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仙居岩画里的文化密码

2018-01-27  09:01:1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单露娟

□讲述朱后求 □记录单露娟

岩画是一种石刻文化,被称为史前人类的生活密码,是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中国岩画主要分布在北方、西南和东南沿海三个区域,而仙居岩画体量堪称东南沿海岩画翘楚,其图符丰赡、蕴意别致更为世界岩画研究者所关注。

学者朱后求致力于岩画研究多年,并有专著《中国·仙居岩画考略》一书面世。1月21日下午,千禧读书会邀请到朱先生,以别具一格的学术理论,为书友们解读仙居岩画。

我原先是做文字工作的,怎么会切入到岩画研究中来呢?这是有因缘的。

我小时候喜欢写诗,但是文学类接触多了会影响人的性情,有了精神危机。我就通过学习语言学中的文字学来调节,因为在所有文科类学问中它是最接近理工科的,比较客观、理性。

接触文字学后,我逐渐对甲骨文产生了兴趣。

我研究甲骨文是从性开始的。说性好像很隐晦。其实,在商代恰恰相反,当时人崇拜生殖。

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很长一段时间,人类是不知道孩子是由男女共同生出来的。因为生小孩是一个周期相对漫长的过程,女人怀孕后,要经过好几个月才有反应,那时的人还无法把性行为同生小孩联系在一起。所以,在远古的神话里,许多部落的始祖是找不到父亲的,比如汉族神话里,就有女子踩到巨人脚印生下始祖的,也有女子吃了神鸟蛋生下始祖的。

那么,生孩子和性是怎么联系上的呢?

这是因为生产力发展了。首先体现在狩猎技术上,部落里打到的猎物太多,吃不完,就把活的圈养起来。

比如说羊。因为母羊会生小羊,人们就把母羊圈在一起,希望多生小羊,而公羊另外关起来,先吃掉。但是,当所有母羊关在一起时母羊就不生小羊了,把这些母羊放出去,跟公羊杂居,又会恢复生产。

终于有一天,古人弄明白了这其中的奥秘:原来母羊必须要有公羊才可以生小羊。

以此类推,人类生孩子也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才是决定生小孩的因子。

当然,这个结论,古人可能是经过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才得出的。

总之,当得出了这个结论后,男人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原先是母系氏族社会,女人是部落首领,地位崇高,部落生活宁静、安详。相应地,这阶段的绘画也是宁静、安详的。

现在问题来了,男人发现自己才是生孩子的关键因素,而且力量又比女人强大,为什么还要由女人领导部落呢?于是,争斗来了。

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经过了上千年的争斗,母系氏族社会才完全过渡到父系氏族社会。

我们看早期青铜器上出现的那种特别狰狞的图案,情绪激烈,其实是这种争斗在艺术上的体现。

因为有了这些知识背景,当仙居岩画出现后,我发现仙居岩画记录的很多东西反映了当地原始社会的生活。

仙居的文化算不上博大精深,但有一个非常好的特质,就是久远,并且生生不息。其它很多文明都有过断层,但是仙居没有。

仙居地势高。五六千年前,当椒江这一带还处在海洋里的时候,仙居已经适合人类生活了。它四周都是山,只有永安溪一个水路出口,是个黄金避难所。翻开仙居史志你会发现,每当战乱的时候,仙居的人口就会增加。抗日战争来了,潘天寿就跑到仙居避难,因为这里相对远离战争烽烟。

在这样的环境里,仙居文明很早就产生了:一万两千年前出现了稻谷,九千年前烧出了下汤红陶罐,五六千年留下了岩画……

岩画最先是仙居一个美术老师无意发现的。他经常爬到小方岩上玩,有一次在岩石上发现了图案,猜测可能是岩画,就告诉了当地文物管理部门。文物管理部门的人来察看了后也不能确定,又请来了温岭的王伯敏先生。当时,王先生年事已高,我们就用轿子将他抬了上去。结果周围的老百姓看到了,开玩笑说“皇帝来了,皇帝来了”。

后来经过考证,确定是岩画。这一发现填补了浙江无岩画的空白。

之后,考古人员和考古爱好者又在仙居多处地方发现了岩画。

像中央坑岩画是修路时发现的。当时修路需要炸掉一块岩石,当地村民拦着不让炸,说这是一块他们祭祀祖先神灵的岩石。

文物部门人员过去看,发现岩壁上画着东西。后经确定是岩画,就保存了下来。

到目前,仙居已经发现岩画20多个点,图案上百个,总面积达到2000多平方米。

中国岩画主要分三个区域:北方岩画、西南岩画和东南沿海岩画。仙居岩画是东南沿海岩画里体量最大的。

仙居岩画里典型图纹有蛇形、鸟形、鸟头鱼身形、马形、太阳形、人像形、柴刀形、锄耙形、棋盘形、石磨盘等220多个,其中蛇形、锄耙形图纹较为普遍。

在这些岩画里,有许多图案是跟生殖崇拜有关的。比如仙居福应街道送龙山岩画里有很多耙、锄、石磨盘等农用具图案,它们表达的主题就是“性”。

以石磨盘为例,它是男女性交媾符号。

关于石磨盘的传说世界各地都有。我国有远古女娲和伏羲兄妹结婚的神话。远古时代,人类经历一场浩劫,只剩下女娲和伏羲。为了人类得以继续繁衍,兄妹俩向天祷告,一人推一扇石磨下山,如果两扇石磨合在一起就结为夫妻。结果,两扇石磨真的合在了一起,于是女娲与伏羲结为夫妻,繁衍人类。

仙居也有类似的传说。

因此,在台州民间,有关石磨的性禁忌不少。比如小孩子坐到石磨上,会被大人责骂;石磨砌墙被认为不吉利。

所以说,古人在岩石上刻石磨、耙、锄,并不是在画这些器具本身,而是要表达这些器具必须插上一个柄之后才能成为工具,重点是“插”这个动作,也就是交合。

如果把这种生殖崇拜放到人类发展史中去解读,就是男人在男女性关系中处主导地位,母系氏族社会由父系氏族社会所取代。

从性的角度来解读远古岩画,岩画里的许多谜团都可迎刃而解。

比如小方岩岩画里有很多蛇形符号。这些蛇形符号与金文“禹”字几乎是一样的。那么,这些符号或“禹”字要表达什么呢?仔细分析,这是两个古老符号的结合,即甲骨文“生”字和一个蛇头符号的组合——蛇生。蛇的形状像男性生殖器,是古代男性生殖崇拜的一种符号。“蛇生”组合,就是强调男人在两性关系中的主导地位。

由此可见,仙居岩画里蕴含着许多生殖崇拜、人类迁徙、农业文明等诸多信息。台州许多习俗、方言里,仍保留着远古生殖崇拜的信息。著名作家张承志曾说过:“因为考古,它既是象牙塔学术的顶端象征,又与‘田野’上生息的百姓耳鬓厮磨。在某些时刻,民间百姓与专业学者,也即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与古代环境与遗迹之间的距离,是一样的。”

① 中央坑五份头菜园口岩画全景 ② 中央坑五份头菜园口岩画拓本(局部)③ 女性人物拓本 ④ 男性人物上身拓本 ⑤ 石磨盘拓本

(图片选自《中国·仙居岩画考略》)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