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潘叔正

2017-12-05  09:08:5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颜敏丹/文 陶 宇/摄

潘氏祠堂门前的石刻运河图,已确立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潘叔正其人

潘叔正,仙居县田市镇谷岙村人,亦名潘邑,字惟献,号绩庵。明永乐元年(1403年)中举人,永乐九年(1411年)被选任为山东济宁州同知。卒于广西梧州同知任上。

台州人与京杭大运河的历史渊源,就有仙居的潘叔正。在《仙居潘氏宗谱》里,记载有明成祖朱棣褒奖潘叔正治河有功的诗:“潘卿去浚河,功多怨亦多。百年千载后,功在怨消磨。”

仙居县旅游文化丛书之一的《仙乡传说》中,一篇题为《潘叔正疏浚大运河》的文章,为潘叔正与大运河的故事作了概述——

潘叔正到任济宁后,遍察各地,发现横贯济宁的大运河本是著名的南北水运集散中心,却因运河断航变得商贾不顺、商货不达、经济萧条。

潘叔正忧心如焚,写就奏章一本,历陈“河运兴而兴,河运衰而衰”的道理,送达时任工部尚书的宋礼。

宋礼是个求稳怕乱之人,如皇上见到奏章之言,动念修河,首先是工部担责任。如此一想,就把潘叔正的奏本压了下来。

潘叔正多次上书不见下文,趁一次进京直接去宋礼处拜访。当提及疏浚大运河一事,宋礼力劝他作罢,还说他是初生牛犊,意气太盛,日后必受其害。潘叔正方知自己的奏本被宋礼压下,十分气恼,“我虽然位卑言微,但我也懂得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道理。如今眼看这条黄金水道因济宁一段淤塞而弃之不用,于国于民不利,让人寝食难安。宋公如执意不让下官之言达于廷前,明日早朝下官只能闯宫。如皇上怪罪下来,我大不了丢掉一顶小小的同知官帽,可你也脱不了干系。”

一番话说得宋礼目瞪口呆,转天早朝只好把潘叔正的奏本呈上。明成祖朱棣正为运河之事日夜烦恼,见到这么一本有见地的奏章,立即召见潘叔正。潘叔正参拜毕,说:“臣要说的话全在这张图上。”说罢,在廷前张挂出一张疏浚大运河的设计图。

潘叔正边指点图上各处要点边说:“历来,大运河是南北交通命脉,因济宁水道淤塞,锁住了整个水道咽喉,使大运河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现凡给饷辽卒全部通过海上运送。但海运路程长、气候复杂、颇多险阻,常常因台风潮汛而船沉没。每年由江南运粮到直沽总量在六十万一千二百石左右,可安全运达的只有四十九万石,沉没、损失的粮食占总运量的百分之十七,在运途中被淹死的船工更是不计其数。而今旧会通河四百五十余里淤塞近三分之一,何不浚之以通漕,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这一番话,说得皇上与众大臣无不拍手称快。皇上欣然准奏,即命工部尚书宋礼会同潘叔正通往整治。

潘叔正领了圣旨,于永乐九年二月开始大运河的整治工程。从临清到济宁四百多里的河道,动用了十六万五千多民工,规模之大,堪称空前。潘叔正身先士卒,除了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捐出来作治河经费,还每天在工地上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作。

据史料记载,第一次治河工程完工后却没有水,工部尚书宋礼面临杀头之罪,后来他戴罪立功,寻访到民间的治河能人白英,与潘叔正一同再次治水。他们又经历了山洪、饥饿、瘟疫、冤狱、群众拒绝搬迁等重重困难,最后才实现成功。沉睡了近百年的大运河恢复通航,沿河城市如德州、临清、济宁、扬州,也随之发展成为全国有名的商业城市。

石刻运河图

谷岙村老的潘氏祠堂,很早就变得破破烂烂。2009年,潘氏后人筹得一万元左右的资金,将祠堂框架重新搭起来,但后续建设因资金不足停了下来。如今,搭好的祠堂就是三间房子,里面都是空的。

但说到潘氏祠堂门前的石刻运河图,潘氏后人很骄傲。目前,石刻运河图已确立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还立了碑,简介上写着:运河图刻于明代永乐年间,据宗谱记载,济宁州同知潘叔正命人刻凿。运河图由三块青石质厚石块拼凑而成,长1.9米,宽1.8米,厚0.15米,刻痕深6厘米,宽10厘米。石板上阴刻凹槽以及弯曲有致的河流图案,造型美观,风格简朴。据村民潘国仓说,该石刻图原先地基较低,深陷泥土层,每逢雨天便泥坑积水,为了更好地保护石刻图不被雨水侵蚀,村民将地基原位抬高并在四周加水泥固定。

“听老一辈人说,祠堂前的石刻运河图是皇帝奖励给潘叔正的。这里原先还有上马石、下马石,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村民潘牙弟说。

曾经,有一种说法是:明成祖朱棣对潘叔正颁嘉奖谕并赠诗后,问他还有什么要求,潘叔正说:“别无他求,只求皇上将上次献上的治河图归还。”明成祖说:“这本不难,但绵帛之图易破碎,你可将图刻于石碑之上,以求永存。”潘叔正依言,将运河图刻在石碑上,并运回老家仙居存放在潘氏祠堂。另一种说法是:石刻运河图并不是当年潘叔正治河图纸的石刻版本,很有可能是古时文人雅士闲暇时,玩“曲水流觞”游戏所用的水漕。

潘氏的后人认为,该石刻图与大运河治河图纸必有联系,因为他们祖祖辈辈的说法,都是跟当年潘叔正治理大运河的故事有关。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