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里坎头记事

2017-12-05  09:14:5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单露娟/文 陶 宇/摄

里坎头村位于山区,除了耕种一亩三分田,或者外出打工,鲜有其他的生产方式。做番薯粉、加工烛芯,是老人们农活之余的一些赚钱途径。

探访

在朱士新的带领下,几经周转,车子停在了里坎头村。这是一个不为世人熟知的小山村,地处仙居南部田市镇十九都港蓼溪东侧,背枕大山,远远望去,整个村庄在一片葱郁中若隐若现。

初冬的午后,阳光尚且充足。刚过饭点,村子里静悄悄的。穿桥进村,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屋门口晒太阳。不远处的水泥地上,晒着一簇簇从地里摘来的整株豆子。村民顾盆花拿着自制的工具拍打地上的豆子,竹制的长竿带着底部的拍子起起落落,几个来回,红色的豆粒从晒干的豆壳里飞奔而出。

看到陌生人到访,她停下手中的活,投来好奇的目光。

“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新鲜的赤豆,晒干了把豆和豆壳分开。”见来人对手上的活有兴趣,她丝毫不见外地开始解释,并邀请我们也上手试一试。

里坎头村位于山区,除了耕种一亩三分田,或者外出打工,鲜有其他的生产方式。村民们或多或少都在地里种了作物,正是收获的季节,趁着艳阳高照,大家收的收,晒的晒,忙忙碌碌。

村子北边,朱寿土和老伴柯老夏正在道地里拾掇番薯,身边搁着一只大圆木桶。“这是用来做番薯粉的。”老人一边收拾一边介绍,“做番薯粉就和做豆腐一样,上面的水倒掉,沉淀下来的就是粉。仙居粉条就是番薯粉做的。”做番薯粉的步骤并不复杂,先将番薯放在机器里捣成汁,然后放在大木桶里沉淀,待淀粉沉淀在底部,倒去上面的水,找一个阳光晴好的午后晒干即可。

屋前一角,有一个破铁皮搭的简易窝棚,老人养了几只鸭子。二楼,还有两箱蜜蜂。朱寿土今年82岁,有两个儿子,都在外面做生意。孩子们想将二老接到身边照顾,可是老人不愿意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在家养几只鸭子,再酿点蜜给孩子们吃。”

在里坎头村信步,就是不断在各条石子堆砌成的巷弄里穿梭。因为人迹罕至,墙角路缝青苔遍布,有老人从拐角走来,虽不相识,但一点也不吝啬笑容。村中的房子多是四合院构造,由各种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石子堆砌而成。除了一众的石头屋,随处可见的就是和石头屋一样上了年岁的老人。

我们随意踏进一家四合院。院落一角,白发苍颜的主人正架着老花镜、端坐在桌子前,她的身前是一堆堆竹签,头顶挂了一捆白线。上胶、卷线,数十秒的时间,一支烛芯就完成了。老人叫李玉凤,今年75岁,干完农活,剩余的时间就做些手工活贴补家用。烛芯两百根一捆,做一捆一元两角钱,如此一天能赚十多元钱。“这是镇上的小作坊送来的,托我们加工。”对于远离市区的里坎头村村民来说,这种送上门来的活,确实比出去找一些散活方便,虽然价格低廉,但闲在家里的老人都愿意赚。与李玉凤一墙之隔的陈彩娟也在自家院子卷烛芯:“村中的老人大多都在做这个。”

拼搏

在里坎头村走上一圈,心中大概会有个定位——这是一个淳朴原始的小山村。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小山村走出了不少成功商人。

里坎头村山多田少,全村有山林3220亩,可耕种的土地只有443亩,人均土地仅0.5亩,仅有的田地也位于山坡上。随着人口的增长,村里的几亩田地已经养不活这么多人,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向外谋求发展。改革开放之初,一群有胆识的人争相外出打工、经商。做小吃,当木匠,办公司……各行各业都有里坎头村人奋斗的身影,有些人甚至成了企业界的领军人物。

朱美娇算得上里坎头村较早一批出去闯荡的人。

1989年夏天,刚满18岁的朱美娇踏出高中大门。这是一个有主意的姑娘,无论父母怎么劝导,她下定决心放弃升学去经商。

在家种了半年的蘑菇,1990年上半年,带着父母凑的6000元钱,在一众父老乡亲的送别下,她单枪匹马来到离家几百公里外的常熟招商城创业。

完全陌生的城市,初来乍到的姑娘,创业的艰辛可想而知。

最开始,朱美娇跟着同乡的其他打工者一起,做牛仔裤生意。因为没有固定摊位,她每天摸黑爬起来,推着装满牛仔裤的三轮车去找临时摊位。忙起来的时候,她连饭都顾不上吃。寒冬酷暑,风吹雨淋,很多次,朱美娇觉得实在熬不下去了,她就看看父亲书写的“有志者事竟成”,咬咬牙,又是一天。

第一年,朱美娇保住了本。回家的路上,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来年开春,因为心疼女儿,朱美娇的母亲将念初中的儿子交付给丈夫,自己跟去常熟帮助女儿。朱美娇的丈夫李国友感动于妻子的艰辛执着,也辞职和她一起拼搏。夫妻俩分工合作,各展其才,一年下来,他们赚了3万多元。上世纪90年代的3万元,对一户普通家庭来说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他们用所赚的钱买下一个摊位,从此不必再为抢临时摊位而奔波。

有了丈夫的帮助之后,朱美娇的事业也越做越好。来常熟拼搏的第五年,夫妻俩买下了第一间门市部,随后,又陆续买下第二间、第三间……他们渐渐琢磨出一些门道,察觉到想把生意做好做大,光靠单一的销售是不够的,必须实行集产销于一体的一条龙服务,才能开拓市场、提高效益,满足客户的最大需求。于是,他们合计着开办服饰公司、服装厂,生产经营品牌产品。

1998年,弟弟朱敏明从杭州商学院毕业,朱美娇极力邀请弟弟入伙。对经商有着浓厚兴趣的朱敏明,带着女朋友一起加入。从此,朱家人在常熟扎了根,生意越做越大。

经过努力,2002年,他们租用别人的厂房,注册成立了苏州拉夫劳伦服饰有限公司。2003年,他们获得了国际著名品牌——美国摩根·保罗服饰系列商标的国内总代理权,并在常熟市辛庄镇台资工业园购置20多亩土地,建造办公楼、厂房,找了专门的设计师进行设计投入生产。

2016年,朱敏明从公司出来,自行购买土地、建造厂房,成立了大麦町服饰有限公司。

如今,在江苏常熟,朱家的服装企业成了行业的佼佼者。

反哺

走出去的那一批创业者,虽然一直在外打拼,心里却牵挂着养育他们的家乡。家乡的公益事业,他们热心参与,家乡要搞建设,他们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每个人都愿意为家乡尽绵薄之力。

朱振华是村里最早一批外出创业的,在常熟做建材生意,是江苏常熟台州商会副会长、江苏省常熟市华茂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在他的心里,只要对家乡人民有利的事,都会全力支持。

今年年初,村里改选村委会主任,村民都希望他来担任。没有推托,将江苏的生意安排好,他回到了里坎头村,“大家既然都信任我,我来了,就尽力将村子的问题解决好。”

朱振华说,村子里最需要解决的是村民的住房问题,“全村有821人、236户,缺房户达到95%”,除了村口尚新的几间房子,从1974年开始,村子里再也没有造过房子。“村口的那几间,也是因为村里的小学撤并,空了地基才建造的。”

在里坎头村,一家几口挤在几十平方米的小屋里,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我带你们去看看。”朱振华领着我们,来到朱福人家里。

这是一间二层石头屋,总面积加起来不到40平方米,住着三口人,朱福人本人、上高中的儿子、上大学的女儿。一楼是厨房兼储物间,堆放着各种器具。一条窄小破旧的楼梯通向二楼。二楼更加窄小,低低的屋顶,放了一张床之后,再难找到落脚的地方。朱福人说:“女儿回来,我就打地铺,或者去附近人家借住一晚。”

比起缺房,更让朱振华担心的是,很多房子年代久远,怕经不起刮大风下大雨。

“老人们不愿意搬出来。”朱振华说。前段时间,有个老人经过一处门廊,才走出两米,柱子掉下来三根,幸好没有砸到老人。

一想起这件事,朱振华还是后怕。一到下雨天,他就在村里值班,这家走走,那家看看,房子有没啥情况。

朱振华说,村子里缺地基,加上都是四合院布局,一家老房子倒了挨着的另一家没有倒,就很难拆。而且,留守村里的多为生活条件不富裕的村民,盖不起房子,自然不会拆房子了。

对于这个大难题,朱振华费了不少心思。目前,他已经为村子申请新农村改革,“希望能将这件事情尽早解决。”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