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箬横:三条水带穿城而过

2017-12-02  13:25:2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陈剑

三岔河口

颇有“颜值”的门神

后街庙山门

阿婆织帽的工龄有了五十多年了

老街转角处

老字号中药店

陈崇棋道人站在后街庙山门前

台州有两个带有“箬”字的地名,一个是箬山,另一个是我要探访的箬横,其实两地相隔不过十来公里。这两个带“箬”字地名的地方都属于温岭版图。

箬横的地名有多种版本,无外乎:一是“聂王”的谐音,传说这里曾建有聂王桥;二是跟“箬叶”有关的传说有三种。我个人倒倾向于“聂王”说,因为直到今天,温岭人把“箬横”念成“聂王”;至于“箬叶”说,我认为带有民间文学的色彩。

我曾去过松门、石塘,箬横是必经之地。

我坐公交车到路桥南站,再花9元钱乘中巴车中转至箬横,前后花去两小时。

去箬横老街,要从北街口下车。站台离箬兴桥数十米,箬兴桥建于1994年2月28日,桥梁与横跨两岸的铁锈红水管并行不悖。站在桥上,可见木城河粼粼之水,一座恢宏的寺庙穹影倒立水上,它叫三清观后街庙,有如徽雕般的山门临于马路旁,三道门都画有威武的门神像,里面有大殿、戏台等。

从左门一屋出来一位老者,银白的须髯,我当他是管门阿公,他指了指捐助者名单,当中有“陈崇棋”之名,就是他,当年的捐助者却成了道人,在此一守数十年。一会儿他弄上道人的打扮,走到山门前,我当即给他留了影。他很高兴,也好客,要请我留步,我谢了他,与他挥手道别了。

箬横镇由原箬横、高龙、东浦、贯庄四个乡镇撤并而成,如此一来区域面积大大扩展,有了107.93平方公里,占温岭全市的九分之一。

箬横镇域主要分为南街北街,南街是新城,当地人称为前街。北街大部分为老街区,当地人称后街,东西两边分别是木城河和运粮河,与北街南北垂直,而一条主街直街则分出多条支街,有北大街东路、北大街西路、建设街、建设北街等,最长的主街是建设北街与垂直相连的建设街,估计有数百米长。与主街相交的横街有后堂街、生产街、百花街、民主街、东大街等,然后再细分就是条条与街相通的巷弄了。

在老街,不少民间手工业和老字号给保留了下来。我在老菜场路(另一块门牌标有“互助街”,还有一条小街又名“翻身街”),见到一间藤绷床垫店,里面的女工正站在离地约一米高的木架上穿藤绷床,另一位男工也在做藤床。女工告诉我,这家店主做了藤绷几十年了,姓林,名气大,当地人叫他“小和尚”。是啊,有名气的老字号往往有浑号,比如“王二麻子剪刀”等。听说,藤是印尼进口到广东的。

我在百花街,见到一位慈祥的阿婆在编帽,动作娴熟,说织帽都有五六十年了,从十几岁的小姑娘开始做起。这一带的帽业曾经非常发达,熟练女工作为技术劳务派出,曾输出到椒江、黄岩、路桥一带。

在建设北街59号,有卖“节生”的,也就是开老式吉庆店的,有染了红颜料的百果、花生,“节生”就是节节(接连)生,是台州一项民间传统,是祝愿新人早生贵子的吉祥物。

街上还开有老字号的中药材店和老中医诊所等。

出老街,就到了南街大桥了。这里是三条河交汇口,当地人说,过去船运发达时,这里停了许多船,往返于路桥、泽国之间。这天,我在桥边见到停了两只体能中等的货船,标有出售瓦片等字样。

在运粮河畔,现出一座古罗马式格调的别墅,给河面增添了美丽,河的另一岸边,泊着装着满舱空酒坛的船,一位小后生正将舱里的积水一一戽出,颇有耐心。

我是喜欢有水的地方,水让小城变得有灵性有柔性。箬横还有一条河道叫箬松河,可见是与松门河相通的,加上前面说到的木城河和运粮河,一个城镇,被三条河环绕,这真是一个福祉。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