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狗年讲狗:一岁肖狗,千岁肖狗

2018-02-15 09:06:5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郭建利

台州老话讲“一岁肖狗,千岁肖狗。”又说“生牢嘅(的)性,钉牢嘅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一岁肖狗,千岁肖狗

作为一种有灵性的动物,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和重要帮手,现实生活和文学、影视里的义犬、忠犬故事屡有所见,感人至深。守家护院是狗的首要职责。

临海《十二生肖谣》:肖鼠老一细丁丁,肖牛老二穿耕绳;肖虎老三深山吼,肖兔老四忙逃走;肖龙老五腾上天,肖蛇老六溜路边;肖马老七上战场,肖羊老八孝顺娘;肖猴老九猢狲精,肖鸡老十叫天明;肖狗十一守门口,肖猪十二睏勿够。

温岭《生肖歌》则简洁明了:老大叽啊叽,老二好力气;老三门头大,老四宿乱柴;老五趴在天,老六倒路边;老七啜皇粮,老八白洋洋;老九猢狲精,老十讴(叫)天明;十一管夜后,十二供神道。

尽管狗“管夜后”、“守门口”,无分夙夜,勤勉工作,但穷人家的狗可能还忍饥挨饿:黄岩《生肖歌》云:老大细,老二好力气,老三名头大,老四宿山哈(间),老五挂在天,老六倒路边,老七落校场,老八本性良,老九猢狲形,老十叫开门,十一啜勿饱,十二供神道。

还有几种异文流传在台州各地,大同小异:……老七啜官粮(马),老八自挣粮(羊);老九勿像人,老十报更鸣;十一啜勿饱,十二谢天佬或十二啜味道(猪)。

常言道“宠狗爬灶,宠子勿孝”。狗和人都宠不得。现在城市里养的宠物犬,大都淡化了看家护舍的功能,而代之以陪伴主人,排遣孤寂,人犬互逗。狗粮也充足,衣食无忧。而仓库等特殊之地或农村里养狗仍依仗狗的天然机警。但年纪一大,过了60岁,睡得不那么沉了。所以台州俗话讲“六十出头,勿用养狗”,就是指老人睡得少,醒得早,易惊醒,小偷不那么好下手了。

台州风俗,正月里一直闹腾到初八,甚至嬉到元宵节“十四夜”,才算真正过完年。然后心有不甘挥别此年,开始又一年的忙碌。中小学也开学了。所以旧时乡风,亲戚间上门拜岁都在正月十五前,过了月半就会被人耻笑,不懂礼数。温岭俗语云:“拜岁拜到月半后,弗像猢狲弗像狗。”临海《拜岁谣》则提早到正月初八:拜岁敌笃(形容叩头),馒头猪肉。拜岁过上八,清汤呒得喝;拜岁过十四,有肚呒得置(放置)。太迟了,备的年货都待客殆尽。此处“置”只是记音字,本字是:“齿”里的“人”换作两个口。义指盛、装。《简明吴方言词典》收录此字:“宁波话。动词,盛(饭菜等):~饭,~菜。《集韵·御韵》:‘吴俗谓盛物于器曰~’,陟虑切。”但台州方言读音近“置”。

大丈夫龙门要跳,狗洞要钻

人们常说:大丈夫能屈能伸,该忍时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要拿得起放得下。台州俚语对此作了通俗而形象的诠释:“大丈夫龙门要跳,狗洞要钻。”能屈能伸才是英雄志士的胸襟和处世法宝。韩信年少落魄时曾受恶少胯下之辱,钻过“狗洞”。后来做官拜将,跳上龙门,与萧何、张良并称“汉三杰”。假如当初难忍奇耻大辱,勃然剑斩恶少,哪有未来的辉煌?

有的人可能“头世修来咯,生来命好”,工作清闲且收入丰厚,整日“闲得抓脚肚”。台州人谓之“狗啊呒有忒闲”(狗也没这么闲)。这是中性的,并无贬低狗。狗只要吃饱了就没事了,一路闲逛,四处撒欢。不像人养家糊口、打拚事业,做牛做马“忙个半小死”,“压力山大”。尤其是后生人还要买房买车,否则“小娘啊讨勿进”(妻子也娶不进门),就有打光棍的危险了。

但讲老实,太空闲,每日呒告做,也有点心焦(烦恼)。譬如刚退休的人,在岗时忙得团团转,突然整日呒事干,落差很大。“闲猛难过”,每日种种花,买买菜,逛逛街,自娱自乐,老有所乐。

俗话讲:儿勿嫌娘丑,狗勿嫌家贫。“龙窝勿如狗窟”:住别人豪宅或许不如在家自由自在。狗窠,也比喻乱糟糟。间里(宿舍)“乱得像狗窠”、眠床里狗窠样。猪栏样。

温岭:跟狗服狗,跟鸡服鸡(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俗语:差猪差狗勿如自走。或:“差猪差狗,勿如自走,大懒差小懒,小懒呒腰掼。”有时派别人还不行,非得亲力亲为。

小孩打喷嚏,大人打趣:“小狗打涕,晚头有戏。”“小狗打涕,天亮(明天)日头红厉厉。”小孩子拖鼻涕,大人开玩笑:两只小白狗,守在洞门口。主人家一呼,白狗拔(就)进窠。其实这也是临海民间谜语。此处白狗喻鼻涕。临海有几个土话谜语:1.“两爿米筛扛只狗,脚爪弹弹自会走,坦街大路骚猪抖,上山落岭狗自走。 ”(打一日用品)。 2.“毛绒绒,狗卵子,儿跳开,娘哭死。”(打一物)。3.“东一狗,西一狗,幽(藏)在草哈(间)勿露头。”(打一字)。谜底分别是踏脚车、板栗和获,或揶揄,或比拟,颇为形象。例1骚猪、狗均戏称人。

农历六月初六,天气炎热起来,人畜在河溪里洗澡也不冷了。所以临海有生活谚语:六月六,小狗洗洗浴。温岭话类似:六月六狗洗浴。

狗皮倒灶

狗,当然也有恶犬等负面形象。狗作为贬义词在台州方言里也多有所见。贼头狗脸形指贼头贼脑的样子;有些人翻脸不认人,则贬之曰“狗面生毛”。温岭歇后语:狗嘴猢狲面——丑极了。苍蝇跟狗卵——寸步不离。小狗脱落茅坑里——吃肚饱。或许有点污,但很在理。是讽刺谁“狗头运好”,雅点说是“老鼠脱落米缸”。若谁怒目圆睁,就讽之:“双眼睖(方言音粒)来狗卵子样”。

谁以次充好,温岭俗语谓之“狗尾巴斫了充羊”。砍掉狗尾巴冒充羊,与“挂羊头卖狗肉”异曲同工。台州人用“狗皮倒灶”、“小鸡肚肠”形容小气,吝啬而使人讨厌。拔是狗皮(就是吝啬)。狗皮倒灶也指图赖行为,“图赖装”,没信用。有的人追名逐利不择手段,黑心肠,台州人怒斥其无底线:“良心拨狗趿开爻”(良心被狗叼走了)、“良心拨狗啜爻”。

“痴人多笑,痴狗多嚎”。谁无目标地乱喊大叫,椒江、黄岩喻之“瞎眼狗朝天嚎”。临海杜桥则说:瞎眼狗嚎月亮,呒告特嚎。嚎,方音近喉。从前化肥用得少,农民喜欢捡野外狗粪、牛粪当肥料。勤力价人,睏醒早掼狗屙耙出开捉狗屙、牛屙。(勤快的人早晨拿着小耙子出去捡狗粪和牛粪。)冷狗屎,喻没人理睬。而有时“狗屙堆”则是比喻蝮蛇:花驳驳,盘成一堆。亦有避讳之意,如台州人称老虎、蛇为大虫、长虫。俗话讲:一个儿囡宝贝,三个儿囡腌菜,五个儿囡狗屙。子女多了就不太重视了,顾不过来。生活压力也大。

早时农村头小孩大便在户外,解毕就呼狗来吃屎。所以台州俗话形容对下属随意使唤:呼狗啜屙样啊。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如果事情还未做先宣扬,叫“朆拉屙先呼狗”。自拉屙自呼狗:自己事情自己负责处理。屙,《汉语大词典》作动词,指排泄。但在台州方言里作名词,指粪。拉屙(方言音爱)即拉屎。谁劣性不改,恶习难除,屡犯同样的错误,台州人斥之“狗改勿了啜屙(屎)”!温岭话一针见血:“饿狗断勿了茅坑路。”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