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史伯的教导(四)

2018-01-16  09:47:3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何善蒙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在《国语·郑语·史伯为桓公论兴衰》这篇文字中,还需要注意的是关于“和”与“同”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应当说也是中国古代思想传统中一个重要的话题,在先秦之际(尤其是史伯之后),有非常多的讨论。史伯对于“和”“同”的论说,在中国古代哲学传统中,是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当然,史伯对于“同”的理解肯定是从属于他对于“和”的讨论的,作为两个相对的概念,对于“和”的讨论自然是离不开对于“同”的诠释的,由此,形成了史伯独特的“和同”观。从总体上来说,史伯的“和同”观,尤其是对于“同”的诠释,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从价值的意义上来说,史伯认可的是“和”,而对于“同”则予以贬斥。所以,从对话中很清楚可以看到,史伯对于周朝之所以会败亡的基本立场的得出,就是建立在周幽王是追求“同”的,这个同实际上就是“党同伐异”的意思,也就是说,周幽王在政治事实上,一方面完全排斥能够帮助他治国理政的忠臣和君子,另一方面专门勾结和他沆瀣一气的奸臣和小人。这种党同伐异之风,是必须予以否定的。因此,史伯极其倡导“和”的价值,对于“和”的价值的认可,实际上就是对于“同”的价值的否定,因为和而不同,和必然是不同的。所以,从根本的价值上来说,“和”与“同”存在着价值的对立,在这个意义上,史伯认可的是“和”的价值,否定的是“同”的价值。

其次,从现实的意义上来说,同是不可想象的。现实世界是丰富多彩的,这种丰富多彩明显就不是“同”的结果,而必然是不同事物和谐相处的结果。所以,从世界现实丰富性的角度出发,史伯确立出“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基本立场。真实世界事物本身的丰富性很直观地表明,“和”作为各种相异的事物之间的相处原则是必然的选择,事物之所以如此丰富多彩地存在,就是因为事物是不同的,不同所以需要和,和才可以产生万物。所以史伯说,先王就是用土与金、木、水、火的五个元素组成了万物,因为有五行的不同,才有万物的丰富性和真实性。试想一下,如果万物是同的话,也就是说同种事物,那怎么可能有如此丰富性的展现呢?古人说,孤阴不生,孤阳不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阴阳的和合,才产生天地万物,如果只有阴、或者只有阳,这样的世界至少在目前的认知之下,是难以理解和接受的。因此,如果我们承认现实世界的丰富性,那么,我们就必然会认可“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道理。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同是抽象的,而和才是具体的、生动的。

最后,从境界的意义上来说,史伯接受的是和同,即由和而同。这一点在这段对话中史伯也特意提到了,即“于是乎先王聘后于异姓,求财于有方,择臣取谏工而讲以多物,务和同也”,务和同,就是追求在和的基础上的同,这个时候,实际上和与同是一个概念,而并不是作为区别对立的意思。换句话说,这个“同”描写的是经由平衡、和谐而达到的统一的状态。这样的同,其实也就是古人所说的大同社会之意,它是经由“和”的过程而呈现出来的一种最高的境地。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其实在史伯这里,同并不是一个固定的、被贬斥的概念,经由“和”的转换而呈现出来的同,就是一个非常和谐统一的状态,这是人对于最高境界的共同期许。这个时候,“同”就是建立在“和”的基础之上的“同”,可称之为“和之同”。

责任编辑:泮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