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花灯艺人陈彩平

2018-02-02 09:23:2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陈伟华

陈彩平和她的作品 《和颜悦色》组灯。

1月13日,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颁奖晚会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仙居人陈彩平创作的花灯组灯《和颜悦色》,一举夺得“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奖”。

一位从仙居山区走出的女子,为何能屡获大奖,赢得关注的目光?近日,记者采访了载誉归来的陈彩平。

花灯中的家国情怀

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是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颁发的国家级民间文艺大奖,是我国民间文艺的最高奖项,每两年举办一届。陈彩平是继台绣艺术大师林霞之后,我市获得该奖项的第二人。

本届山花奖以“恰是山花烂漫时”为主题,共评选出20件获奖作品,其中优秀民间艺术表演奖5个,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8件,优秀民间文学作品3件,优秀民间文艺学术著作4件。来自20个省份近500名民间文艺工作者出席颁奖晚会。

《和颜悦色》组灯为何能脱颖而出?

在形式上,陈彩平一改传统的单灯、对灯悬挂等展示方式,将各式各样寓意吉祥的传统花灯与创新类台灯相结合,重新搭配,形成一组新式的、丰富多彩的花灯组合。这样一来,花灯的观赏价值就大大地提高了。

而作品的主题,围绕社会主义价值观中的“祖国富强、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光明前景”等内容展开。组灯中的每个单灯,均采用仙居花灯的纯手工技艺制作而成,玲珑剔透、图案吉祥。四连屏悬挂的12盏花灯作为主灯,4个屏风串灯象征4个季节,12盏花灯象征12个月,代表新的一年。

主灯中间,是一对十二生肖花篮灯,灯身上部是一对喜鹊梅花同心造型,灯身中部每一面四周都有8条龙围绕着十二生肖图案。上部4盏花篮灯,寓意“龙腾凤舞”和“福寿连绵”;下部是一对绣球灯“五福捧寿”和一对菊花灯“百花齐放”。中间最两边,一对荔枝灯取谐音“励志灯”。而两边分布着6个创新类台灯款式的花灯,分别是“福满堂”“福星高照”和“鹿鹤同春”等,它们簇拥着主灯,寓意人民生活幸福安康和国泰民安的盛景。

创作、制作这盏花灯,陈彩平花费了一年多时间。

仙居无骨花灯

《和颜悦色》组灯除立意深远外,在技艺上有四大特色。

其一是针刺,即在纸片上用绣花针扎出针孔,灯光透过针孔映衬出纸片上各种吉祥图案、花纹和线条等。花灯全部采用十二号绣花针针刺。十二号绣花针直径大约为0.3毫米,纸片每平方厘米要扎出130至150个针眼。每盏花灯大小不同,少则十几万孔,多则上百万孔。

其二是无骨,整个花灯没有铁丝、竹片和木条等骨架支撑,全部是纸片与纸片折叠粘贴而成,俗称“没骨头灯”。这在中国繁多的花灯品种中,是比较独特和罕见的一种。

其三是造型,因为没有骨架,花灯造型千变万化,精致、细腻、小巧,凹凸感和层次感强烈。

其四是色彩,花灯纸片大部分用纯色色彩纸,红黄绿蓝青紫等,不施笔墨粉黛。该灯立体面变化丰富,每个结构造型用不同颜色的纸组合起来,显得万紫千红,中国年的喜庆气氛扑面而来。纸张的颜色经过灯光的折射,花灯上各种吉祥图案、人物、花草,都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整个花灯色彩柔和、素雅大方、玲珑剔透。

在陈彩平的工作台上,长年累月,都会看到一堆不同规格的绣花针,细得犹如头发丝一般。这种针刺出来的针孔,如果不细看,几乎看不出来。台上还摊着许多已经刺好的灯片,随手拿起一张,上面的针孔密密麻麻。灯片有大有小,像绣球般大的灯片,她一般要刺半天左右。而制作一盏复杂的花灯,需要几十张甚至上百张灯片。

针刺是花灯制作中最精细、最复杂的一道工序。如果一不小心刺歪了、刺裂了,灯片就会报废。有时刺着刺着,陈彩平的眼睛会酸痛,甚至流眼泪。此外,还有剪、裁和竖灯等工序,完成一盏仙居无骨花灯所花费的心血,常人难以想象。

传承花灯技艺

1970年,陈彩平出生于仙居县皤滩乡万竹口村的一个贫困家庭。父母为了养活四个子女,起早摸黑在农田里劳作。小时候,她曾梦想成为一名画家。一次在抽屉里,她发现一张父亲用铅笔画的戏曲人物,非常喜欢,就经常偷偷拿出来临摹。

她最早接触针刺无骨花灯,是在1992年。在婆婆王汝兰(省非遗传承人)的悉心教导下,她逐渐掌握了制作针刺无骨花灯的流程和技巧。之后,她创作出一些具有代表性的针刺无骨花灯及创新类台灯作品,有宫灯、花篮灯、十二生肖灯等20多个品种。

“我的婆婆是仙居针刺无骨花灯艺人,逢年过节,家里就有许多她做的花灯。那时,我在家带孩子,一有空就向婆婆讨教。起初学得不顺利,也有心灰意冷的时候,这时家人就会鼓励我。他们的支持和认可,使我重新有了动力。我认为,每个花灯都包含着创作者的思想,每个花灯都有着生命力。”陈彩平说。

2015年9月,“陈彩平名家工作室”正式组建。作为国家级非遗项目仙居无骨花灯的传承人和名家工作室的领衔人,陈彩平以老带新,发挥起“传帮带”的作用。

传统手工花灯是由纸制作成的,它存在一个明显的短板,就是不易保存,也不能防风、防雨、防潮。多数人认为手工花灯的价格偏高,购买者寥寥。

仙居会做花灯的艺人有十几个,他们普遍认为,不能靠做花灯养家糊口,只能用作参赛和展览。而陈彩平靠着不懈努力坚持下来,把这门手艺做到今天。

“现在,来工作室学做花灯的人,大多以体验和了解为主,真正想把它作为事业来做的很少。由于仙居花灯制作工序多、时间长,针刺环节尤其辛苦,制作者在做花灯时要有很大的耐心。在市场经济时代,花灯虽然作为‘非遗’被保护和传承,但完全指望政府买单是不现实的,而且很被动。我想尝试搞活花灯经济,想办法让产品市场化。虽然很难,或许会影响到我的艺术创造,但我会大胆地去走这条值得探索的路。”陈彩平说。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