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元宵节与芥菜饭

2018-03-04 09:26:4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蒋慧君

又是一年元宵节。

按理说,元宵节是要吃汤圆的。但在老家大麦屿,在元宵节的中午,家家户户却都要烧上一锅绿油油的芥菜饭。因了这芥菜饭,还能引出一段典故来。

相传乾隆年间,乾隆皇帝微服私访六下江南。在某年农历二月二那天,他巡游到穷书生张某家。时至晌午,好客的张生盛邀乾隆皇帝留下用餐。张妻正欲做饭时,却发现家中的大米所剩无几,又没菜肴可佐餐。机智的张生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他赶忙跑到自家菜园,剥来一把碧绿幼嫩的芥菜交与妻子。巧妇张妻试着把芥菜与米混合,煮成了一锅绿中夹白、加了佐料的芥菜饭。吃惯了宫庭御膳房大餐的乾隆爷,一闻到这芳香扑鼻的芥菜饭,不免食欲大增。他连问这是什么饭?张妻答道:“这是芥菜饭,吃了不会生疥疮。”于是,二月二吃芥菜饭的习俗以及说法便代代相传下来。

原先二月二吃芥菜饭的习俗,我们老家人怎么会提前到元宵节了呢?还是妈妈为我揭开了谜底。

当年,渔家人的生活并不富裕,温饱问题仍难解决。怎么办?只能是粮食不够其他食物来辅助。贤惠的渔家女人各显其能,为家人的温饱想出诸多果腹的方法来。如将麦麸混合在红薯丝汤中、红薯渣磨粉做成红薯年糕、红薯皮磨粉捏成小老鼠状蒸熟当点心等等。若问口感如何,也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那些食物,粗糙无味难以下咽。只能囫囵吞下,填饱即可。生活条件稍有提高后,也是萝卜、红薯加少许米,应付着日常的一日三餐。以至于现在有相当一部分老人一看到萝卜、红薯之类的食物,潜意识中总想避而远之,小时候的艰难生活如烙印般挥之不去。若想做顿肉丸打打牙祭,也是把猪肉和薯粉掺和成1比3的比例,肉丸子里吃不出个肉香来。一般只有家中来客时,珍贵的汤圆才得以现身。

当时的汤圆,用的是自家磨的糯米粉。一般都是和好面粉搓搓圆,放锅中烧开捞起,添加猪油,撒上桂花、白糖即可待客,这种汤圆称之为油圆或白眼汤圆。家境稍稍富裕些的人家,主妇们则会自制汤圆馅料。馅料中有花生、芝麻、白糖、猪油等,然后和面把馅包上。在当时,那可是招待贵客的奢侈食品。每当客人上门时,家中的小孩便巴望着客人食量能小一些或客气一番,拨点汤圆到小碗中,让他们也能品尝一下那在逢年过节都难得一尝的美味,以满足那不时冒出的馋虫。我大舅小时说过的一句话,曾传遍了整个大麦屿。他说,天底下最好吃的食物莫过于汤圆啊。

作为上等食品,一般家庭无力消费,于是芥菜饭提前。在元宵节的这天,芥菜饭就成了大麦屿老家过节的标志。

据了解,芥菜中含有大量的叶绿素及维生素C,经常食用能提高自身免疫力,增强抵抗力,对人的皮肤还真是大有好处的,故“吃芥菜饭不烂毒”自有它的科学道理。当然,在玉环的港北片,二月二吃芥菜饭的习俗倒是一直流传至今。只不过,与当年乾隆爷所吃的纯粹芥菜饭相比,现在芥菜饭的口味因加入了各地的饮食习惯而变得更加丰富了起来。

因为元宵,因为芥菜饭,让我的记忆停留在那温馨一刻。

我曾经的工作单位,在离家十多公里的小镇。平常午餐都在单位解决的我,每逢元宵节都会回家团圆。记得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那年元宵节,天气阴沉,料峭的春风携裹着逼人的寒意,令人如置身于深冬之中。那天,与寒风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沿途家家户户飘散出来的芥菜饭香,弥漫空中传递着家的温暖。

回到家,妈妈已烧好了一大锅加入猪肉、鳗鲞、虾干等佐料的芥菜饭。而奶奶,正乐呵呵地跟爸爸谈笑着,聊着家长里短。这时,妈妈把香气四溢的芥菜饭盛到一个个白底蓝边的大瓷碗中。我们兄妹四人与爸妈、奶奶围坐一起,人手一碗地吃着、聊着。松软甘香的芥菜饭,佐着浓浓的亲情,熨贴着胃,浸润着心。

饭后,天气越发阴沉,不久便飘起了雪花,令要去上班的我望而却步。或许,老天也想让我把这份快乐延续,让我继续来享受天伦、感受亲情吧?

现如今,全家人其乐融融一起吃芥菜饭的场面不复再现,爸爸和奶奶的容颜浮现眼前。温馨记忆中夹杂着的伤感情绪,此刻已迷蒙了我的双眼。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