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十四夜讨羹

2018-03-03 08:59:5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郭建利

作为中国四大传统节日之一,元宵节是个大节。台州人过元宵和中秋很奇特,与全国不同步,各提早、延迟一日,即正月十四和八月十六,这在全国独一无二。

清代灵江竹枝词《元宵》云:“台城十四是元宵,份份(家家)糟羹蛤蜊调,今年百步何处走,鲤鱼巷口状元桥。”据何达兴、徐三见主编《台州府城史迹寻踪》载,状元桥紧靠宋代名臣陈公辅(相当状元)故居,遗址在临海今巾山路与天宁路交合处。走百步:据清《临海县志·风俗》记载,十四夜妇女行百步可去疾免灾。故平常深居简出的妇女纷纷结伴观灯游玩。十四夜元宵,毛兔灯红满街跑。临海的黄沙狮子、大田板龙、大石车灯等国级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热闹非凡、荟萃一时。元宵节除了闹花灯、望戏、放鞭炮、猜谜、赏民间艺术“细吹亭”(旧时),还要家家户户“搅羹”,吃独特的时令小吃糟羹。吃罢糟羹闹过元宵回家又吃甜羹。(有的是正月十五夜吃甜羹)。糟羹,简称羹。因芋头是主料之一,故称芋头羹。天台人加点香辣名为“糊辣沸”。临海人称“搅”羹,特别形象、精准,一大堆食材搅拌成一整镬羹,呈流状半稠食物。豆面、川豆瓣(蚕豆)、水浸糕(年糕)条都是啜(吃)饱的,耐肚饥的。

羹的味道重在一个杂字,一塌刮子“和聚队”,百样物事都有。也不素,除猪肉外,现代人讲究点,还有蛏肉、蛎肉、虾仁等。但我个人尤喜猪大脏(大肠)、猪尾和羹,肥糯又有嚼头,香味绵长。

清代太平(今温岭)人戚学标所辑《台州外书》载:“以肉、菜和粉,杂荠、笋作羹,以多为贵。谓之吃糟羹。”糟羹的制作方法既简单,又烦琐。先把肉、菜一一切成细丁,如豆腐干、油泡、芋头、红白萝卜、冬笋、香菇等炒成馅料备用,然后加水煮。芥菜(或菠菜)叶剁剁碎,快熟时撒(台州方音近“扎”)落开,淋下早米粉(或蕨粉)搅糊作羹。芥菜叶主要起调色作用,且久煮不黄。转日冷羹热记拔(热一下就)好啜。灵江竹枝词《十四夜调糟羹》云:“豆芽小菜满庭除,万户刀声入耳徐。五味调烹金鼎沸,只须虾蛤不许鱼。”

羹分咸羹、甜羹。甜羹配料是红心番薯、莲子、红枣、桂圆肉、小汤圆、荸荠、金橘饼丝等,用山粉(番薯粉)调制。

羹“望望乱糟糟,啜啜蛮味道。”作为风味小吃,糟羹在临海的酒店和小吃店也有卖,闲时(平时)在高档酒店请客,台州人也喜欢点一大盆羹。但卖的羹往往简制了事,“和料”少,佐料没那么丰富。走“馆店”(饭店)啜羹,勿如自己动手搅。尤其在外求学或工作的儿女过年回家团圆,十四夜一定要啜几碗妈妈亲手搅的羹。这是妈妈的味道。有的捱勿到十四夜,往往正月初七前就急着赶回单位上班,那就提前搅。

羹,还有另外叫法:拉尿羹、发财羹、讨饭羹。拉尿羹是指羹水分多,即使“嚯嚯嚯”连啜三大碗,熬半个钟头就消化了。叫发财羹是祈财求吉,民间有“元宵节接财神”之说,十四夜碰面往往问“发财羹啜噢{口伐}”(吃过了吗),还相约去各家尝鲜,主人家也乐于共享“祈福羹”。台州许多地方有种乡风(风俗):讨羹。台州话里“讨”有三义:求;娶;雇。车讨部来拨物事移黄岩开(车租一辆将东西搬黄岩去)。讨新妇即娶媳妇,讨饭即要饭。

十四夜,份份人家搅羹,娘爸唯地讴(特地叫)小人去讨羹,并且强调啜过百家羹后大来(长大后)头脑灵光。孩子们常常自家羹少吃甚至不吃,约上小伙伴或自己弟妹,自带碗箸去讨羹。讨的范围一般是同道地头里(同院子),或者隔壁邻舍。随便小孩到哪份屋里,主人都笑咧咧地来者不拒:“碗拕来!尝尝看,俺屋里羹味道崭勿崭。”盛(方音近“置”)满尔碗。几份人家落来,四碗五碗,啜到尔满到喉咙头、啜勿落为止。讨者和施者皆以人多为荣。这种讨羹习俗,反映了纯朴的乡风,有助于增进邻里关系,拉近乡亲之间的距离,也是一种和合文化的体现。对闲不住的小孩而言,亦有嬉闹玩乐的意味,扮演乞讨角色,尝到各家风味,特别好玩。

关于羹的俗语,有几句颇为形象:一粒老鼠屙(屎)糊镬羹/ 一粒老鼠屙坏漫(毁)一镬羹。“夫妻相打,熬勿羹冷。”相打指吵架,临海话叫打相打。羹冷得很快,形容时间之短,马上和好如初,类似“床头吵架床尾和”,强调时空之短,感情之固。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