一个人来完成,并请中国书协顾问沈鹏、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等书画界泰斗题字。

《中华百善图》里,李嘉诚、王健林、李书福等慈善企业家悉数在列。为画好这些大家熟悉的公众人物,沈三草反复琢磨研究人物照片和视频,既要画神似、夸张,又要兼具神韵,沈三草花了3年多时间,终于圆满完成了100幅漫像创作。

目前,这百幅漫像已与全国名家的诗词、书法一起装裱成长100米、高80厘米的巨幅宏作,收藏在澳门慈善研究会里。

创作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中华百善图》讲究形神兼备、神态活现,而另一幅作品《新河龙居图》则是沈三草的得意之作、镇宅之宝,这件作品蕴藏了他对家乡、对童年的深切怀念,以及对古建筑和传统文化的热爱。

2008年,沈三草回到温岭新河老家,想看看小时候见惯的古镇风貌。没想到一些明清时期的城墙、古屋、老宅院及古镇东、西、南、北四门周围的河道小桥都不复存在了,他心生感慨,由此产生了创作《新河龙居图》的灵感。又过了三年,沈三草对老家的回忆和思念愈加浓郁,他开始着手创作。

怕在创作中被打断思路,沈三草便闭门谢客,一连创作了三个月。期间,夫人送来了饭就吃,吃完就趴在地上继续画。

三个月,沈三草“趴”出了记忆中的新河山水“画里故乡”乡土系列作品。该系列作品包括8幅立轴及一幅16米长、70厘米高的《新河龙居图》山水长卷。特别是《新河龙居图》这幅大画作,全景展现了上世纪70年代温岭新河古镇的风貌,呈现了中国式江南水乡的繁华和秀丽,被誉为现当代的“清明上河图”。

作品完成后,沈三草找来新河当地老一辈的人来品鉴,老人们纷纷指出,这是我家,那边是陈某和张某家,那个人是某某某。如此如数家珍。

文笔塔、寺前桥、披云山、戚公庙、六闸桥等在画卷之中群立,新河城内店铺林立、商贩云集,吆喝声此起披伏,一派繁荣景象。城外流水环绕,小桥峰起,田野人家充满水乡风情。《新河龙居图》重现了沈三草儿时所见,了了他的乡情,也让更多年青一代看到昔日繁华的古镇。

当沈三草将《新河龙居图》小心翼翼地铺陈在笔者面前时,我们立即被这幅长卷深深震撼:该画远看山景宏伟、气势磅礴,近看人物栩栩如生,近景远水处处熠熠生辉,春风春水的秀丽古镇人文景观令人眼前一亮。

“每逢古历二七五十为新河集市日,附近赶集的乡亲齐聚街头买卖,摩肩接踵。特别到十二忙月,家家都准备年货,十字街人头攒动,人人忙得不亦乐乎。”沈三草回忆,“《腊月集市》里点景人物写春联的老人是我小时候常常遇见的,卖书摊的地方也是我参与工作的,还有嵌糕、肉包等早饭摊,棒冰放在自行车后座的木箱里用破棉花保温,这都是(上世纪)70年代新河的生活场景。”

“在我的作品中,大多是通过对传统的笔墨符号进行重组和重构,把现代的人文关怀作为主旨,凸显山水人物个性意象特征,使古典和现代两种元素在画中体现融通和递变,让传统艺术重现新的魅力。”沈三草说。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