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和合文化是台州的,更是中国的——专访浙江大学何善蒙教授

2017-12-06  11:22:5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立

何善蒙教授接受访谈

何善蒙 1977年12月出生,浙江天台人,中共党员。1996年9月至2005年6月,就读于复旦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5年7月,进入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2007年7月期满,受聘为副教授,2012年12月晋升为教授。曾在台湾辅仁大学士林哲学研究中心(2007年3月至6月)和美国伊利诺伊香槟校区东亚中心(freeman fellow,2011年7月至2012年8月)访学。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系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目前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哲学、中国古代宗教相关教学与研究工作。

自今日起,何善蒙教授在本报开辟“和合史话”专栏,将详细介绍和合文化的历史渊源和丰富内涵,剖析和合文化的现实意义和指导价值。

台州日报记者(以下简称“记”):何教授您好,最初是什么原因,让您开始踏入哲学领域的呢?

何善蒙(以下简称“何”):对哲学感兴趣挺偶然的。我是文科生,上海复旦大学在浙江的招生名额不多,我的分数能够进复旦大学已经是非常幸运。因此,读什么当时都觉得无所谓。当年对于那么多的专业,也弄不清楚每个专业的区别,未来就业的方向。我就迷迷糊糊地,很幸运地进入了复旦大学,然后选择了哲学。

哲学系的学习让我感受到了哲学的趣味,我尤其喜爱中国古代哲学,因为我们的生活中到处是中国哲学的缩影,融入到其中非常自然。大三时,我确定了以中国古代哲学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那年我接触到了的王阳明的心学。

这几年王阳明心学非常热门,我的大学时代,热门的是西方的思想,中国的传统思想很少像现在这样受到欢迎。在哲学史的学习中,我接触到王阳明先生的一些观念,觉得特别有意思。

“心外无物”的这个观念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在课后我围绕着这个问题做了很多的阅读、梳理,最后写成了一篇学术论文,这也是我真正意义上写的第一篇学术论文。我把文章寄给了上海《社会科学》杂志,居然在大四那一年发表了。对于作为一个本科生的我来说,那是极大的鼓励。也算是我进入这个领域的一个良好开端吧。之后继续在复旦哲学系读硕士、博士,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记:一路走到今天,您对哲学这门对大众而言仍然神秘、高深的学科,有怎样的理解?您觉得哲学和普通人的生活之间的联系如何?借此专栏的开篇,请您对读者做一些简单的阐述。

何:哲学和生活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尤其是中国哲学,它一直在强调对于现实生活的关注。比如说,中国古代哲学的核心问题,就是解决“安身立命”的问题。安身立命,不是每一个人的生活目标吗?

为什么大众会觉得哲学是神秘的、高深的呢?这可能是长期以来西方哲学在中国哲学研究领域占主导的现实有关系。

西方哲学的传统中,哲学作为一种智慧必然也是和生活密切相关的,但是由于它主要强调逻辑论证、思辨,这样一来,就会有偏离生活世界本身的可能。在西方哲学占主导的背景之下,大众对于哲学的理解,可能就是思维的训练、思辨、抽象,与生活本身没有关系。

这其实是和哲学的本意相违背的。马克思说,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作为时代精神,怎么可能不关注时代?不关心生活呢?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懂一点哲学,因为哲学和我们生活的关系太密切了。

这次的专栏要讨论的“和合文化”,看上去是一个非常抽象、高深的哲学问题。但是,它其实是和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

记:天台拥有太多闪亮的历史典故,特别是宗教、民俗、哲学方面,作为天台人,您是从小就对这些天台文化拥有好奇心的吗?其中特别让您倾心的是什么?

何: 说天台文化博大精深,这个词一点都不为过。

然而作为天台人,如果说从小就对天台的文化感兴趣,那肯定不真实。

因为生活在其中的人,可能会对于一切太习惯了,这种习惯消解了好奇心。

另一个原因,对于宗教、哲学的理解和接受,实际上也是需要有一个知识的背景,我读完高中离开天台,事实上那个时候的知识储备也很少,可能还不足以对天台的文化有深刻的了解。

进入大学,对中国古代哲学和宗教的学习、研究的过程中,我才转过头来对天台山的文化越来越感兴趣,越来越好奇,越来越佩服。现在回想,小时候的耳濡目染,其实早已熏陶了我。

记:您的著作中有《隐逸诗人—寒山传》《人问寒山路,寒山路不通》《走近唐代诗人寒山》等,寒山是和合二仙之一,和合文化的这两位主导者,在历史上是怎样的呢?和合文化是怎么产生的?

何:我们通常说寒山、拾得为和合二圣,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寒山更重于拾得。

因为我们现在对于寒山、拾得的重视,实际上源于寒山在美国所产生的重大影响(寒山被视作嬉皮士的宗师),由此,“出口转内销”。国内真正关注寒山的相关研究,大概是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的。

我个人研究的重点也在寒山。从2005年开始到现在,我出版了两本专著和一系列论文。目前对于和合文化的研究,有所扩展,主要侧重在对天台山和合文化的总体研究,并由此延伸到对中华和合文化的诠释。

相对于寒山来说,拾得在研究中并不那么受到重视。我觉得有两个原因。首先寒山遗留下来的诗比拾得更多,而且就对于和合境界的体现而言,寒山诗远远高于拾得诗。

其次,拾得在历史上的身份是比较确定的,就是被丰干禅师捡回来的(故名拾得),在国清寺被抚养成人,其身份的固定性,可能也决定了其内涵不如寒山深刻吧。

当然,寒山、拾得作为和合二圣(和合二仙)的地位,和民间传说对于两者的塑造有极大关系。二者的可靠史料实际上很少。目前所见到的故事,基本上以传说为主。

依据《寒山诗》,我曾经对寒山的本来面目做过比较详细的考察,但是,从诗歌的体裁特点来说,诗歌似乎又不能作为信史来看。这也是学术研究的困难所在,因为寒山除了这些诗歌,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可靠的资料。

记:和合文化,在您的理解是一种怎样的文化,特别是对于台州这座城市,和合文化的最重要的意义在哪里?

何: 和合是中国文化的本质特征,中国传统文化可以说就是和合文化。

什么是和合文化?习近平总书记在《之江新语》中概括说:“我们的祖先曾创造了无与伦比的文化,而‘和合’文化正是这其中的精髓之一。‘和’指的是和谐、和平、中和等,‘合’指的是汇合、融合、联合等。这种‘贵和尚中、善解能容,厚德载物、和而不同’的宽容品格,是我们民族所追求的一种文化理念。”

所以,和合文化就是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

对于我们台州来说,和合文化尤为重要,我们的城市定位是“和合圣地”,这不仅表明我们在历史上是和合文化的重要传承地,更表明和合文化在今日的台州,有着更为积极的作用。

台州和合文化,是台州地域内因“和合”思想而产生的理论与实践的整体,是以儒、释、道三教圆融为核心,以寒山、拾得“和合二圣”为突出代表,是天台山文化的精髓与本质特征,与台州民间生活密切相关,是中华和合文化的典型形态和活的样本。

我们要建设和合文化圣地,有着天然的理据。但是要建设和合圣地,就必须对和合文化有深入的了解,不仅是台州的和合文化,而且是整个中国的和合文化。所以,这个专栏就是希望从中华和合文化切入,来逐渐呈现台州和合文化,从而让读者能够对和合文化有更为亲切的了解。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